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赌气了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94 2019.09.16 17:32

  这种危险人物,她放在身边才能安心。

  萧蔷揣着如此的想法,带着自己点的两个人回了自己在居住的皇子居。

  萧蔷带着自己选的两个人先到了皇子居的院子,给两人安排了住处。

  “殿下。”才被安排了住处的秦牧寒看向她,紧蹙着眉开口道,“我作为你的侍从,理当贴身保护,所以依我所见,我的住处应当同殿下更近一些。”

  听他这么说,萧蔷心头咯噔一下,要不是因为秦牧寒耍心思藏到了她的房间,威胁她留下他,今个她就根本不会点秦牧寒当侍从!

  贴身保护?

  她看秦牧寒就是个别有居心的人!

  萧蔷心里给秦牧寒定了别有居心需要防备的等级,面上依旧保持着优雅,勾唇笑道,“保护本殿不在一时,你暂且先住在这里,熟悉下宫中事宜。”

  他听萧蔷这么说,也不继续纠结这个,“卑职明白。”

  见秦牧寒如此,萧蔷脸的微沉,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暗影,觉得这么一句话就说服了秦牧寒,总觉得有些太过于容易。

  果然,第二天天还没亮,内侍便急吼吼的敲门,“殿下,殿下,殿下您起来了吗?”

  嘭嘭嘭的拍门声一直在响,萧蔷就是不想起也只能爬起来,穿上衣服确保不会被发现女人的身份,萧蔷这才推开门,“本殿没记错的话,今个无需早起才是。”

  “秦侍从出事了!”

  内侍一边行礼一边开口,白皙的脸因着急溢出一下汗。

  萧蔷看着犹如热锅上蚂蚁一样的内侍,脸色沉下来,她就知道秦牧寒那人别有居心,才在宫里住了一晚上就惹出了事端!

  “他做什么了?”萧蔷冷声问着。

  “他撞见了肃亲王和后妃私会!”内侍回答。

  听到这答案,萧蔷直接无语了。

  肃亲王是啥子嘛?

  在皇宫和后妃私会都不避着人?

  萧蔷根本不信这事,可秦牧寒是她的人,她必须过去将人带回来,不然秦牧寒被带走打的可是他这个皇长子的脸。

  可一路歪七扭八的到了秦牧寒撞破私会的宫殿,萧蔷看着将肃亲王按在地上的秦牧寒,心里呵呵两手,忽然指着被拉住的文嫔,“将她送去凤鸾殿。”

  秦牧寒抬头看向她,沉声道,“殿下怎么过来了?”

  “后妃私会可不是件小事,要是本殿不来,就你这身份发难亲王,可是以下犯上。”她的声音严肃,上前扯开秦牧寒又道,“皇叔莫要生气,他也是怕有人心怀不轨。”

  “贤侄日后可要好好教教这些人。”他可是亲王,自出生以来那里被人如此对待过?

  若不是担心皇上察觉到问题,就这么一个小屁孩想留住他?做梦吧!

  秦牧寒督见肃亲王的表情,唇角绷紧,抿成一线。

  他沉默的走到萧蔷身后,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我特意转来这里,可是给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殿下要不要考虑下让我近身保护?”

  萧蔷算是听明白了,她不把秦牧寒放到身边住,秦牧寒还会搞事!

  点了两个禁卫军同肃亲王去了宣武殿,眼神都没给秦牧寒一个。

  结果秦牧寒以皇子侍从的名头跟了上来,在她将人送到了宣武殿的时候,从怀中掏出了俩人私会的罪证交给了萧文帝身边的大总管。

  萧蔷见到到秦牧寒瞎说的本事,原本阴着的一张脸,在秦牧寒说完自己是如何迷路且偶遇肃亲王之后,她脸色的表情立刻转变,眼睛亮晶晶的,唇角带着笑,“事情就是这样,还望父皇定夺。”

  十足的好孩子模样。

  可萧文帝扫过那些罪证,脸色阴沉下来,将罪证随手仍在肃亲王面前说道,”你可真是真的好皇弟!”

  萧文帝这会儿没空理萧蔷。

  站在一旁的萧蔷便看向秦牧寒,却听秦牧寒同她道,“作为殿下亲选的侍从,帮殿下清理掉别有居心的人是我的分内之事。”

  他说完这个,站在萧蔷的身后看着大殿里的一切,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里一样。

  萧蔷又觉得秦牧寒这人不只是别有居心,更是一个不能放任的人,这么一想,萧蔷便打算等回去就将秦牧寒住的地方换到她的隔壁去,就不信这样还抓不到他的把柄!

  她心里有事,等宣武殿的事一结束,连忙带着秦牧寒朝回去皇子居,“本殿知道你的心思,一会回去你收拾收拾东西,就搬去本殿的隔壁居住吧。”

  萧蔷话音落下,就感觉到秦牧寒看了过来,他笑着,笑容透着几分古怪,“殿下觉得这是近身保护?”

  “秦侍从还想多近?”萧蔷冷声问他,要不是不放心秦牧寒这人,她怎么可能让秦牧寒搬到自己的隔壁?而且秦牧寒说是要找他遇见的那个女人,可那女人是她,她现在是长皇子,秦牧寒上哪里找去?

  可秦牧寒却不这么想,一边望着萧蔷,一边没脸没皮的说道,“殿下房内不是有一软塌吗?卑职觉得那软塌正好。”

  “那软塌有主了!”萧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前日母妃才遣人送来了一只猫儿,平日它就窝在那软塌上休息,秦侍从可不会和一个猫儿争地方。”

  “既然如此,卑职只能暂居隔壁了。”秦牧寒笑笑开口,可记忆里却没有萧蔷养猫的记忆。

  当初他也是这般年纪入宫,却不是做了萧蔷的侍从而是入了禁卫军,在皇宫内当差,在萧蔷被立为太子迁居东宫的时候,他才被皇上送到了东宫成为萧蔷的助力。

  秦牧寒想到这些,又抬头看向了面前清贵优雅的人,摇了摇头。

  如今他已知当初的真相,定然不会再让那些事发生。

  萧蔷发觉秦牧寒放慢了脚步,微微拧眉,“秦侍从可是累了?”

  “有些。”秦牧寒朝她笑笑,想着她听他这么说肯定会停下来休息一番。

  谁知萧蔷望着他,直接开口道,“一大早就忙着折腾,不累才是怪事。”她说完这句话,脚步非但没停,还快了两分,一副秦牧寒背着她搞事,心里很不爽的模样。

  秦牧寒被她稚气的行为逗笑,可想到萧蔷不过十岁。

  还是个孩子。

  他便跟上了萧蔷的脚步,认真道,“殿下这是赌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