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是个聪明人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30 2019.09.17 19:42

  “你这是在表忠心?”姜书影扫了秦牧寒一眼,漂亮的杏眼中冷芒一闪而过,语气随意,似乎根本不将这件事当做需要担心的事。

  可秦牧寒望着姜书影,握紧了手,想都不想直接道,“依卑职看,我就是说我会忠心殿下,皇后娘娘也不会放心我。”

  听秦牧寒这么说,姜书影扭头看着他,冷声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所以我也不是在表忠心,而是在告诉皇后娘娘,卑职不是个傻子,在死和殿下登基后成为心腹重臣之间,卑职当然会选择后者。”

  他说的认真,似乎就是这么想的。

  姜书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继续道,“你是个聪明人。”

  说完,就见凤鸾殿多了一人,那人一身黑色,只有两个眼睛露在外面,恭恭敬敬的同姜书影弯身行了个礼,片刻后再出现抱着一个小包。

  秦牧寒接过小包打开,就见小包内放着最好的月事用品,伸手将小包塞入怀中,直接出了凤鸾殿。

  看着他离开,姜书影叫来贴身的大宫女去了御花园,在御花园见了尚衣坊的女官,又将勾花了金线的衣裳叫人给了女官去修整。

  而秦牧寒拿着小包回了皇子居,等进了萧蔷的房间后,发现萧蔷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伸手摸了摸萧蔷冰一样的手,秦牧寒轻叹了一声,推了推萧蔷问道,“殿下,还醒着吗?”

  萧蔷被他推醒,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柳眉倒竖,怒道,“秦牧寒!”

  秦牧寒听她怒吼,伸手从衣服里掏出小包放在床边,“我方才去找了皇后娘娘,这些东西是从皇后娘娘那里拿来的,你若是不会我告诉你怎么用。”

  他有着那些记忆,这东西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只是让他教人用,还是头一遭。

  萧蔷扫过那小包,苍白的脸色闪过一抹红,紧接着,她虾米一样弓在一起,按着自己的肚子闷声道,“不用你教,本殿可以。”

  秦牧寒听她这么说,起身从房间退了出去。

  但他想到萧蔷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事,不放心的站在房间外,等着萧蔷换完衣服他就将衣服烧掉,以免丢掉后被人捡到产生怀疑。

  这么想着,在房间里传出萧蔷的进来两字后,秦牧寒直接进了房间。

  床上沾染了血的床褥全部被萧蔷扯到了地上,那身染了血的宫服丢在被褥中间被揉成了一团,看起来萧蔷也不打算继续留这些东西。

  秦牧寒不吭声,翻了翻地上的东西,然后在萧蔷的目光下皱眉问道,“殿下的贴身衣物呢?”

  “本殿自会找人处理。”

  萧蔷低声说着,总觉得秦牧寒这人当真是不讨她喜欢,但秦牧寒翻找地上的东西,也是为了将所有的东西彻底的处理个干净。

  她想到这,撇开头不去看秦牧寒。

  秦牧寒见她这样,丢下手里扯开的宫服,“殿下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有他这句话,萧蔷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狠狠的剜了秦牧寒一样,指着一旁的衣柜说道,“那个下面,趁本殿现在没改主意弄死你这个讨人厌的,抓紧拿着这些滚出去!”

  “殿下好好休息。”

  将贴身的衣服取出,秦牧寒丢下这一句话从萧蔷的房间抱着一大堆东西走了出去。

  暗处的死士和暗卫见秦牧寒抱着被子什么走出来,立马的有人想着要离开去跟皇上说这件事,却还没来得及出皇子居就被秦牧寒堵在了半路上。

  最后,这事除了皇后娘娘只有萧蔷院子内的一小部分人知道。

  就连隔了一堵墙的院子内,宫延平都不知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还非常勤劳的叫了萧蔷去上了一上午的功课,秦牧寒跟在后面,好几次关切的看向萧蔷。

  萧蔷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脸色一沉,直接关了窗子隔掉了秦牧寒的目光。

  和萧蔷靠着桌子的二皇子听到声音看向萧蔷,见秦牧寒被关在窗外,望着她问道,“皇兄可是和秦侍从闹了不愉快?”

  “没有。”萧蔷笑着说道,可她脸色有些难看,怎么看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憔悴成这样。

  二皇子微微皱眉,又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开口,“对了,之前就听说皇兄喜欢玩蹴鞠,先前因为皇兄一直在父皇身边侍疾大家也不曾一起玩过,今个儿天气不错,下午一起玩蹴鞠吧。”

  “今天下午还有事,时间定在后天吧。”话音落下,萧蔷就端起了桌子上放着的吃的给萧钰递了过去,“这个糕点还不错,你尝尝看。”

  萧钰捏着糕点送到口中,微微咬了下,觉得有些甜,拧着小眉头说道,“太甜了。”

  她听萧钰这么说也吃了一块,觉得正合她的口味。

  等到下课之后,萧蔷就回去了皇子居窝在了房间里看书,其实说是看书,实际上则是躺在软榻上盖着被子,喝着秦牧寒送来的红糖姜汤。

  这东西只有女人才喝,萧蔷倒是有些好奇秦牧寒怎么弄到并送来她这里的。

  可秦牧寒不说,萧蔷也就不问了。

  萧蔷月事最难熬的前两天有秦牧寒跑前跑后,倒是过得比平日还舒坦,差点就忘了她和萧钰有定下一起玩蹴鞠的事情,可萧钰没忘一大早就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萧蔷门外。

  “皇兄,咱们今个儿去校场玩吧。”

  萧钰抱着蹴鞠跟她说着,肉乎乎的小脸挂着笑,极为乖巧的站在萧蔷的身边。

  萧蔷用手沾了点水拍拍脸,又摸了摸萧钰的脸,声音沉稳,“既然想过去校场,咱们就过去校场那面玩好了。”只是从这里过去校场要一段距离,她的轻松算是到头了。

  这么想着,十岁的萧蔷就带着一大群身份尊贵的小萝卜头朝校场进发了。

  可才走了一小段,就有小皇子和小王爷走不动了,吵闹着要宫婢抱着他们过去,所以原本就浩浩荡荡的人群在宫婢,内侍,护卫等人的加入下,变成了百人大军。

  萧蔷在前面走着,就听身后的秦牧寒问道,“你现在不能玩蹴鞠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