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水至清则无鱼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124 2019.10.04 20:09

  “殿下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赵子昂看着面前已经被冲垮的位置,想到以前他们去治水所遇到的情况,确实是萧蔷所说的情况。

  而且萧蔷随口提到的管涌,在他们治水的时候也曾遇到过。

  赵子昂一想到以前治水的那些事,语气低沉的说道,“如果当年我治水的时候想到这个办法,跟我一同去治水的那些人就不会死了。”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张大人还是放下这些事的好。”她看向张子昂,低声说了这个。

  张子昂没再开口,蹲在那里看着已经冲垮的堤坝。

  许久。

  张子昂才站起来跟她说了时间也不早了,他们现在要是过去运河那里看的话,恰好能在天黑之前回来。

  听他这么说,萧蔷叫人把秦将军叫了出来,一行人从居住的地方离开穿过最热闹的街道跟港口,走到了防着运河泛滥的地方。

  萧蔷过去看了看,伸手戳向了堤坝。

  这次她的手指没戳进去,也没有拔下来砖,显然张子昂这里的堤坝可是严格按照萧法建造,非常坚固,“如果运河边的官员都能像赵大人一样就好了。”

  张子昂听萧蔷如此感叹,摇了摇头,“殿下,水至清则无鱼,不需要所有都是好人,而是要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能做的度。”

  私吞朝廷拨下来的钱款哪只一人?

  但张大人做的过了。

  张子昂想到这个,看向萧蔷继续道,“只要所有人清楚要如何做,那么不管是朝廷要做什么,都能让殿下大吃一惊。”

  “本殿知道了。”萧蔷低声,听得明白张子昂的意思。

  有黑就有白。

  朝廷中好官要有,但是不好的也要有,只是他们要根据那个官员的品质去将他们放在能够放在的位置上,这样才是大家都好。

  张大人这种在运河这里是一个大毒瘤,危及太多人的性命,但换到富庶安康的地方,这类官员就是皇家的不动产。

  萧蔷想到这,用帕子擦了擦手指,“时间也不早了,赵大人带我们看一看这边的其他地方,也算是领略一下这地方的风土人情。”

  张子昂笑笑,带着他们回去来的那一条路,停在了一个叫做暗芝居的店前,“殿下别看这个店铺不大,这里面的东西可是一绝。”

  “能让赵大人这么夸赞,必须要尝一尝。”萧蔷下马跟了过去,才进去就听到热闹的人声。

  楼下坐着的人不少,但在楼上还有一些雅间。

  在这里做生意的人喜欢来暗芝居谈生意,不光是因为这里东西味道好,也因为这地方有单独的雅间,他们说起来也方便。

  萧蔷看着有身穿锦服,带着金饰的人从雅间出来要添鱼肉,鸡肉,以及各种小菜,就听张子昂解释了这边的食物叫做火锅。

  “火锅?”

  “只有这个地方有,别的地方都没有。”张子昂笑了笑,推开一个雅间走了进去。

  他们跟着一同进去,最后跟着的就是一个肩膀搭着抹布,笑出一口白牙的店小二,“赵大人这次还是老样子吗?”

  “老样子,不过这次火锅不要只有辣的,要鸳鸯锅。”张子昂为了照顾没吃过火锅的萧蔷,做出了鸳鸯锅的选择。

  在店小二离开之后,他才解释了鸳鸯锅就是一半辣一半不辣的火锅。

  萧蔷听张子昂说靠近运河这里的房子潮湿多风,住在这里的不少人都有一些疾病,一到了冷天,雨天就会膝盖疼腿疼等等。

  但吃了火锅后整个人都热辣辣的,也就舒服了不少。

  “来人。”萧蔷转身开口。

  御林军恭恭敬敬的上前,沉声说道,“殿下吩咐。”

  “告诉秦侍从我们在这里,让秦侍从过来也尝一尝这个火锅,吃出汗的话,病情应该能够好不少。”萧蔷低声说着,又想到了一同在这里的宫延平。

  宫延平作为侍读,在她身边以来跟秦牧寒一点也不一样。

  她扭头看了一下宫延平,继续说道,“要是觉得这个合胃口的话,咱们回去的时候就带一些调料回去,等到了皇城咱们还可以自己做。”

  宫延平笑了笑,没多说。

  火锅上来的时候,秦牧寒正好也赶来了。

  一群人吃的热火朝天,最为开心的两个就是宫延平跟张子昂,两个喜辣的人在给蘸料里放了很多辣椒之后吃的嘴唇都红了起来。

  萧蔷跟秦牧寒看着他们,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在张子昂这里住了三天,他们这才离开。

  萧蔷因为张子昂的那句水至清则无鱼,之后的地方也就都会留下三分情面,以至于他们在半个月的时间内走完了后面的那些地方开始赶路回去皇城。

  一来一回折腾了一个半月。

  他们回到皇城的当天已经是深夜,城门已经被关,宫门也下钥不好再进去。

  萧蔷最后跟秦将军他们去了秦府,住在了秦牧寒在秦府所居住的小院,跟秦牧寒一人睡着床,一人睡着软塌的过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之后,萧蔷这才回了皇宫。

  不等她回到皇子居,她就看到了等着她的皇后,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她低声道,“母后怎么来这里了?”

  “你这孩子一走就是一个半月,母后早就盼着你能够回来,今天听说你要回来了,就想着过来这里看看你。”皇后心疼的看着她,这一趟瘦了一大圈。

  萧文帝在接到奏折后去见了她,她也就听说了萧蔷以身犯险去填补堤坝,如今看着她安全回来,皇后眼中泛起了水雾。

  她见皇后如此,拉了拉皇后的手臂。

  在皇后忍住情绪之后,她这才带着皇后去了皇子居中她居住的房间,细心地为她擦去了眼泪,“这段时间让娘担心了,以后我再出去的话一定给娘写信汇报平安。”

  “你这孩子!”皇后接过她手中的手帕,有些责怪的开口,“你知不知道娘现在身边的亲人只有你了,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你让娘怎么办?”

  “我以后不会了。”她抱住皇后,深知治水一事她做的危险。

  在她如此保证之后,皇后也就没再说其他的话。

  母女俩安静的在房间内,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静。

  “大殿下在吗?”尖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似乎担心萧蔷听不到一样,外面的人直接的询问道,“皇上得知大殿下回来了,想要大殿下过去宣武殿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