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发现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22 2019.09.27 23:24

  拉拢不到萧蔷,能够拉拢到萧蔷身边的人也行。

  而秦牧寒一直装不懂这件事,甚至跟官员说了要不他去叫秦将军过来说一说,官员一听秦牧寒要叫秦将军,立马叫人送秦牧寒离开了。

  秦牧寒就是在离开的时候,熟悉了一下路。

  随后翻墙回去在院子内翻出来了这个账本,从而将账本带了回来。

  秦牧寒一边说,一边催促萧蔷吃饭,在萧蔷开始吃饭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虽说是咱们手里现在有这个账本,但咱们也要去运河那边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等到确定了他是怎么做的,咱们在找他也来得及。”

  萧蔷听秦牧这么说,点了点头。

  官员在这里任职,没有萧文帝的诏书不能轻易离开自己任职的地方,而且对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账本在他们手里,他们掌握主动。

  萧蔷担心对方发现账本不见,三下五除二的吃了一些东西,“时间已经不早了,咱们过去这里的运河看看,务必要知道这里的运河为什么会差那么多的钱。”

  二人一路去到运河,发现四周的村落跟道路都比运河那里的墙要低得多。

  一旦运河出事,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萧蔷想到这个可能,皱眉看向秦牧寒,“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墙有什么问题?”

  她口中说是墙,实际是水坝,但萧蔷对于这些了解的不是很多,叫的时候就这么叫了起来,秦牧寒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也就没纠正她。

  秦将军却不解的问道,“殿下是说这个是墙?”

  “这个不是墙?”萧蔷侧头看向秦将军,又看了一眼秦牧寒,秦牧寒从开始跟她说的时候就没说这个不是墙啊!

  她现在有点懵!

  秦将军看她的反应,冷声询问起了秦牧寒,“你身为殿下的侍从,你就不跟殿下说一说这是什么?今日在这里的是我,要是换成其他人,殿下这话怕是会被人诟病。”

  “还请秦将军告知这个是什么。”萧蔷恭敬地给秦将军行了一个礼,自知这个事确实是她疏忽,要是今日有别人在这里,这就要贻笑大方了。

  秦将军扶起萧蔷,这才开始给她解释,“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我们叫做水坝,用这个来应对洪水降低运河这里会有的危害,但洪水发生的时候水流湍急,力道也大,水坝是用了上好的米浆浇在了上面,坚硬无比。”

  萧蔷听他这么说,伸手摸了上去。

  只是,她的手一碰上去就在砖缝戳出了一个坑,捏着一块砖抽出来,发现里面根本不是砖,而是泥土!整个水坝内都是泥土!

  萧蔷发现水坝内都是泥土,直接叫人将水坝扒开了一块。

  足足扒开了半人高的一个洞,看到的全部都是泥土!

  “来人,传本殿命令,叫人看好这里,然后去买米只要是能买到的米全部都买下来,先煮一部分米浆将其他的地方全部浇筑好,这里本殿倒是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萧蔷说着转头就上马,一路朝着官员的住处赶去。

  秦牧寒担心萧蔷乱来,急忙带人追了上去。

  但萧蔷的骑术是自小就训练的,足足比他们早了一炷香到了官员的府上。

  “张大人。”萧蔷被家丁带到了官员的面前,声音森然,“本宫之前一直为曾请教,不知张大人这些年都是如何防修运河的?毕竟防修运河可是大事,不然父皇也不会年年派人前来巡察。”

  “自然是按照萧法要求来防修。”

  “萧法是如何说的?”

  萧蔷冷眼盯着张大人,因为是女性,十一岁的她个子长得很快,只比张大人低了一头,这么看着张大人的时候,颇具威严。

  张大人心立马提了起来,有些紧张的说到,“萧法中说,民乃国之根本,修建水坝是为了防止运河因暴雨等情况造成的灾害,所以每年防修运河都是重要的事,而水坝必须符合萧法中所说的尺寸,内里全部用最好的青砖,以沙石垒墙,浇以米浆固定。”

  “倒是麻烦。”萧蔷沉声,直接走向了张大人。

  张大人紧张不已,自认自己可是根本没惹到萧蔷,这时候来他这里是什么意思?

  他根本不认为萧蔷发现了水坝的秘密,这些年不管是什么官员还是皇上,来到这里的人就没有人会真的去碰水坝,都是走一个形式。

  张大人这么想着,也就跟萧蔷笑着说道,“虽说是麻烦,但是这也是为了国家的平民百姓。”

  萧蔷听他这么说,一下就笑了起来。

  一个用泥土塞在水坝里面的人,竟然好意思说是为了国家的平民百姓?要是所有人都是张大人这样,怕是萧朝早就已经浮尸遍地了。

  而张大人见萧蔷笑了,还以为说的话让萧蔷高兴了,想了想萧蔷现在的行为,继续跟萧蔷开口说着,“皇上如此爱民,每年都巡察运河,这是百姓的福气,而且殿下能够被皇上派来这里,想来皇上对殿下也是非常重视。”

  萧蔷就这么看着张大人一句的夸,在张大人停下来的时候,这才开口问道,“张大人既然知道父皇爱民如子,怎么敢将水坝里面全部用泥土填充?”

  “殿下。”张大人开口想要解释,就见管家带着秦牧寒他们从门外走了进来。

  秦牧寒在前,后面跟着的是三十御林军。

  御林军穿着重甲,每走一步都发出沉闷的响声。

  张大人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殿下饶命,微臣并非有意为之,只是萧朝年年将钱款拨出赈灾防修,国库空虚无几,臣不得已才选择这么一个方式将钱收起来。”

  “本殿倒是不知道,国库什么时候需要用这种给百姓救命的钱来填充,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萧朝已经有人吃起了人血馒头!”萧蔷盯着张大人,声音冷然。

  张大人还想辩解,可他那些钱这些年已经挥霍了大半,真的让他去补上这个亏空,他是砸锅卖铁都无法补上的。

  他像是一滩化了的冰淇淋,就这么瘫软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