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留下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67 2019.09.16 17:31

  萧蔷真有掐死秦牧寒的心,但她又不可能真的动手,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秦牧寒,借口头痛溜掉了宫宴,回到了凤鸾殿。

  果然皇城的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

  “蔷儿,你今天似乎比较看重秦家的那孩子?”皇后从宴会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来见了萧蔷,问了她这句话。

  萧蔷抬头看着母亲,拧眉道,“我并没有看重秦牧寒。”

  “那你今天同秦牧坐在一起说了什么?”皇后抿了口茶,头微微侧着,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萧蔷,“若是他发现你是女儿身,咱们就会死。”

  萧蔷抬头看向她,清楚母亲的意思。

  “孩儿不会让他发现的。”萧蔷沉声说了这句,不想在因为这些事耗费脑子,直接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因为她是皇子,所以并不同母亲住在一起。

  萧蔷在小太监的带路下回了皇子居,直接的回去了自己居住的院子,“叫人准备热水,本殿要沐浴休息。”

  “喏。”

  小太监应声离开,在萧蔷回来的这一年里小太监已经明白,大皇子沐浴并不喜欢他们这些人在这里伺候,只叫人将热水拎入了浴盆,他们就全部退了出去。

  萧蔷见人都离开,这才闩了门,解开衣服泡到了水中。

  每天泡热水澡的时间,算是萧蔷最放松的时候,有着死士在门外守着,根本不会有任何人进来房间,也不会有人发现她其实是个女子。

  心里极为放松,萧蔷翻了个身。

  “大皇子。”

  秦牧寒看着趴在浴桶上的萧蔷,眼神狡黠,笑容渐深,“你说若是萧文帝知道你是个女子,他还会像现在一样对你吗?”

  萧蔷怒目圆睁,瞪着房里的不速之客。

  他怎么会在这里?

  宫宴散去,像是秦牧寒这样的人都应该离开了皇宫才是!

  “大皇子怕是忘了,在宫宴上可是你说的我喝醉了,叫人将我扶下去休息。”秦牧寒倒了一杯茶,笑的愉悦,“宫宴散开前,大皇子就离开了,我这个钦点的侍读醉酒,自然被人送来了这里。”

  有着宫宴上的事,谁也没对秦牧寒有半分怀疑。

  萧蔷听秦牧寒说完,恨不得咬死自己,乱说什么扶下去休息?这下扶到她这里休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现在仔细看看,大皇子你同我所遇见的姑娘真像。”秦牧寒饮了口茶,满脸消息的看着趴在浴桶里的萧蔷。

  他其实看不到萧蔷泡在水里的身体,但他需要让萧蔷留下她。

  萧蔷本还想挣扎一下,却被秦牧寒这句话砸的眼前一黑。

  真像?

  那就是她能不像吗?

  萧蔷气的厉害,面上还保持着镇定,“除非本殿是不想活了,才会以女人的模样在宫里乱走。”

  “我想也是。”秦牧寒放下茶杯。

  萧蔷眼皮一跳,就见秦牧寒朝着她走了过来。

  “秦牧寒你要做什么!”

  秦牧寒守住脚,隔着一块屏风站在她面前,只要他再向前两步,便能将水里的萧蔷全部收在眼底,但他就这么停了,“大皇子需要人支持,我也需要进宫寻找我所遇见那人,不如大皇子收我为侍卫如何?”

  秦牧寒说这话的时候,扯着腰上的带子拉开,似乎萧蔷要是拒绝的话就会以下犯上。

  “秦公子这样的文武全才给本殿做侍卫怕是屈才了,不如本殿明日同父皇说一说,让你去御林军如何?”萧蔷立马同他开口,白嫩的手臂悄悄从水中伸出,扯向了一旁搭着的衣裳。

  “那我也该和皇上问一问,为什么嫡长皇子会是个女人。”

  秦牧寒的语气尽是威胁,解开的带子就这么搭在了屏风上。

  萧蔷猛地用力将自己裹紧衣裳内,护住了身子嚷道,“来人……”

  秦牧寒一把捂住萧蔷的唇,解了带子的衣袍松散,露出麦色的皮肤,“现在要是闹起来,皇家的脸面可就没了。”

  她瞪着秦牧寒,一把掐住秦牧寒的脖颈。

  “大皇子选我做侍卫可是一点都不亏。”秦牧寒低声说完,拿掉了捂着萧蔷的手。

  萧蔷见她松手,立马又抽了一件外套裹起来自己,“事已至此,你跟本殿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若是将我的事暴露出去,谁都活不下去。”

  “大皇子放心,这事不会从我口中传出。”

  秦牧寒笑笑,扯下屏风上的带子,随意的将散开的衣服系到一起,又想起来什么一般继续道,“明日皇上会让大皇子在宣武殿挑选侍卫和伴读,我就在宣武殿等着大皇子了。”

  话落,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萧蔷刚要提醒秦牧寒外面有死士,就见秦牧寒秦牧身形矫健的从院子外离开,并未被任何一个死士发现。

  “这人不简单……”萧蔷拧眉说着,又因为秦牧寒的出现没了泡澡的兴趣,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房间确定在没有别人。

  萧蔷这才放心的回了床上,可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了。

  一直到天色放亮,萧蔷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因皇家从小便会教训睡姿,萧蔷的睡姿极为赏心悦目,可宣武殿外的人就惨了。

  从卯时三刻等到辰时将近,也没任何一个人表露出不耐烦的模样。

  秦牧寒沉住气看向远处,就见萧蔷跟着内侍走来,他微微勾唇,沉住气与身边的少年一同站得笔直,等待萧蔷前来挑选。

  “殿下,所有人都在这里了。”

  萧蔷听内侍说着,打量起站在一起的人,一共四排,每排站了三个人,她才看过去,站在边侧的秦牧寒便冲她浅浅一笑。

  她登时有一种不选了的想法。

  “皇上说了,殿下选出侍读和侍从就可以。”内侍紧跟着萧蔷的脚步开口。

  “本殿明白。”萧蔷点点头,清楚这些人是做她身边人培养的那部分,其他在她身边的人,还是要萧文帝和母亲安排。

  “他留下做侍读。”

  她点了侍读,记得这人应该是叫宫延平,父亲是户部侍郎,在萧朝的文官里站了极为重的分量,她才回来的时候就被嘱咐了一定要把这人带在身边。

  想着这些,萧蔷又打量起其他人,目光停在秦牧寒的身上,“他留下做侍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