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秘密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66 2019.09.20 21:46

  橙黄色茶水透亮,让人一看就喜欢。

  但萧蔷一看这个就想到了鲜红的血液,一点味口没有,推开茶杯长舒一口气,“你去外面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要说的,要是什么都没有,那就继续打。”

  宫延平起身出去询问,还真问到了一个东西。

  被带进来的宫女屁股上一片血红,跪在萧蔷面前颤抖着说道,“宫婢之前曾看到过沈贵妃身边的阙罗姐姐去过小厨房找人给乌鸡汤里下麝香。”

  “你可知道那个乌鸡汤是谁喝的?”

  “宫婢不知那是谁喝的乌鸡汤,不过宫婢知道麝香是让人滑胎会用的东西,沈贵妃叫阙罗姐姐给乌鸡汤内下麝香,应该是发现了哪个宫妃有了身孕。”

  宫女低声说着这个,整个身子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若说被与邻近带过来的时候她自恃萧蔷不会为了他们毁了自己的好评价,现在她则是因为不想死,所以才将这些话告诉了萧蔷换取生机。

  萧蔷冷眼看着宫女,细长的手指弯曲拿起茶杯的盖子,滑了两下茶水,唆饮了起来。

  宫女见她如此,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萧蔷放下茶杯,跟宫延平开口道,“你说她要是因为被本殿罚了怀恨在心,萧钰会不会为了对付本宫留下她?”

  “这要看殿下是怎么让她怀恨在心了。”若是单单因为打了板子,只会让那个人觉得这个宫女容易怨恨别人,收在身边就是养了一个白眼狼。

  萧钰虽说是个小皇子,可他母亲梅妃娘娘可不一般。

  萧蔷察觉到宫延平的意思,勾唇笑了笑,“本宫给你的这个机会,你是要还是不要?若是你打算要的话,不妨说说你觉得如何才不会被对方怀疑。”

  “只要能活着,殿下如何我都接受。”宫女握紧拳,跪在地上的身子几乎趴在了地上,卑微如野草一样,不管是什么人都能将她随意处置。

  但萧蔷不同。

  皇后所生的嫡长子,虽说多年在外,可仍旧是萧文帝最在乎的一个儿子,侍疾一年,也让萧文帝默许了她就是以后的下一任帝王。

  宫中有些眼力的都清楚萧文帝的心思,也正因此,以前并未如何的萧钰才会跟萧蔷一同出去玩。

  宫女心里想过这些,继续说道,“宫婢江裳莺愿以殿下马首是瞻,而为了博得三殿下好感,宫婢求殿下以我欺骗殿下为由,将我打到濒死,在叫人去三皇子必经之路丢出宫门。”

  “哦?”萧蔷挑眉,看着江裳莺。

  江裳莺微微起身,红唇开合道,“我若是用我发现了殿下的一个秘密跟三皇子作为交换,三皇子一定会相信我,到时我会让殿下看到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听她这么说,萧蔷便让宫延平去做了。

  宫延平带着江裳莺离开,萧蔷这才起身去到了一边秦牧寒在休息的房间,坐在外室听着里面的动静,确定秦牧寒并没有起来才从了一口气。

  内室。

  秦牧寒躺在床上,勾唇笑了笑,萧蔷怕是忘了他是一个习武之人,听声辨位是他必须知道的本领,从萧蔷还没进房间,他就知道她来了。

  他想到这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碰到萧蔷嘴唇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开心。

  萧蔷在门外犹豫了好久,最后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亲了她的秦牧寒,转身离开了房间,取出了一大堆的纸张开始作画,不知不觉笔下画的就变成了秦牧寒的模样。

  画中的秦牧寒身上的衣服被滚落了一半,漂亮的眼睛熠熠生辉,不管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异常撩人。

  萧蔷意识到自己画的是秦牧,团起来纸张丢到了地上,不懂她怎么画了那个样子的秦牧寒。

  她明明很讨厌他那样!

  萧蔷画到最后,房间内的所有纸都被她一把火点了。

  火光窜起来,将纸张烧了个干净,侥幸没烧完的边角落在了一边,萧蔷又伸手将这些捡起来在次丢到了火里面,看着这些都烧了个干净,萧蔷这才点了点头。

  她心满意足的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倒是让宫延平拧起了眉。

  怎么感觉萧蔷今天的状态非常奇怪?

  萧蔷回到放箭休息好了之后才一脸平静的去见了秦牧寒,望着床上躺着的秦牧寒,她询问道,“秦侍从的药可是吃了?本殿怎么看不出秦侍从有要醒的迹象?”

  “回殿下,太医说秦侍从本身体内的毒情况严重,秦侍从现在一直没有醒来,就是因为这个毒。”宫延平重复了一下御医说过的话,心里拿捏不准萧蔷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而萧蔷听御医这么说,又想到了什么一样,“你去宣武殿那边问问,父皇什么时候有时间,本殿要过去见一下,询问一下秦侍从体内的毒是怎么回事。”

  她其实已经知道,但她有其他的事要问萧文帝。

  萧蔷这么想着,目光看向背对着她离开的宫延平。

  房间的门被关上,萧蔷冷声说道,“秦牧寒,本殿知道你早就醒了。”

  “殿下真是明察秋毫。”秦牧寒笑了一声,动了动身体看向她,“不过殿下审问了那么多人,可是问到了什么东西?有没有办法用这些人让三皇子歇歇心思?”

  “你有什么话直说。”她扭头看向秦牧寒,不自主的想到了被她烧了的画。

  以及,秦牧寒亲了她的事。

  萧蔷脸色沉下来,瞪着秦牧寒很不得上去掐死他。

  秦牧寒察觉到她表情中的心思,笑了笑继续道,“那天他们给殿下下的毒,是骨香吧?”

  那段记忆中的他调查到了骨香的时候,还特意的去查了骨香,这是一个女子被相公花言巧语哄骗下嫁后,相公却又看上了其他的女人,对她开始冷落。

  女子多次跟相公好言相语,相公都表示她现在只是个依附于他的女人。

  骨香就是那女子所调制,药性猛烈,很少的一点就能让人全身燥热,渴望异性,可一旦跟异性在一起,吃了骨香的人就只有死这个结果,调查也只会当对方为了促进乐趣用了药。

  秦牧寒想着这个,发现他对于脑海之中曾经的记忆异常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