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有话说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24 2019.09.21 21:52

  他勾唇笑了笑,跟萧蔷继续说道,“骨香这个药有一个故事,我也是偶然得知。”将故事缓缓地讲给萧蔷,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萧蔷,眼中满是萧蔷现在的模样。

  萧蔷看到他眼中的自己,莫名的烦躁。

  她是嫡长皇子!

  想要活下去,就只能登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成为皇上,才能够保证自己跟母亲的安危,在她的设想中不存在秦牧寒这个人,也不可能跟一个男人有过多的瓜葛。

  一想到这里,萧蔷直接站了起来,“如果秦侍从就只有这些话要跟本殿说,本殿就不继续在这里留着了,下毒的人还没有查出来抓到,没时间在这里听故事。”

  “殿下的人已经带着人去宫中找让下毒的那个人去了吧?”秦牧寒这才开口。

  萧蔷冷眼看着秦牧寒,语气不善,“怎么?”

  “殿下的人找不到对方,如果殿下相信我,等到人回来之后,你先借口处死那个下毒的女人,引出来对方来确定最后一个线索已经断了,这样他们才会放松警惕,给我们机会。”

  “本殿一直没问,秦牧寒你是怎么知道那个糕点有毒,并且糕点里面的毒是骨香的?”

  “殿下可相信我能够未卜先知?”

  “秦牧寒!”

  “殿下先按照我说的做,等到消息放出去之后,我会告诉殿下去哪里找出来让他们不得不断一个左膀右臂来解决这件事的好东西。”

  秦牧寒笑笑,脑中有着前生他调查这事的所有记忆,自然知道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

  不过当初他们并没找到那个让宫婢下毒的女人,线索断掉后,这事也就很难继续在调查,若非后来有人发现了那女人的尸体,这件事也不会被闹起来。

  他想到这些,深吸了一口气。

  萧蔷看他的样子,冷哼一声,“本殿就暂且相信你一次,等那人辨认完宫中的宫婢之后,本殿会用她谋害本殿的罪状,叫人将她处死。”

  秦牧寒听她这么说,点了点头,“殿下动手之后就叫宫延平来这里通知我,我已经中毒有一些时辰了,也该醒过来帮助殿下继续做事了。”

  萧蔷冷眼看着秦牧寒,总觉得这个人是在打鬼主意。

  秦牧寒被萧蔷看着,随意的笑了笑,“时间也不早了,殿下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我现在可是中毒,殿下在我这里太久的话,容易被人怀疑。”

  萧蔷转身离开,心里确实在想她问秦牧寒的话。

  入宫不足一个月,秦牧寒不可能在萧文帝的眼皮底下将手伸到宫中,得知各种各样的消息。

  可未卜先知?

  她根本不相信。

  萧蔷一直在想这个,御林军来见她说是江裳莺已经被三皇子带回去了居住的地方,并且三皇子还为江裳莺叫了御医,似乎是非常紧张江裳莺的情况。

  她微微皱眉,不得不承认江裳莺确实是有手段。

  而且,江裳莺除了昨天所说的那个事,肯定还知道其他的秘密!

  萧蔷心里生出这个念头,目光看向了御林军,“暂时叫人留意着江裳莺,若是有什么事就及时的跟本殿说。”

  “微臣明白。”御林军点了点头,面对着萧蔷一步步的从房内退出。

  御林军关了门,转身朝一边走去,他们一百人说是帮着萧蔷查案,事实上已经是皇上给萧蔷的人,以后萧蔷做什么事他们就是马前卒。

  萧蔷也知道这些御林军的作用,抬头看着御林军离开的方向,放下了手中的书。

  转眼一天过去了。

  御林军这才将辨认了宫中宫婢的女人压了回来,女人头发凌乱,衣裳脏污,跪在萧蔷的面前,小声说着,“宫婢没找到那个给了宫婢药的女人。”

  萧蔷冷冷的看着女人,没开口说什么。

  女人握紧手,喉咙滚动了两下,咽了一口口水下去。

  房间内寂静异常,萧蔷捏着茶杯盖子滑动茶叶所发出的细小声音,都像是晴天惊雷一样。

  “宫婢真的记得那个女人,求殿下给宫婢一个机会,宫婢一定能够找到那个女人,到时候殿下就会知道是什么人下的骨香,想要殿下性命。”

  宫婢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可她只能用这个来做保证,以求留住自己的性命。

  萧蔷放下茶杯,声音如常,“拉出去吧。”

  “殿下饶命!宫婢一定能找到那人的!”

  宫婢一边说一边朝着萧蔷磕头,连着三下就已经见了血。

  萧蔷看的皱眉,起身站起来说道,“本殿在你承认的时候给过你一次机会,但是你找不到人,本殿要是再给你一次机会让别人怎么看?”

  一而再,再而三。

  谁还会听她的话?

  萧蔷一想到这个,握着手离开了这里,都出了大殿她还能听到宫婢叫喊的声音,揉了揉太阳穴,不由自主的走向了秦牧寒居住的房间。

  她才推开门,就猛地意识到了她走的房间是秦牧寒的。

  萧蔷转身要走,就听秦牧寒的声音响起,“那个宫婢已经处理了?”

  “嗯。”萧蔷轻声,站在房门处并没进去。

  秦牧寒听出她并没走进来,只好说道,“殿下你进来,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你现在说吧,本殿在这里能够听到。”她最近都有些奇怪,总是会奔着秦牧寒所在的地方过来,可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跟秦牧寒之间,不能有不该有的心思。

  秦牧寒不知她心里想的,继续跟她说着,“这件事殿下你进来我才好跟殿下你说,如果这么说,我担心会被别的有心人听去。”

  萧蔷微微皱眉,抬脚进了房间。

  房间在秦牧寒用药的这几天,有着浓浓的中药味,她进到内室,见到在秦牧寒床边的碗,面色不喜,“有什么要说的,现在说吧。”

  “冷宫前的那口井里,就有你们在找的人。”秦牧寒低声开口,又用手指蘸着没喝完的药在椅子上写起来了,皇子居不都是咱们的人,万事都要小心。

  “本殿知道了,本殿现在就叫人过去。”她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