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做主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17 2019.09.23 22:02

  “朕不是已经将这件事交给你了吗?”萧文帝出生询问,目光扫过跟她一起过来的梅贵妃跟萧钰,心里已经明白这次的事怕是跟他们有些关系。

  萧蔷叫人将宫婢的死尸抬了上来,这才跟萧文帝说道,这个就是让宫女给她下毒的人。

  她那日审问宫女得知宫女能辨认出来这个人,就让御林军带着宫女去辨认了所有人,可全部的人都辨认了一次,宫女也没有找到让她下毒的女人。

  “但后来御林军发现,在冷宫前的井里面有臭味。”萧蔷说的认真,一个御林军在萧蔷说完之后就证明是自己发现的那个味道,并且是因为这个味道,他才跟萧蔷说了宫中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有些宫女不明原因死了并不会被送出宫,而是会被丢到井里。

  宫中的井是为了防止起火而建造的,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口井,整个皇宫上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也就成了死因不明的宫女的去处,他们也就下了井捞出了这个宫婢。

  而后发现宫婢身上有三皇子的玉佩,他们才去找了三皇子。

  “因为这事牵扯到了三弟,儿臣担心会被有心人觉得儿臣不亲兄弟,所以儿臣就带着三弟还有梅妃娘娘来这里求父皇阿里为这件事做主。”萧蔷说着,跪在了萧文帝的面前。

  萧文帝听她这么说,自然明白这是担心梅贵妃借机散布谣言。

  他的目光扫过梅贵妃,伸手将萧蔷拉起来,“也罢,这事就父皇来查,但你御林军都领了,这事却没办好,等这是解决,你带着秦侍从他们跟秦将军南下巡察运河去吧。”

  “儿臣领命。”萧蔷应下来这事,心里却明白,往年去巡察运河都是萧文帝亲自去。

  今年让她去,就是摆明了告诉心思不轨的那些人,她身为嫡长子是萧朝理所当然的继承人,下毒也好,设计也罢,这些小心思根本就不会动摇萧文帝要传位给她的心思。

  梅贵妃险些绞碎了手中的帕子,但她面上却依旧笑的优雅,“皇上,巡视运河这可不是小事,大皇子从未接触过运河之事,你让大皇子去怕是不妥。”

  “有秦将军在,不会有什么问题。”萧文帝冷声说了这么一句,这才叫人唤了最好的最好的仵作先生来给宫婢检验她是如何死去的。

  得到结果跟预料一样,宫婢是被人丢下去的。

  萧文帝在得知了这个结果的时候就看向了萧钰,声音威严的询问道,“钰儿,你告诉父皇,你的玉佩怎么会在这个宫婢的手里?”

  要说萧钰有毁掉萧蔷的心思,萧文帝信,但萧钰亲自去对一个宫婢下手,他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而被他询问的萧钰咬了咬唇,肉乎乎的小脸白的异常,最后跪在地上小声说道,“父皇有所不知,宫中有一些宫女太监偷盗宫中东西卖给宫外的人,这个样式的玉佩儿臣有几十个,可能是儿臣一时不察让这人钻了空子偷了玉佩。”

  萧蔷微微皱眉,听得出来这话可不是真的。

  可萧文帝却没立刻的下结论,而是看向秦将军问道,“爱卿觉得,这事该如何说?”

  “微臣秦牧寒,求见皇上。”不等秦将军回答,秦牧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穿着一身薄衣的秦牧寒脸色苍白,鼻尖溢出细密的汗滴。

  萧文帝看向秦牧寒,沉声问道,“秦侍从醒来不好好休息,跑来这里做什么?”

  “臣知道这个宫婢是被谁指使谋害殿下的。”秦牧寒冷声说着,连着咳嗽了三四声,这才从怀中摸出来了一个手帕,盖在宫婢的头饰上,将饰品扯下。

  随着饰品被秦牧寒取下,一根手指长的黑色碎布条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秦牧寒这才说道,对宫婢动手的应该是个男人,从挂落的布条看,对方身高八尺,穿着的是高于普通侍从的云锦,应该是一个近身伺候的人。

  秦牧寒将自己发现的全部分析出来,又对萧文帝恭敬地说道,“宫中的公公们是不会穿这样的衣服的,所以这个对宫婢下手的人定然是并非公共的人。”

  可皇宫除了公公,也就只有各位皇子身边有侍从。

  萧蔷身边的侍从是秦牧寒,是根据她的身份给她选出来的人,也是萧文帝为她安排的助力,只要秦牧寒还在萧蔷身边,那么秦将军就会站在萧蔷的这边。

  但萧钰他们尚未到挑选正规侍从的年纪,身边跟着的侍从,大多是从外祖亲族选出来的孩子。

  他们伴着皇子长大,所接触到的看到的也会比别人更有眼界,等到皇子到了选侍从的年纪,他们这才会离开宫中。

  萧蔷对这些规矩记得非常清楚,微微皱眉看着秦牧寒询问道,“既然这次对宫婢动手的是侍从,三弟就叫人回去说一声,将现在照顾你的侍从叫来。”

  “皇兄稍等。”萧钰低声,转头叫过来了一个人。

  说了让对方回去将人叫过来之后,又特意提起了张安两个字。

  萧蔷记得张安这人就是蹴鞠比赛那天,萧钰换上场的人,直接说道,“张安是不是蹴鞠那一天跟秦侍从一同在下面踢了蹴鞠的那一个人?”

  “就是那个,不过为了防止有误会在里面,还是叫人将张安叫过来一下的好。”萧钰这么说完,仰着肉肉的小脸看着萧文帝。

  萧文帝看到他的表情,声音沉了下来,“秦侍从不是说是侍从吗?叫其他的人将所有的侍从都叫过来,不管是什么人动手,朕都要严格处罚那人。”

  萧蔷听此握紧了手,不知萧文帝是怎么想的。

  转眼张安以及其他的侍从都被带了过来,其中最小的侍从不过三岁,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衣服,站在宫婢面前也不敢看他们,握着小手乖巧的等着。

  秦牧寒根据这些人的身高挑出来了三人,分别是三皇子的萧钰的侍从张安,六皇子的侍从杜尔卓,七皇子的侍从赵靖。

  他们三个人留下,其他的人又都被带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