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赏赐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87 2019.09.18 12:44

  “本殿知道了。”听到秦牧寒说话的萧蔷看了过去,对秦牧寒一在提醒她这件事有些不喜,可要是秦牧寒不说她也不会提这个。

  这么想着,她便觉得秦牧寒这人对她的行事风格了然于心。

  萧蔷脸色微白,拿起暖手炉放在小腹上看着底下的一群人,之间秦牧寒身型灵活的在人群中游走,带着蹴鞠直奔过去。

  可萧钰的人也不是废物,跟着秦牧寒跑了半天,在秦牧寒即将进攻之时掐准了时间,抢过了秦牧寒带着的蹴鞠。

  蹴鞠朝着远处飞去,直接落在敌对手中。

  秦牧寒也不慌,立马同一样在比赛的人开口道,“你们两个过去追上那个人将蹴鞠抢下来,这边我会拦住他。”

  话音落下,场上的人就分成两波人马,一波跟秦牧寒去拦住对方有实力的人,另一波则是负责抢下来蹴鞠获得分数。

  有人觉得秦牧寒他们很厉害,直接哇哇叫起来。

  其中一个小王爷吼道,“你们快抢啊!平日里都是些吃干饭的,一点用都没有!”

  萧蔷听得拧眉,目光扫过那孩子,就见那孩子身后的家仆扯了一下孩子,低头在孩子耳边说了什么,那孩子看向萧蔷,极为不甘的闭上了嘴。

  她抬头又看了场下,目光扫过带人奔跑的秦牧寒,微微勾唇道,“皇弟那如意可要输给本殿了。”

  萧钰不在乎那如意,可输给别人多丢人啊?

  他冷眼看着被秦牧寒拦住的那人,握紧了拳头,要是这么发展下去他非但不能让萧蔷将东西输给他,还会被父皇夸奖萧蔷选的人不错。

  这些年他拿的东西都是兄弟姐妹里最好的,可跟萧蔷比算什么?

  萧钰的眼底闪过冷色,抬头看向萧蔷的小脸扁着嘴说道,“张安,你把场上那没用的换下来,别让他继续在那里丢人了。”

  他说完,在他身后的张安就走了过去。

  场上萧钰一队的领头人换成了张安,先前被秦牧寒带人堵的死死的男人从场上下来,直接跪在了萧钰身边,等着萧钰责罚。

  萧钰冷冷扫过面前的领头人,冷声道,“先把他带下去,今天的事情,等到这边这边比赛结束了在说。”

  “皇弟。”萧蔷挑眉看向萧钰,眼底含笑,打量着跪在地上的领头人,“咱们萧朝讲求爱民,你可不能因为这么一个玩乐就乱来。”

  “皇兄放心,我心里有数。”萧钰笑笑,目光看向正在争夺蹴鞠的下场。

  白嫩嫩的小肉手握紧了茶杯,恨不得将那个废物现在就处死!

  蹴鞠?

  他有这时间在宫中多背一篇文章,也不想跟萧蔷来这地方蹴鞠,之所以来这里,还不是母妃跟他说了父皇今日要来这里,希望他能在父皇心中留个好印象。

  场内正跟人奔跑的秦牧寒留意到萧钰表情有变,脸色微沉。

  “嘭!”

  一脚将蹴鞠踢进对方的门内,秦牧寒他们便请求了短暂的休息,随手擦了汗,直接走到了萧蔷的身边,“殿下若是信我,别吃一会送来的糕点。”

  萧蔷皱眉,冷眼看着秦牧寒。

  不吃糕点?

  秦牧寒笑了笑,恭恭敬敬的跟萧蔷行了个礼,“有些事等到这次比赛结束,我在跟殿下说,我想到时殿下应该就会相信我说的话。”

  毕竟,他也不确定多出来的那些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记忆中的一切,他都感同身受。

  秦牧寒一想到这,目光就扫过了萧钰。

  萧钰察觉他的目光,笑了笑,“希望秦侍从手下留情,不要让我们一分不得。”

  秦牧寒什么也没说,直接回去了场上。

  可他的目光总是看向萧蔷,发现有人端着糕点放在萧蔷的桌子上,脸色一冷,失了一分,但见到匆匆赶来的宫延平,秦牧寒急忙叫人过去说了,“糕点被动了手脚,不能让殿下吃下去。”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殿下?”宫延平冷声,目光越过秦牧寒看向后面的人。

  秦牧寒笑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跟已经跟殿下说了,但我担心殿下对我有所怀疑不肯听信我说的话,所以我才会跟你说这件事。”

  “我会提醒殿下的。”

  得到这个结果,秦牧寒终于是放心了。

  转头回到了蹴鞠场内,带着人连着斩获了三分。

  萧蔷看秦牧寒接连获分,扭头看向了萧钰,“这个比赛可是皇弟提出来的,若是输了可不能赖账,不肯将玉如意送来。”

  “皇兄放心。”萧钰扭头说着,瞧见桌子上的热茶,倒了一杯唆饮起来。

  到底是小孩子,这种天气在这里看半天,早就冷了。

  跟萧钰来的一些人已经披上了厚衣服,抱着暖手炉看正在场下奔跑的秦牧寒他们,有年纪大一些的小姑娘目光一直在盯着秦牧寒。

  侧头询问了身边的人,得知秦牧寒的身份,心里动了心思。

  萧蔷发觉有小姑娘一直看向秦牧寒,远远地就听到有声音响起,放下暖手炉下了椅子,扭头看向了声音响起的位置。

  “这下好!”

  萧文帝称赞出声,一脸笑意的走向了萧蔷,“朕之前还好奇你怎么选了秦牧寒做近侍,今日一看,秦家这小子有几分能耐!”

  “父皇谬赞了。”萧蔷行了个礼,又让出了自己在做的主位。

  萧文帝在萧蔷的位置坐下,打量着萧蔷跟萧钰,“虽说你们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你们也是兄弟,多促进感情是好事。”

  他们应了一声,分别在萧文帝的左右伺候。

  萧文帝吩咐大公公准备东西给来这里的人享用,目光又落在了在场上的秦牧寒身上,显然是非常中意秦牧寒这个人。

  萧蔷留意到这个问题,下意识想到之前秦牧寒做的那件事。

  她的心一下悬了起来,担心秦牧寒暴露出她的秘密。

  秦牧寒却因她投来的目光,大获全胜。

  他回来的时候,御膳房给主子们做好的点心才被送了过来,芙蓉糕,海棠糕,桂花酥都是一小碟子,还有一些果脯蜜饯,显然是为了迎合小主子们的喜好做的。

  经秦牧提醒的宫延平见到有糕点,唇瓣抿成一条线,绞尽脑汁开始思考,如何能让萧蔷不冒犯皇上,还不会吃糕点。

  这些可都是皇上的赏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