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若是得胜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33 2019.09.18 12:39

  萧蔷扫了一眼秦牧寒,笑着继续道,“没事。”

  她的身份在那里,不可能每个月都有好几天什么都不做的在宫中休息,这次跟萧钰出来她就已经在心里做好了打算,她身上所有和女性有关的因素都不能暴露。

  在她身后的秦牧寒看懂了她的心思,拧眉继续道,“殿下就不为自己的以后想想吗?”

  萧蔷乐了,揶揄道,“你觉得本殿以后是什么样?”

  “殿下。”秦牧寒沉声,十几岁的少年,却因脑海中突然多出的那些记忆抬手扯住了她,“在以后,也许殿下能够堂堂正正的做自己。”

  “不会有这个机会。”她说完,抽出被就秦牧寒扯住的手,长袖飞扬露出白嫩的藕臂,紫白相映,显得萧蔷的皮肤格外好,带着几分魅惑的味道。

  秦牧寒握紧手,想说她若是当上帝王,这天下又有什么她不能的?

  心思一生,就在秦牧寒的心里扎了根。

  他望着萧蔷,快步跟上萧蔷继续道,“殿下放心,会有这个机会的。”

  萧蔷脸微侧,扫过秦牧寒的脸,红唇轻启,“校场到了。”

  秦牧寒听她这么说看向一旁,见确实是到了校场,起身从她的身边离开去同管理校场的官员说了一声,随后便跟着官员带领萧蔷他们去到了一大片空地。

  因为时间还早,校场的人不多。

  萧蔷坐在椅子上就听秦牧寒建议道,“殿下与诸位身份尊贵,若是下场伤到,怕是逃不过责罚。”

  责罚?呵呵……

  若是这些谁伤了怕是会要了跟着这些主子过来的奴仆性命,对他们来说是一场玩乐,对这些陪同的人来说却不是如此,萧蔷清楚这个,也听明白秦牧寒这是想告诉她,她不能玩蹴鞠,而且还能以此卖给各家仆从一个好。

  “可本殿答应了皇弟,今日一同玩蹴鞠。”

  “殿下同二皇子点人比赛一番,不是更好?”秦牧寒继续道。他根本就不打算让萧蔷在月事没结束的情况下下场参加,而说了这个建议,他还同萧钰说了可以定个彩头比试一下。

  若是谁赢了,彩头就是谁的。

  萧钰想想觉得这样确实是比他们这些下场有趣,便扯住萧蔷的袖子说,“皇兄准了秦侍从的建议吧。”

  “那好。”萧蔷看着成功如愿的秦牧寒,觉得秦牧寒就是算准了这些孩子的玩心,有了更有趣的方式,这些孩子肯定就会选择他说的比赛来迎娶彩头。

  而秦牧寒见萧蔷面色依旧,伸手从袖中摸出暖手炉递了过去,“拿着这个,能够暖一点。”

  萧蔷想了想,接过了暖手炉放在腹上,在看向选人下场的那些小萝卜头,直接说道,“一会你下场。”

  话音刚落,决定了让下场的萧钰就走了过来。

  秦牧寒扫了一眼萧钰,目光落在萧蔷的身上,“卑职谢殿下厚爱,也请殿下放心,卑职定把彩头给殿下带回来。”

  “那本殿等你的好消息。”萧蔷低声开口,本想说若是他将彩头赢回来就给他份赏赐,可想到他是秦家的儿子,她直接没说这话。

  不然他赢了,要睡那软塌怎么办?

  萧蔷心里暗赞了自己机智,就听秦牧寒说道,“不知卑职将好消息带回来,殿下可能准卑职一件事?”

  “不知是什么事?”萧蔷随口问着,心里却恨不得掐死秦牧寒这个王八蛋。

  可秦牧寒根本不受她的心思影响,稳稳地站在原地望着她笑道,“若是卑职得胜归来,那卑职再说是什么事也不迟。”

  秦牧寒这么说着,转身便从走向了那一群被选出来的人。

  因为侍候这些小主子的人都不算太大,场上除了秦牧寒,还有三四个十几岁的少年,现在他们都站在一起由萧蔷给他们分成两队。

  萧蔷不想秦牧寒赢,可她也不好给秦牧寒配一群看起来就弱鸡的队友。

  最后她只好选择让站在单数位置的成为一组,站在双数位置的成为另一组,至于这样秦牧寒难不能赢,她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一旁的萧钰见她这么分队,目光看向那两队的人,询问道,“先前一直听闻皇兄对秦侍从属意,不成想皇兄和秦侍从关系真的如此好。”

  萧蔷听弟弟这么说,白皙的脸上升起一抹红,因为怕萧钰误会,她放下暖手炉,热乎乎的手拖着脸,看着分成两队的人,“二弟不觉得秦侍从长得漂亮吗?”

  “皇兄怎能这么肤浅。”萧钰忙看向她,眼底尽是担心。

  萧蔷见他如此,放下拖着脸的手笑起来,“二弟若是觉得肤浅,不如本殿回头和父皇说一说,你住处的人帮你换一换。”

  “皇兄。”萧钰看着她,可爱的小肉脸垮下来,可怜兮兮的像是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兽。

  “不过是逗一逗你,怎么就这个样子。”萧蔷轻声说,细长的手指夹着帕子帮萧钰擦了擦嘴角站着的糕点,继续道,“皇兄不会和父皇说给你的住处换人的。”

  得了萧蔷这句保证,萧钰这才扭头看向地下的比赛。

  蹴鞠在人群中纷飞,一个不注意就秦牧寒用了个虚招将蹴鞠抢到了。

  萧蔷低头看着秦牧寒,募地笑起来,扭头看向了萧钰,“这比赛都开始了,咱们还没给定下彩头,是不是不太合适?”

  “皇兄房中的那一株血珊瑚如何?”一年前萧蔷回来的后拜见萧蔷的时候,萧钰就看上了萧蔷房间内所摆放的一人高的那株血珊瑚。

  这次得了机会,立马提出来了这个。

  萧蔷听他提了血珊瑚,面色了然的继续道,“若是你的人赢了,那株血珊瑚就归你,不过若是秦牧寒赢了的话,你将上月老祖宗给你那玉如意送我即可。”

  “可以。”萧钰应下,目光再次看向在争夺蹴鞠的一群人。

  她顺着萧钰的目光看过去,就见秦牧寒一脚将蹴鞠踢进,干脆利落的拿了一分。

  而秦牧寒踢完那一下就抬头看向了萧蔷这边,发现萧蔷在看他,勾起嘴角喊道,“等卑职得胜,还望殿下能答应卑职想做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