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求赐婚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80 2019.10.20 18:52

  “那舍利子的事不是真的?”

  “是真的,只是那个东西似乎是秦牧寒钻了个漏洞,原本那个舍利子应该是用作别处,但是没想到萧钰他们有这么一手准备。”

  她说完这些,面上挂着笑。

  姜书影看她如此,伸手给她倒了一杯茶,“秦牧寒这人不错,可他是怎么知道的萧钰那里是送给容妃这个?还有他那个舍利子原本是要给谁?”

  宫外的东西带入宫内并不容易,更不要说是舍利子这样的东西。

  萧蔷在姜书影问到这个之后笑了笑,直接说道,“秦牧寒跟萧钰宫中的小太监和宫女有所熟悉,萧钰送的这个就是从宫中人的口中知道的。”

  她说完这个,又将秦牧寒跟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姜书影听完,饮了一口茶,“不是娘疑心重,只是娘在宫中也生存过,底层的宫女太监虽说只知道不少东西,可是他们为了活命什么都不会说。”

  将萧钰送什么这个告诉别人,这可是不想活了!

  萧蔷望着姜书影,红唇抿成一条线,“娘放心,我会留意着秦牧寒这个人,要是他是其他的人送来我这里的话,我一定不会留着他。”

  听她这么说,姜书影摸了摸她的脸颊。

  “为难你了。”

  “我没事。”

  萧蔷笑笑,心里却难受异常,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秦牧寒所做的一些事都很奇怪,像是他在宫中有着她根本不懂得关系跟人脉。

  可秦牧寒从没害过她,要做什么也会询问她。

  萧蔷揣着烦躁的心思回去了皇子居,才进门就听到宫延平说平成公主跟六皇子萧英来过这里。

  她说了一声知道了,一个人回去了房间。

  躺在房间的软榻上,心里想着的是秦牧寒所做的事,“他之前说他能够未卜先知,是不是舍利子的事情他一早就知道了?”

  听到萧蔷说话的秦牧寒勾唇笑笑,要推门的手收了回来。

  哪里来的未卜先知!

  他只是曾经历过一样的一生,而舍利子是他前生得到萧文帝的话才从白马寺的僧人手中接了回来,今生他早早的就站在了萧蔷身边,自然也要准备接触别人的东西。

  舍利子就是他选中的一个,本打算等萧文帝寿辰的时候送上,却没想到容妃诞辰出了这样的事。

  秦牧寒心想着这些,眉心皱在一起,“虽说一些事情跟前生一样发生,可因为萧蔷并没有中毒做出丢人的事,更是去巡查了运河,许多小事也就变得不一样了。”

  他想到这些,叫出来暗卫交代了让他们留意萧钰那里的情况,并且还告诉了暗卫,留意在萧钰那里的江裳莺以及之前中了毒的茉秀。

  毕竟茉秀本就是萧钰的人,不告诉他们诞辰的事也不意外,可江裳莺也什么都没说,这就让他觉得需要多留意这人了。

  秦牧寒跟暗卫说留意萧钰那边半个月过去,暗卫终于在一天晚上来见了秦牧寒,“主子,属下在萧钰那里有发现一些东西。”

  “说。”秦牧寒皱眉看向暗卫。

  “梅贵妃叫人给萧钰送了信,因为之前皇后娘娘说的话,梅贵妃担心皇后娘娘给殿下选了身份地位最好的姑娘,打算带着萧钰去求皇上给皇子们赐婚。”

  “赐婚?”

  “听说梅贵妃打算叫人将其他的姑娘叫来皇宫举办个宴会,先看看品行然后在给各个皇子牵线搭桥,只要是皇子愿意,就让皇上给赐婚。”

  “你继续去萧钰那边留意着。”

  秦牧寒冷声说完,直接的出了房间去到了萧蔷所在的书房。

  见到萧蔷正在书房画山水画,秦牧寒直接开口说道,“殿下,刚才听人说梅贵妃似乎是要带着萧钰去求皇上赐婚。”

  “她带萧钰去求赐婚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萧蔷停下画画的动作,放下了手上拿着的笔。

  秦牧寒刚要解释,就听门外响起了茉秀的声音。

  面色苍白的茉秀从门外进来,先是给萧蔷行了礼,在行礼之后茉秀才将梅贵妃的打算说了出来,其中打算给萧蔷安排在一起的姑娘叫杜芝兰。

  “我来之前打听了杜芝兰,她祖父曾是戎马一生的将军,被封为宁国候,可杜芝兰的父亲并没有继承她祖父征战沙场的能力,就是继承了宁国候的爵位在朝中挂了一个官职。”

  根本就没有实权,也参与不了朝政。

  茉秀说完杜芝兰的家庭,又说了杜芝兰的性格,被家里宠的不知天高地厚,去年在礼佛的时候冒犯了恭亲王府的王妃,被划烂了脸。

  原本杜芝兰定亲的人因为杜芝兰毁了容貌也就退了婚,现在杜芝兰已经十五岁,并没任何婚事。

  但为了将杜芝兰被萧蔷看重,梅贵妃已经派人去杜家见了杜芝兰。

  茉秀说完这些,抬头看向萧蔷,“以我对梅贵妃的了解,她肯定是跟杜家说了什么,到时候说是大家自己相看中意的人,怕是会设计殿下。”

  后宫女人不比男人,她们不上场排兵布阵,却能用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手段毁掉一个人。

  萧蔷听茉秀说完这些,侧目看向秦牧寒,“你之前要说的就是这个?”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秦牧寒点点头,没想到这次茉秀竟然会说出来这个事。

  但转念一想到现在的茉秀也是跟他们有关系,若是到时候萧蔷真的中计跟杜芝兰定了亲事,茉秀为了生命安全只能给他们提供梅贵妃陷害萧蔷的事。

  茉秀也会因此被梅贵妃记恨上,甚至会被梅贵妃害。

  秦牧寒想明白这些,冷冷的扫了一眼茉秀,“你过来这边也有段时间了,为了防止那边发现你过来了这里,你就先回去那边吧。”

  “那殿下怎么办?”茉秀急忙开口,似乎真的担心萧蔷一样。

  “这种小事情还不需要殿下担心。”秦牧寒的声音微冷,目光像是刀子一样落在茉秀的身上。

  茉秀想到上次秦牧寒给她吃了毒药的记忆,逃一样的离开了这里,在从小路离开了之后,茉秀才有些纠结要如何跟梅贵妃说这个。

  她当初为了解毒就将自己遇到的事跟梅贵妃说了大半,但她并没说是她自己过去的那边,而是说她是被秦牧寒强行带过去喂了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