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你怎么看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131 2019.10.24 22:45

  秦子佩的话让萧蔷一愣,想到秦家并非萧家,姐弟几人感情很好。

  她有些羡慕,笑笑开口道,“如果有需要二小姐帮忙的,本殿会跟你说的。”

  “好。”秦子佩点头,转身回去了亭子内。

  萧蔷也跟着回去了亭子,心里想着张营跟秦子瑜的事。

  等张营苦着一张脸回来,她就知道张营没成功,递了一杯茶给张营。

  张营喝了茶,又待了一小会儿。

  听秦将军回来了,张营这才跟他们说道,“我还有事要跟秦将军说,就先回去了。”

  “殿下。”

  秦牧寒见张营离开,目光看向她,低声开口,“咱们回去?”

  “回去吧。”萧蔷站起来,跟秦子佩说了一声,最后是秦管家送他们出去的。

  萧蔷跟秦牧寒他们上了马车,萧蔷这才开口,“张营的事,你们怎么看?”

  “其实他们互相之间有感情,所以殿下可以从他们误会的原因入手。”秦牧寒看向她,想着她也是女的。

  她应该能知道秦子瑜是怎么想的。

  而宫延平皱眉说道,“殿下若是真希望他们在一起,去跟皇上求一道圣旨不更适合?”

  “还是解开了他们的矛盾,本殿再去求父皇。”萧蔷低声,又问了秦牧寒到底是怎么个误会。

  秦牧寒思索了一下,这才开口,“我先前跟殿下说过,张营中意我大姐是因为我姐救过他。”

  她点点头,没开口。

  见他这样,秦牧寒这才继续说道,“张营在一次偶然下,跟我姐说了心思,我姐知道后给张营三个考验。”

  他记得秦子瑜给张营的三个考验,张营都完成了。

  正当秦子瑜打算跟秦将军说她跟张营的事,她从一个宴会听到了张营定亲了。

  张营那时并不在皇城,定亲这事也就没解释。

  秦子瑜等了许多天都没等到张营送来别的消息,带着他跟秦子佩喝了一顿酒,喝醉之后,秦子瑜说了这些。

  他们这才知道,秦子瑜对张营有了感情。

  后来秦子瑜酒醒后就在没提过这事,仿佛根本就没这些事。

  秦牧寒叹息一声,继续道,“上次听张营退了亲事要解释,我还以为解释后他们应该会和好如初。”

  但今日一看……

  张营的解释让秦子瑜更生气了。

  他看向萧蔷,继续说道,“不过婚事的事张营应该解释明白了,子瑜她还有什么不开心呢?”

  “可能,她生气的不只是婚事。”

  萧蔷笑笑,设身处地的感觉她要是秦子瑜,肯定也生气。

  是张营跟她说了感情,她才对张营有了感情,而她怀着感情想跟家里人说的时候,张营订婚了。

  这种感觉,像是被背叛了一样。

  萧蔷跟秦牧寒他们说明天叫张营来宫里,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一觉睡醒,回到皇子居就见到了在等他回来的平成公主。

  “大皇兄你今天去哪了?季先生特意问了我你做什么去了。”

  平成公主撅嘴走到她身边,盯着她像是要透过她看到今天她都去做什么了一样。

  她被平成公主逗笑,说了她今天是过去了秦家,见了秦将军。

  一听她出了宫,平成公主的眼睛立马变成了星星眼,“大皇兄,宫外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平成想要什么?”

  “皇兄再出去给我带一些宫外的东西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出宫过。”

  平成公主跟她说着,心里已经在期待宫外的小东西了。

  虽说没宫里的精致,可新奇啊!

  平成公主叽叽喳喳的说了很多,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萧蔷睡着了。

  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跟不远的秦牧寒说了她睡着了。

  秦牧寒进房间看到的就是支着脸睡着的萧蔷。

  他小心的走过去,伸手抱起来萧蔷,将她放在床上,给她盖了被子。

  “主子。”

  暗卫出现在房间内,并没因萧蔷在这里有所避讳。

  秦牧寒看了一眼暗卫,点了萧蔷的睡穴,“怎么了?”

  “东西已经给张营送去了,但张营似乎是在秦家发生了什么事,拒绝了来这里。”暗卫说完,将拜帖拿了出来。

  秦牧寒扫了一眼拜帖,皱眉说道,“在给张营去送,一直到他过来。”

  “属下明白。”

  暗卫低声,小心的出了房间。

  毕竟萧蔷住的房间有暗卫守着,刚才他若非跟着秦牧寒进去,根本走不进去。

  房间内,秦牧寒伸手给萧蔷解开了睡穴,低声道,“我会让张营过来的。”

  “嗯……”

  睡着的萧蔷似乎听到了秦牧寒的声音,轻嗯了一声。

  他听萧蔷如此,起身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秦牧寒跟萧蔷住的近,所以张营过来后,他就去了秦牧寒的房间。

  张营面色深沉的盯着秦牧寒,搞不懂他是什么想法。

  “牧寒。”

  “昨天你跟我姐的事,我听到了一些。”秦牧寒直接开口,不打算有所隐瞒。

  他一愣,也就明白了秦牧寒为何要见他。

  简单的说了一下他跟秦子瑜说的话,张营又说了在离开之前他去见了秦将军。

  “我说了我对子瑜的心思,但秦将军并没决定我适合不适合子瑜,他把子瑜叫了出来,让子瑜自己做抉择。”

  而秦子瑜拒绝了他。

  张营说完这些,跟秦牧寒又说道,“我昨天也跟子瑜解释了,可子瑜根本不听我的解释。”

  他苦笑一声,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秦牧寒听他这么说完,带他见了萧蔷,从萧蔷口中知道了要怎么做。

  “殿下说的,可是真有用?”张营盯着她,有些不敢相信。

  死缠烂打?

  秦子瑜现在就够讨厌他了,死缠烂打的话,不会恨死他吗?

  萧蔷看张营的表情解释了一下,又想到了什么一样说了秦子瑜现在对他这样说明依旧有感情。

  要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昨天秦子瑜也不会见他。

  有萧蔷说的话,张营打算在尝试一下。

  第二天早朝之后,张营就来萧蔷这里报道了一下,问了自己要怎么做。

  随后一连五天,张营都在下朝后来到了她这里。

  萧文帝听说这个的时候,特意叫人将萧蔷叫了过去。

  听说萧蔷是在帮张营撮合亲事,也就任由她折腾了。

  但萧钰却不知怎么回事,每天看到张营去皇子居就阴沉着小脸。

  萧钰为次还叫人去拦着张营邀请过,被张营打了一顿之后,萧钰也就没在叫人过去了。

  没人过去阻拦,张营也少了个撒气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