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9.16上架
  • 78.56

    连载(字)

52位书友共同开启《陛下大喜》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叶小强 学徒无痕的超级粉丝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前缘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69 2019.09.16 17:29

  “我是萧文帝的嫡长子,也是萧家的第八个皇帝,自小他们就告诉我,这天下将是我的,我要担起这天下。”

  “我掌握着天下最高的权利。”

  “杀人,灭族,只要我一句话便可。”

  “想杀我的人遍布天下,只有你得手了……”

  穿着金色铠甲的萧蔷靠在宫墙上,她大口大口的喘气,说这几句话好像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力气。

  她长发飞舞,眉眼带笑,脸色苍白如纸,胸口的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铠甲。

  萧蔷受了重伤,是她最信任的人做的。

  宫墙外攻城的人见萧蔷受伤,士气大震,一刀便收割了一条性命,大片大片的血染在地上,连城一副刺目的红色画卷。

  萧蔷低头看着,脸色露出一抹笑来。

  她登基时年方十五,朝臣嫌她年幼,几乎架空了她的权利,她花了四年,一点一点揽权回皇室,却没想到她最亲信的人暗通叛党。

  对方势如破竹的攻打到了皇城,逼着她低头就范。

  萧蔷本着背水一战,却被秦牧寒一剑穿胸,只能靠着宫墙的支撑看着他,好似要将他的模样刻在眼里。

  秦牧寒拧眉,极为不喜她的目光。

  萧蔷察觉到他的情绪,苍白的脸色多了一抹奇异的血色,像是在白纸上晕开的朱砂,平添了妩媚。

  “公子可愿与我结百年秦晋之好?”

  她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当年你问我时我无法回你,如今我马上就要死了,便自私一回。”

  听她这么说,秦牧寒一把扯住了她的衣裳,冷声道,“皇上真以为微臣是傻子吗?就连男女都分不出来吗?”

  萧蔷低低咳嗽了两声,仰头看着秦牧寒,长睫扑闪,好似有浓情蜜意藏在那双心机沉浮的眼睛里。

  秦牧寒看的烦躁,低吼道,“我不好龙阳,这九年所找那人一直是女子,皇上可不是女子。”

  “如果我是呢?”

  萧蔷看着秦牧寒,平缓的声音犹如陈年佳酿,让人沉醉其中。

  只可惜,秦牧寒并不信她。

  天下皆知萧蔷是萧文帝和皇后所生的嫡长皇子,她怎么可能是女的?

  他贴身伺候萧蔷九年,比谁都清楚她的秘密。

  只是,萧蔷的目光让他心慌。

  “秦牧寒,那日你见到的是我。”

  萧蔷笑着说出这句话,又怕他不相信,继续道,“当初我外祖家犯了错,罪诛九族,我母后因此去求我父皇以致早产。”

  “我出生后,我母后因私心将我以皇子身份告知了我父皇。”

  萧文帝喜得嫡长子,大赦天下。

  她外祖家也因此以平民的身份活了下来,但她却因此成了嫡长皇子,不得不以男装示人活着。

  “我母后自觉亏欠于我,以我早产年幼带我去国寺一住就是九年,可我到底是长皇子,怎么可能不回来这皇城?”

  萧蔷笑着将这些话说给秦牧寒听,却因胸口那伤声音越来越低。

  那声音听得秦牧寒心中一紧。

  她却依旧在说着,“回来的我作为长皇子,太多的东西都变了,我因此和母后大吵了一架,穿上我最喜欢的裙子爬上了假山。”

  “你别说了!”

  秦牧寒吼起来,赤红着眼睛看着她。

  萧蔷侧头微笑,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道,“若不是身不由己,我真想和你结百年秦晋之好。”

  “你会没事的!”

  秦牧寒抱着她奔下楼梯,明明步子很快,却能感觉到怀里人的声音越来越小,身子越来越冰。

  他害怕了。

  也不管挡住他的是什么人,一个活口也没留。

  秦牧寒像是一尊杀神一般抱着萧蔷从宫墙直奔尚医局,可尚医局的太医在皇宫被围时就跑掉了。

  空荡荡的尚医局里,没有一个人。

  “萧蔷……”

  秦牧寒抱着她开口,慌乱的按住她的伤口,“你不会有事的。”

  萧蔷扯着嘴角扬起一抹笑,她已经没力气在说什么,却不忘记看着他,想将他的模样刻在心里。

  “你要是死了,这天下的每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

  秦牧寒嘶吼出声,却没有回应。

  当初他有多恨她,如今他就有多恨自己,可他又不敢死去,他怕那些人对她不敬,他怕她背负骂名。

  他想,若是一开始就知道萧蔷是他找了九年的人,他们也不会走到这步。

  秦牧寒缓缓闭上眼,眼泪滴落在她的脸上。

  乍一看,倒像是萧蔷在哭。

  就连是赶来的叛军,都误会了。

  “将军。”

  来人站在尚医局外开口,手中的巨锤泛着红,也不知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将巨锤染成这般。

  然而下一刻,尚医局内的秦牧寒抱着萧蔷走了出来。

  “叫所有人退出皇宫。”

  “退出皇宫?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所有人都退出皇宫,那老将军的仇怎么办?那我们怎么办?”

  那人望着秦牧寒低吼,挥动那巨锤砸在地上,碎了一地的青砖,死死的盯着站在高处的秦牧寒。

  秦牧寒冷冷的看向男人,哑声道,“滚出去!”

  “来人!”

  话落,一排弓箭手围住了尚医局,拉满的弓对准了秦牧寒。

  那人站在弓箭手后面,望着秦牧寒道,“秦将军,我只差那一步便能登位称王,你却叫我带人退出去?”

  “你这是谋反。”

  “不不不,我可不是谋反的人,我可是清理叛党秦牧寒后得知王族无一幸存,才不得不称王。”

  那人笑着说了这句,目光上下打量着秦牧寒,“反正已经到了这步,我便告诉你,秦家的那些人,不是皇上命人杀的,而是我带兵谋反杀了他们。”

  “对了,你还有两个姐姐,她们死前可是让我好好享受了一次。”

  “我杀了你!”

  秦牧寒发出一声嘶吼,他双目圆睁,身子颤抖,不顾四周的弓箭手朝那人冲了过去,可他的速度快,弓箭手的箭更快。

  各个方位的箭落在他的身上,钻心的疼,刺激的他分外清醒。

  那人见他身中数箭还拖着重伤的身体朝他过去,随手拎起巨锤,轮满了力道朝着秦牧寒砸去。

  秦牧寒拧眉,扯出一抹比哭还丑的笑。

  若是他早发现嫡长皇子萧蔷就是他找的人……

  若是当初他相信萧蔷……

  若是他没刺那一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