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想见她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47 2019.10.25 17:58

  那姑娘有能力,做事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还真舍不得那姑娘嫁为人妇,从此跟平常女人一样。

  萧文帝这么想着,看向面前的人,“一会叫人去将萧蔷叫来,朕有些事要问她。”

  萧蔷从宣武殿回来的时候天色以黑,躺在床上想着一天的事,伸手摸出了秦牧寒让她给自己的簪子。

  摩挲着玉簪,她从床下找到了曾经的裙子。

  穿上裙子发现她比以前长高了很多,裙子只能到她的脚踝。

  将门关好,萧蔷换上了裙子,散开长发随意的梳了一个发髻。

  可她并不会梳发髻,勉强梳的这一个也是随时都要散开的模样。

  她伸手扶着簪子,生怕簪子落在地上摔碎。

  隔壁房间的秦牧寒听不到萧蔷房间里的声音,起身敲了门,“殿下可在?”

  “有什么事吗?”

  萧蔷低声,急忙抽下头上的玉簪,扯开衣服准备换下去衣服。

  然而,门外的秦牧寒听到这些声音,皱眉看着房门。

  这声音?

  萧蔷在换衣服?

  她见他有什么可换衣服的?

  秦牧寒有些疑惑,又想到他今天送的簪子,猛地愣住……

  81

  “我想到了一些事想要问一下殿下,不知道殿下现在方便不方便?”

  意识到萧蔷可能在用他送的簪子,秦牧寒恨不得现在就进去。

  但他激动归激动,还是有理智的。

  萧蔷身为萧家的嫡长子,他要是闯进去可是大错!

  可他一想到萧蔷带了他送的簪子,就有些坐不住,握紧手看着面前的门。

  秦牧寒平静了好一会儿心情,他这才开口,“殿下?”

  房间里正在换衣服的萧蔷急忙开口,“你在等一会。”

  她裙子已经解开了,只要换回去平常的衣服就可以。

  然而,秦牧寒在门外看着她,直接跟她说道,“殿下,若是可以的话,我今天能不能见见她?”

  正穿衣服的萧蔷顿住,傻呆呆的看向门口,“你说什么?”

  “我想见一见她。”

  秦牧寒口中的她,他们两个都清楚是谁。

  可好好的秦牧寒怎么会说到这个?

  萧蔷握紧手,不知道秦牧寒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秦牧寒没听到她说话,继续说道,“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我想看看她带我送的簪子。”

  听到这个,萧蔷停下了动作,“秦侍从怎么想到了见她?”

  “我一直想见她。”

  之前没说,是因为知道说了也不可能见到,萧蔷的身份,注定她不会随意如此。

  萧蔷听秦牧寒这么说,低声说道,“我一会儿跟他说一声,若是她想见你,就在本殿跟你折莲蓬的宫殿见面。”

  那地方没有别人,他们暂时在里面,也不会有人发现。

  萧蔷这么想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她其实也想用这样的自己去见一面秦牧寒,想让他看到另一个自己。

  犹豫许久,萧蔷这才带着衣服,一个人离开了院子。

  她虽说不是在宫中长大,可她以前发现了不少小路。

  从偏僻的路一直走到了殿外,她找了个无人的房间换了衣服,束了长发。

  可她束的不紧,又担心头发突然开了,索性用一根丝带绑住了头发。

  确定头发不会散开,她这才把玉簪插入头发。

  缓步进了殿内,能看到不远处换了一身新衣服的秦牧寒。

  秦牧寒本就样貌出众,又精心准备过,像极了落在凡尘的仙子。

  萧蔷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那个……”

  萧蔷的面色微红,不知道自己要跟秦牧寒说什么。

  她是第一次这样跟别人一起,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但秦牧寒有前生的记忆,看到这样的萧蔷,拉着她上了船。

  泛舟到了亭子内,他才问萧蔷对神话传说什么可喜欢。

  萧蔷点了点头,没出声应答。

  四周静悄悄的,月光洒落在四周,荷花跟荷叶镀了一层银色。

  她打量着四周的这些,开口说道,“之前有看到江朝的时候,江朝的国君曾做梦梦到了一条长蛇拦路。”

  江朝国君将长蛇斩成了两段,第二天醒来就病倒了。

  而江朝国君好了之后,江朝就一分为二。

  南江跟北江。

  萧蔷说着自己知道的这个,伸手捏着鱼食喂给了水中的鱼。

  鱼因为并没见过生人,跳起来抢她喂的鱼食。

  平日没人投喂它们,这下他们倒是吃了一个饱。

  秦牧寒看她这样,坐在她的身边说道,“听老人说,在靠海的地方有一种小海人。”

  小海人住在海里,有一个生活的宫殿。

  以前曾经有木匠被叫过去修宫殿,修好了之后,他们让木匠拿豆子。

  木匠因为生气,就拿了几个豆子,想着回去报官。

  可报官的时候掏出了豆子的时候,所有的豆子都是金豆子。

  官府听男人说了以后,跟着男人去了他修房子的地方。

  到了附近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人,只有一望无际的水。

  而男人却说就是在这里修的宫殿,还描述了宫殿的模样。

  “后来有老一辈说男人是遇到了小海人,他们生活在水里,有时候会拎着自己抓得鱼或者青蛙去到人家,放在灶台没烤熟。”

  秦牧寒说了这个,又跟萧蔷说自己还知道一个叫做望门房的故事。

  他将故事跟萧蔷说完,笑了笑,“老一辈的人很信这些,我小时候听过不少。”

  萧蔷听他这么说,皱眉看着他,“你听你父母说的?”

  嘴上这么问,心里却清楚,秦牧寒是跟他两个姐姐一起长大的。

  秦将军并没有时间陪着他。

  而秦牧寒听她这么问,笑了笑说道,“不是我的父母,跟我说这些的是我的奶娘。”

  “那你父母?”

  “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因为有人刺杀我父亲而死,我父亲因为事情很多,没时间陪着我。”

  秦牧寒低声说着,坐在了萧蔷的身边,“不过我奶娘人很好,我两个姐姐对我也非常好,除了在一些事情上他们对我期望比较高之外。”

  他口中的一些事,包括习武。

  想到小时候因为习武被秦子瑜她们打的那些次,秦牧寒又跟她说道,“不过我也理解我姐她们,她们都是被当做儿子期盼出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