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怎么会是你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34 2019.10.28 14:46

  “你看本殿都忘了,这后宫的事啊,应该去叫人将母后请过来。”萧蔷低头看向平成公主,揉了揉她的长发,“平成你去母后那里跟母后说一下这里的事情,带着母后过来这边。”

  平成公主点了点头,直接离开了。

  梅贵妃在平成公主离开,面上闪过一丝冷色,“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娘娘不是说本殿不适合处理这件事吗,所以本殿就去找适合处理事情的人了啊,本殿还要谢谢娘娘提醒了本殿,不然就是父皇准了本殿来处理这个,也会被人诟病。”

  萧蔷笑起来,一点也没受到梅贵妃的影响。

  梅贵妃咬着唇,恨不得现在就撕烂了萧蔷那张脸。

  深呼吸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梅贵妃这才说道,“这次可是有一个死人,要是皇后娘娘来处理也不吉利。”

  “母后过来知道一下事情就可以,又不是真的要母后来处理这个。”萧蔷笑起来,抬头看向了一路狂奔过来的人。

  这时才得到消息?

  男人冲进来宫殿内,也不对萧蔷跟梅贵妃行礼,直接掀开了白色的床单,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已经没了温度,男人的手紧握在一起,“怎么会是你!”

  “大人认识这人?”

  萧蔷看向男人,心里很清楚这人跟死去的人是父子。

  而男人听萧蔷这么说,直接说道,“殿下,微臣姓安,是安宁侯府的侯爷。”

  “那这人是?”

  “这人是我的嫡子,三年前他就已经入宫了,这些年一直勤勤恳恳,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人害了他。”安宁侯冷声,明白将他儿子换进去的是萧蔷。

  他抬头看向萧蔷,继续说道,“来的时候听说皇上已经讲这件事交给殿下了,微臣只求殿下给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主持一个公道,不能让他白白的没了命。”

  “安宁侯放心,本殿一定会为世子主持一个公道。”

  “若是殿下有什么问题直接跟微臣说就可以,微臣一定全力配合殿下。”

  萧蔷听安宁侯说了这个,目光似是不经意的看向梅贵妃,“本殿倒是有一个怀疑的人,不过现在本殿还不能确定对方就是动手的人,所以大人还要等一段时间。”

  安宁侯点了点头,没多问这个。

  殿前除了他们就是跪倒在地上的宫女太监,被掀开了的尸体又被人用白布盖好了,跟男人一同被捉奸在床的禄才人被人按在地上,不断扭动想要攀附上按着她的小太监。

  小太监害怕被禄才人害了性命,两个人用尽了一身的力气按着禄才人。

  禄才人嘤咛出声,面色潮红,“殿下……”

  “宫延平,你去叫医女过来。”萧蔷扫了一眼禄才人,冷下声音。

  宫延平在她说完后就出了宫殿,一路朝着尚医局过去。

  尚医局有太医跟医女两种,太医便是平日去给萧蔷,萧文帝等人看病的人,医女则是给后妃宫女看病所有,一些病症不方便太医去看,也会叫医女。

  现在禄才人浑身上下就脖子上还有一条红绳挂着玉饰,其他地方什么都没有。

  太医不适合过去。

  宫延平叫了两个医术不错的医女,回去宫殿的时候就听到萧蔷在说,“贵妃娘娘若是没有证据可不要红口白牙的诬赖人,本殿跟安宁侯府无冤无仇,怎么会让人对他动手?”

  “无冤无仇?”

  梅贵妃冷笑出声,盯着萧蔷问道,“本宫与钰儿跟殿下也无冤无仇,可先前本宫同钰儿可是因为殿下,都被皇上责罚了,如今殿下交好了张营,还真是迫不及待对本宫的母族下手。”

  “娘娘口口声声说是本殿做的这一切,可本殿今日做了什么娘娘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这地方为什么会是这个人,娘娘想来也清楚!”

  梅贵妃咬牙,瞪着萧蔷。

  她当然知道萧蔷这一天做了什么,可这地方的人怎么换了,只能是萧蔷的所作所为!

  “本殿记得,娘娘的母族这些年可谓是平步青云,有这样的外祖家皇弟做什么都是平步青云,而娘娘之前似乎是说过,母族强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个坏事,因为他们能够扶植皇弟上位,也能拉下来皇弟换成另一个姓氏的人。”

  “殿下莫胡说,安家绝对没有二心。”才起来的安宁侯扑通一下又跪倒在了地上,心里却是在想萧蔷所说的话。

  这确实是个问题。

  安宁侯的子嗣都在朝廷中有一席之地,他的亲弟弟更是一代良师,桃李遍地,每年都有他的学生通过科举进入朝堂之中。

  而他,这些年也官拜左相。

  安宁侯微微皱眉,余光打量了面色不善的梅贵妃,想到梅贵妃这一年都没怎么见过安宁侯府的人,安宁侯开始为自己做打算。

  梅贵妃低头看向安宁侯,发现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咯噔一声。

  “安家从萧朝开国以来就是萧朝的元老,这么多年安家一直为了萧朝鞠躬尽瘁,殿下如今这么说安家,是要让老臣寒心吗?”

  “娘娘这话就不对了,本殿可说的不过是娘娘在本殿照顾父皇时候曾说过的原话。”萧蔷笑了笑,直接叫宫延平将医女带进了房间。

  宫延平带人进了房间,还能闻到房间里遗留的味道。

  他有些不满的皱眉,又担心医女里面有安宁侯跟梅贵妃的人,站在床边看着她们医治禄才人,能听到外面萧蔷说话的声音。

  而萧蔷叫人将安宁侯府的世子抬出去,这才跟安宁侯开口,“侯爷,这女子嫁出去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她纵然也会为了娘家考虑,可她也许只是希望娘家能够给自己更大的支持。”

  平常百姓家是娘家厉害的女子在婆家能过得好一些,皇家更是如此。

  像是梅贵妃。

  萧文帝明知梅贵妃有不少小心思,却因为安宁侯府,只是小惩梅贵妃,过段时间就会让梅贵妃依旧过自己的日子。

  萧蔷想到现在的姜书影,揉了揉太阳穴,“来人,将梅贵妃跟安宁侯送出去,本殿带人先看看这里有什么线索,一定会给安宁侯一个公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