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质疑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70 2019.10.06 19:39

  萧蔷扫过月事棉,面色微红,“梅贵妃的人?”

  “殿下英明。”秦牧寒笑了笑,重复了小太监说过的话。

  听秦牧寒说完这个,萧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本殿总不可能让萧钰一直见不到父皇,明日的事咱们不掺和,准备好了去上学的东西,咱们明天就过去学习。”

  “我知道了。”秦牧寒点点头,从房间退了出去。

  萧蔷在秦牧寒离开后直接的拿起了月事棉,为了防止别人发现她的秘密,她并不会将这个放到柜子里,而是在她的床上有一个机关。

  机关打开能够有一个箱子大的空间,空间内放着月事棉,以及她不在皇城时穿的衣服。

  她伸手摸了摸已经不能再穿的裙子,拿出放在里面的八珍盒,打开八珍盒看着里面的项链,镯子,簪子,步摇等饰品。

  萧蔷摆弄了一小会儿,又怕被人发现,依依不舍得将东西放了回去。

  她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收拾了一下就去了书院。

  书院的先生叫季朝英,是萧文帝钦点的人。

  萧蔷落座后才打开书跟着其他人早读,季朝英便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萧蔷,直接将自己带来的书放在了桌子上。

  嘭的一声。

  早读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个个小皇子小公主像是被人捏住了喉咙,一声都不敢在发出。

  “萧法可都背下来了?”季朝英的声音微冷,鹰一样的目光扫过下面排排坐的小萝卜头,面色阴沉。

  在萧蔷身边跪着的秦牧寒微微皱眉,记得前生这个季朝英在萧文帝死去之后就追随萧文帝而去,他接触的不是很多,但萧朝现有的萧法就是季朝英带人编写。

  他是个人物。

  季朝英也发现了秦牧寒的目光,伸手指了指秦牧寒,“你来背诵一遍萧法。”

  其他人听到季朝英点了秦牧寒皆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季朝英又说道,“要是他背不下来,在这里的所有人,全部抄写萧法十遍。”

  抄写萧法十遍?

  萧蔷急忙看向秦牧寒,想问问他到底行不行。

  秦牧寒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说道,“要将整本萧法都背下来,今天一天也背不完,季先生不如随便抽几个萧法上的法令靠我如何?”

  季朝英微微皱眉,不喜秦牧寒如此。

  但将萧法全部背下来确实时间比较久,也就直接说道,“我靠你十个,考完你之后大殿下便根据你所说的十个写一个政文交上来。”

  萧蔷在听到了这个之后看向了季朝英,发现季朝英的话一点也不像是说笑,跟宫延平说了研墨,心里开始祈祷季朝英别问太深奥。

  她对萧法只是背了下来,能理解的还不多。

  而在萧蔷担心的时候,季朝英已经开始提问秦牧寒。

  第一个提问的是若是发现两个人当街斗殴,并且其中有一个被对方打伤,这要如何。

  秦牧寒笑了笑,直接开口说道,“当街斗殴有罪,但还要看对方被伤的是什么地方,又是什么伤,如果是砍断发髻,便罚以修缮城墙,若是伤的手脚,那么便罚银后放逐,伤及性命的话,则要以收监严惩。”

  他将能想到的全部说了出来,负责写这个的萧蔷也就会有许多可写的方向。

  季朝英发现他对萧法知道的还不错,接着询问的也就更为具体。

  “若是一人正在撬锁行窃,但被发现捉住时锁才打开还没有行窃成功,这种时候要以什么办法处置?”

  “仗责二十。”

  秦牧寒说出责罚方法,微微低头看向正在写这个的萧蔷,为了让萧蔷记录方便一些,他在回答的声音也慢下来了一些,特意等着萧蔷记下来。

  季朝英看秦牧寒这样,微微皱眉。

  最后十个都考了下来,秦牧寒全部答对,季朝英的脸色才好了一些,直接的跟其他的皇子皇女说道,“今天就问道这里,明天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默一份萧法交上来。”

  一听都要写,才松了一口气的其他人顿时就垮了。

  有几个小公主眼圈红红的互相看着,显然是知道她们现在都没背下来萧法,明日默写写不上来的话,季先生肯定会在罚她们抄写。

  萧蔷并没留意到她们的模样,奋笔驰书的写着自己从秦牧寒所说的那些里面领悟到的东西。

  足足写了六张纸,萧蔷这才将写完的给季朝英送了过去,“季先生,学生已经写完。”

  季朝英伸手接过了她写的六张纸,请嗯一声,低头看着纸上的内容,看完了一遍之后,季朝英的面上尽是震惊,有些不敢相信的又看了一次。

  确定他没有看错,这才看向坐在那里学习的萧蔷。

  季朝英面色微冷的将萧蔷写好的这些收起来,自己则是开始继续钻研现在萧法上面还有什么可以完善的,衣食住行到勘察案件。

  萧法规定的东西又多又繁杂,但为了萧朝更加繁荣昌盛,他还要不断修缮。

  一天的学习时间过去,萧蔷回去的时候跟秦牧寒同宫延平说了她所写的东西,“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百亩之田,无多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

  “殿下写的是这些?”秦牧寒停下脚步看着她。

  “怎么吗?”萧蔷笑笑,并没觉得自己写的有什么问题。

  秦牧寒警惕的看了四周,担心在这里说话会被有心人听到,“咱们先回去皇子居那边,等到回去再说这个,如果我猜的没错,今天殿下写的这个东西,会被季先生给皇上送去。”

  但萧蔷说的只是一句,全部他打算回去了皇子居在询问。

  他们回到皇子居,秦牧寒叫人守住了门外不许任何人靠近,这才询问起萧蔷她所写的具体内容。

  萧蔷想了想,直接说道,“季先生编写萧法是为萧朝强大,所以本殿在写的时候是以萧朝所写,萧朝对人民可谓尽心,有水患不断治理,稍有国家如萧朝一般,但萧朝为何并未强大到天下统一呢?”

  听到她说出这个,宫延平脸色苍白的看着她。

  这话!

  是在质疑文帝治理的天下不够强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