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千短篇故事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死神的误杀

三千短篇故事集 三千雪瓣 2135 2019.03.10 11:05

  我是死神。

  为地狱之王撒旦工作,负责回收人世间的邪恶灵魂。

  怎么定义邪恶,基本是撒旦说了算。有时候他也会拿捏不清,让我们做手下灵活处理。

  每一个死神佩配着一把长长的黑色镰刀,作用是割断灵魂与肉体之间的联系,斩断灵魂对人世的情感羁绊。

  人类无法感受到我们的存在,他们会把我们称为暗物质,据说这是一个叫弗里茨·兹威基的人类发现的。

  我们会把那些被割下的灵魂带到撒旦面前,至于如何处理,我们不知道,也不敢过问。谁会这么不识好歹,过问领导的工作呢?

  ......

  “这次不许再出错了,给我认真点!”撒旦拍着桌子,怒冲冲朝我吼道。

  “好,好,好!”我唯唯诺诺点头。

  我知道,撒旦生气的是我上一次私自收割一个说谎男孩的灵魂,这有损他领导的威严。

  这一次他安排我去收割一个名叫“凤玲”女子的灵魂,并再三嘱咐我不得有误。

  ......

  第二天。

  我把灵魂带到了撒旦面前。

  “这是谁?”撒旦问道。

  “这是凤玲...丈夫。”

  撒旦用力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压住自己的怒火。

  “我不是再三叮嘱,要你去收割凤玲的灵魂吗?”

  “领导,不好意思,我手误,割错人了!”

  “嘭!”

  撒旦重重拍了一板桌子,我内心随之颤抖一下,额头冒出密密麻麻汗珠。要知道,撒旦的处罚,可是非常恐怖的。

  “你说你,以前做事从来就没出过问题。最近是怎么搞的,两次了,连续两次出问题了。”

  “你当灵魂是韭菜啊,想割就割!”

  我不敢说话,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听他训斥。

  撒旦见我没有吭声,便问我带来的灵魂:“你说说怎么回事?”

  ......

  “你个贱人,外面随便一个女人都比你强百倍。”凤玲的丈夫朝她的肚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哎哟。”凤玲惨叫一声,翻滚在地。双手捂住肚子,脸上的五官挤成一团,嘴里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哎呀声。

  “儿子生不出,偏偏生出一个赔钱货。要你有什么用。”说着,又冲上去补上一脚。

  “啊!”

  这一幕家暴,尽收我眼底。

  撒旦把收取凤玲灵魂的时间定在三更天,我因为上次的原因,不想再把事情搞砸,所以早早的来到凤玲面前,等待三更天的到来。

  我看着凤玲满身的淤青疤痕,没有产生一点的怜惜。

  死神这个职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冷血无情。做不到冷血无情,收割灵魂的工作就很难做好。人世间充满着悲欢离合、生死离别、爱恨情仇各种情感因素,很容易影响到定力不强的死神,收割灵魂的工作就会变得优柔寡断,不够干脆利落。

  “你答应过我爸,不再打我的。”凤玲哭着喊道,“你在外面受气了,回家就拿我出气。”

  ......

  她的丈夫顿时火冒三丈,冲上去直接坐在妻子的身上,左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举起粗壮的手臂,手掌狠狠地扇在凤玲的脑门上,“啪!”

  “妈的,你再顶嘴,再顶嘴。”只见那个男人一边叫骂一边不停地扇着妻子脑门,“谁说老子受气了,谁说老子受气了!”

  ......

  “妈的,你再顶嘴,再顶嘴。”

  “谁说老子受气了,老子想打你就打你。”

  父亲不停地扇我耳光,满嘴酒气朝我喊道。尽管那年我只有10岁,但我没有流出一滴眼泪,并不是因为我倔强,而是眼泪早就流光了。看着有家暴倾向的父亲,我对他只有恶狠狠的眼神。

  “再瞪你老子!”我的腹部突然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力量,整个身体向后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哎哟。”我痛得双手捂住肚子,嘴里不断地发出疼痛的惨叫声。

  “你个赔钱货,再敢瞪老子,老子就弄死你,让你去见你那没用的母亲。”

  ......

  “我要跟你离婚,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了。”凤玲哭着喊道。

  “离婚?你敢!”说完,男人一拳狠狠打中她的鼻梁。

  鲜血瞬间从鼻孔里喷出来。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三更。

  看着凤玲凄惨的处境,我明白了撒旦的安排。他一定是安排凤玲在三更天时间死于丈夫之手,我只需要乖乖的等到规定的时间到来,凤玲一死,我便可以直接将她的灵魂带到撒旦面前,任务完成!

  可是,这么简单的任务,撒旦怎么会安排给我呢,奇怪。以前的任务,难度可都是S级别的啊。

  ......

  “有本事你今天打死我,要不然明天离婚离定了。”

  这句话深深刺中那个男人的自尊心,他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他完全失去了控制力,一把抓起身边茶几上那个沉重的玻璃烟灰缸,狠狠地砸在她的额头中间,顿时头破血流!

  此时的凤玲,已经被砸晕过去。

  那个男人依然怒火中烧,再次把烟灰缸举得高高的,怒目圆睁地又砸一下。

  她,已经奄奄一息,再也经不住任何伤害,哪怕只有一点点。

  那个男人第三次举起手中的烟灰缸...

  ......

  第三下!

  母亲的血迹溅到我面前。

  我看着父亲手中的烟灰缸,还有躺在一旁已经断气了的母亲。

  父亲怒瞪着我,满口酒气说道:“你要是敢对外说出半个字,我弄死你。”

  母亲离世后,父亲对我的殴打变本加厉。

  “如果我是男孩,你还会每天打我吗?”我站在天台边缘自言自语,“妈妈,我想你!”我看着天空前的白云,眼眶渐渐有点模糊。然后,闭上眼睛,往前一跃。

  ......

  三更天到了。

  那个男人第三次举起手中的烟灰缸,看来他真的有意致妻子于死地。

  看着眼前的凤玲,我想起了母亲死前的那一刹那。

  那时的我,除了哭喊,什么都做不了,这一直是我几十年来的遗憾。我多么希望当年我能够抢下父亲手中的烟灰缸。

  就在烟灰缸即将砸中凤玲夺走她的性命之际,我嘴里不由自主喊出:“妈妈。”

  我的手中瞬间变出黑色镰刀,直接向男人挥去。聚满死亡气息的镰刀,瞬间割断男人的灵魂和身体的联系。

  在世人眼中,凤玲的丈夫属于猝死。

  ......

  “这次是我事情没办好,我甘愿受罚。”我向撒旦请罪。

  撒旦看着我,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

  “这次就算了,看在过去优异的工作表现。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下次如果再有误,严惩不贷!”

  ......

  当我从天台开始高速往下坠时,我心里只有解脱,没有害怕,因为我上就可以看见爱我的妈妈了。

  “你愿意为我工作吗?”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发现身体没有继续往下坠落,而是悬浮站立在空中。

  眼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袍、后背长着一双黑色翅膀、额头两边长着两个角的男人。

  “我是撒旦,你愿意为我工作吗?”

  “撒旦?”

  “对。地狱之王撒旦!”

  “那有什么好处吗?”

  “有!”

  “是什么?”

  “满足一个愿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