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江山霞满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比箭

江山霞满天 盛鑫良品 4036 2018.12.07 09:32

  第五十二章比箭

  巴勒图木耳被气的三尸神暴跳,赌金从一千两直升到一万两。达里赤还是遥头,道:“和你比一万两就可以,和他比,没十万两不玩。”

  王柏暗自点头,原来达里赤早知道图门箭法高超,想用此术使对方退步。

  巴勒图木耳道:“好!十万便十万。”

  “慢”

  从人群里走出来者长须眉短,两颊内凹,一对圆鼓鼓的眼睛,走起步来一晃三晃。王柏总觉在在哪儿见过此人。

  巴勒图木耳不高兴道:“你来做什么?”

  “少爷,老奴想问问达里赤没有没十万两银子,万一他输了又当如何?”

  达里赤笑道:“当然是赔十万两喽?”

  来人道:“可有凭证?”

  “木耳,把我喝水的那套金器拿过来让他们长长眼。”

  王柏小声问绰克尔道:“这位是何人?怎么以前没见过?”

  绰克尔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蓝台吉新找回来的帐房先生。”

  取来金器,交由帖古思看,帖古思说自己看不好,绰克尔也不接手,王柏当然也不会搅到他们的事情当中,买哈马巴勒图木耳他们信不过,最后来人提出让哈屯出来保证。不等达里赤那方有什么反应,巴勒图木耳已经派人到大帐里询问,不多时从大帐中出来群人,当中一位身怀六甲扶肚而行的盛装女子正是哈屯耶娜。耶娜左边男人矮半头相貌普通正是漠北汗,右边男人虎背熊腰比边上人高一头,一对狼眼,宽嘴厚唇,腰悬把波斯风格七宝黄金宽剑正是蓝台吉。随后人群里一位着朝廷官服的长须白面者。

  王柏见正使礼部侍郎李重茂也跟来了,连忙起身,过去施礼。

  蓝台吉抢先喝道:“巴勒图木耳滚过来!你又胡闹什么!如此以大欺小!我平常是怎么教你的!滚回自己地方去!”

  漠北大汗站在边上左顾右盼仿佛所有事情都和他没关系。

  耶娜摸着肚子笑道:“伯伯这话可就不对了,别看我只比巴勒图木耳侄子大几岁,可也是他的婶婶,做为长辈有话可不能不说。都是小孩子们玩玩,能有什么,不就是十万两银子吗。卓玛,带人把银子抬过来,大汗刚受了册封,正好乐乐。李大人给我们做个中人,一来保管赌金二来评判输赢。大汗,您说这样可以吗?”

  漠北汗打个哈欠,手伸到帽子里搔了搔,道:“不就那么点小钱,快点吧。”抬头看太阳,道:“快中午了,烤肉准备好了吗?”耶娜脸色不是很好看。

  李重茂笑道:“既然王妃有此雅性,下官恭敬不如从命。”

  蓝台吉叫人拿来银子,都交由李重茂保管,他又连同达里赤的那套金器交到王柏手里。王柏起初只关心比赛,无意瞟了眼金器,脑子里晃出个念头但没抓住,拿起金杯来细看。

  李重茂皱眉,咳了下,轻声道:“王大人,注意朝廷威仪。一件金器而已。”

  王柏放下金杯,笑道:“大人,是件元室宫中器物。”

  李重茂听他这么说也不禁多看了两眼,这时候边已经准备好下场。李重茂道:“看了这么久,你说他们谁会赢?”

  “图门是漠北有名的射雕手。但看达里赤的态度,似乎也有些把握。”

  李重茂笑道:“出生之犊不畏虎,哈屯太向着自己人了。”

  “大人……”

  李重茂摆手道:“回去再说,要开始了。”

  王柏的心思却大半,没在场中,趁李重茂没注意,随手拿水倾入金壶当中。

  卓玛牵匹马来,道:“达里赤,你行不行?哈屯要指望着你呢!这是老汗的玉花骢,哈屯赐给你的。好好射。”

  薛小禅笑道:“大姐,请注意修词,你这么说很容易让人误会,我可是纯洁的好少年。”

  汤隆道:“临阵换马是战将大忌讳。”

  薛小禅道:“这可不是我说的。”说罢飞身上马。汤隆掏出个东西扔给他。是只牙黄色的骨扳指。汤隆道:“按你手形做的,看合不合用,本来想等你生日再送你,现在正好用上。带上试试。”

  薛小禅眼角略湿,带到大拇指上,展示众人笑道:“正合适。”

  比三场,第一场在两百步外设五十个靶子,射中红心者算一分。第二场间隔两百步开始用沾了石灰的包头箭互射。第三场放出牛羊,一牛三分一羊一分。

  李重茂说明条件,双方下场。先是图门。

  图门在马上左盘右转没什么花哨动作,手带虚影,射出五十只箭,箭箭中红心。

  薛小禅出场有心炫耀一下,拈出两支箭搭在弓弦上。海兰抓着小白狼的毛,痛得小白狼直叫。噔地一声,两箭钉在两个靶上。一片欢呼。

  李重茂捻须道:“此人倒有三分本事。”回头见王柏还在对金壶较劲,轻咳一声。王柏连忙放下,道:“若是他能为朝廷效力当是大明之福。”李重茂点头道:“东虏猖狂,是须要这样的人尽忠。”

  薛小禅又连着射出三对箭。

  五十靶射完,转马回阵。李重茂下场看靶,判定图门胜,众人发出嗡地一声。海兰朝李重茂瞪眼,试图瞪死这个坏老头。王柏低声道:“大人——”李重茂微摆手,让人抬四个靶在场四周走一圈,原来这四支箭虽然都上了靶却没射中红心。

  薛小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是自己想着炫技也输不了,没想到丢了更大的人。

  蓝台吉笑道:“果然少年英雄,可惜少些城府,若是真上了战阵,怕已经丢了性命。”

  耶娜道:“比赛就是比赛,要是真在战阵上,算不算射中呢?”

  漠北汗长叹。众人看向他。他道:“烤肉什么时候好,我都饿的直不起腰了。”接过侍从递上的葱香烤肉饼,三口吃个大半,“还有几场,叫他们快点。饼挺好,回头赏赏那个厨子,让他多做点,耶娜,你也吃张,你怀着小孩,可不能饿着。”耶娜转头不说话。

  小黑拱开小白狼晃着大脑袋凑到薛小禅腿边蹭了蹭。汤隆道:“箭术最忌心浮气躁,方才的事已经过去,比好后两场。”

  薛小禅点头,接过送来的石灰箭,转马到场中。两骑交错,绷地一声,薛小禅连忙低头,转回马,余光里连着三道黑影,薛小禅飞身隐在马侧两箭擦着衣服过去,一箭射中马臀,薛小禅出了一身冷汗,手刚搭到箭上,图门的箭又到了,薛小禅凭着马骑在鞍上飞来飞去,可还是中了三箭。

  海兰哭着拉住汤隆的衣襟,道:“哥哥要输了!”汤隆紧皱眉头。

  李重茂深吸口气,低声道:“常闻胡人生长于马背,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剽悍何以为敌?”

  王柏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巴勒图木耳笑道:“哈屯,我带的马车不够用,二十万两银子,你借侄子几辆车如何?”

  耶娜攥着衣襟没回答。

  连中几箭,薛小禅反而平静下来,也不想拿箭,在马上闪转腾挪,竟然将何妈教的那套功夫融合进来,图门的箭又快又准,每次眼看着就射中了,却被薛小禅奇异地避过去,图门的箭更快,快到几乎一枝连着一枝,薛小禅的动作却没什么变化,支着鞍飞来飞去。海兰瞪大了眼睛,道:“哥哥跳的舞好漂亮。”小姑娘们个个眼冒星星,都道:“好英俊啊!”海兰扬头道:“我哥哥就是英俊!”汤隆一个劲摇头,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薛小禅心里数着,到一百的时候,笑道:“图门将军,该我了!”同时搭箭,射出两支,图门低身、避过,不等他起身,第二波又来了,射到他肩上。箭未落地又是两支,图门下意识抽刀格挡。海兰叫道:“他犯规!”小姑娘们跟着叫“他犯规!”图门羞臊难当,直接把刀扔了。巴勒图木耳看见自己的两个妹妹也在其中,骂了两句,叫人把她们带走。耶娜笑道:“两个侄女和小伙伴们玩耍就由她们去吧。图门那么高的箭法还能让她们叫输了不成?”

  说话间薛小禅一箭快似一箭一连出手大半,或单射或连射,弦弦做霹雳声。图门不愧草原哲别,难得的勇将,马上腾挪如只猿猴,箭帖着飞过去。周围人看的都痴了。转瞬射空箭壶,连人带马身中图门五箭,正好比图门多一箭。薛小禅带住马,图门持弓叫他,回头之际,见一道黑影飞向自己,想要避已经晚了。巴勒图木耳紧张地抻长了脖子。薛小禅心往下沉,砰地一下,那箭插到马腹下的草地上,图门持弓道:“我用刀磕飞你一箭,现在还你一箭。”说罢带马回本阵去了。薛小禅对他背影抱拳也回到本阵,下马听见啪地一声十分响亮。巴勒图木耳给了图门一巴掌。海兰扑到薛小禅身上欢呼起来,“哥哥最好!”

  第三场放在营外,百十名骑兵驱赶羊牛奔出,两骑紧随其后,牛羊倒地,射完一百支箭,按上头的标记计算,每人正好一百,分数也一样。

  两人到漠北大汗前等待判决。耶娜笑道:“叔叔,你说这该怎么判呢?”

  漠北大汗走到猎物当中,捡了几只肥羊叫人拿去烤了,走到图门身边,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别走,留下吃羊。”图门跪地磕头。漠北汗对薛小禅笑道:“你也是好样的,一起吃羊。”薛小禅道:“大汗,牛能赏给我吗?”“烤牛肉也好吃,都赏你了。图门,羊就都赏你了,可别说我厚此薄彼呦!”

  蓝台吉道:“李大人你说呢?”

  李重茂道:“这个,这个……”他正为难的时候,天上传来几声鹰唳,王柏在后碰了他一下,使个眼色,李重茂抬头望,道:“有了。两位将军箭术都是一流,不如再赛一场,谁射下的鹰多,谁便是赢家如何?”

  “对,这样最好!”巴勒图木耳道。

  耶娜皱眉道:“图门是公认的哲别,达里赤从未射鹰,未免不大公平。”

  蓝台吉道:“达里赤,你可敢比?若是不敢也没什么,毕竟你还是个孩子。”

  薛小禅往天上看,一群老鹰在天上盘旋,更高处隐有只大雕,很可能地上的血腥气把他们引来的,转头看向汤隆,汤隆微微点头。

  耶娜道:“李大人,换——”

  “就比射鹰,但我要用我自己的箭。”

  图门道:“今日算平手。”

  薛小禅抱拳笑道:“多谢图门将军,不过战场便是战场,今日无非是几两银子,总比以后输了性命强。”

  蓝台吉道:“好!果然少年英雄。比赛就算打个平手,这十万两银子算我送给达里赤将军买几副铠甲,更好地为我漠北人征战四方。”说着叫人取来只近三米的木匣,打开,里头是柄熠熠放光的长刀,“这是有人从一古墓中所得的陌刀,做为胜者的奖品。”漠北汗背着手围着木匣转了几圈,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他道:“好刀,好刀。二哥,你怎么不早拿出来让我看看。”

  蓝台吉看看左右贵族,有些尴尬笑道:“我也是前几日才得到。”

  “原来如此,对了,我记着我有套唐甲是爷爷传给我的,有刀无甲怎么行,耶娜,让人取出来,一同做为奖品。”

  耶娜轻脆地答应一声,叫卓玛去拿东西。

  薛小禅不管失不失礼,什么上下尊卑,蹲到木盒前流口水。漠北汗笑道:“你们看他,像看见烤肉一样。达里赤,别对着刀留口水了,烤肉好没好!”

  几个人抬了个一人多高的铁架,上头架只羊,下头点了火,油滴到上头发出滋滋声,一股股肉味抅的薛小禅看过去,焦酥的外壳上散发着孜然和蜜糖味,切开外壳时头里是嫩得发颤的鲜肉,白色的香气呼呼地冒出来。卓玛切了一盘给他。薛小禅恋恋不舍地吸了两口香气,推开道:“比赛之前不吃。海兰!”

  海兰本来盯着烤肉流口水,被薛小禅一叫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海兰惊的直往后退。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