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投石问路

逐玺 木子从 2097 2019.06.28 22:44

  五年前的长城一战,野夷最后在长城前燃起烈火。

  吐贺速所率野夷兵马原本已经突破擎霄关,直插北境援军阵中,吐贺速一眼认出了身着白袍的独孤裕,他率领着亲卫直奔向独孤裕,哪怕独孤裕再勇猛也难敌野夷军众,很快,体力不支的独孤裕白袍血染,迷糊倒地。

  正当吐贺速提刀想要砍下他的头颅时,一匹飞马跃向身前,那马上的年轻小将飞枪刺穿了吐贺速的身体,让他此生最后一眼定格在了战马上的林霄寒。

  野夷耶禄可汗手下的第一大将就这样兵败身死。

  那个多年前独身夺马从野夷团团围困中奋力突围的年轻人,如今又在野夷军中飞马拿下野夷第一勇将,林霄寒的名字和样子永远烙在了野夷这一代人的心中。

  吐贺速死的如此耻辱,原本地位崇高的吐贺族地位一落千丈,在野夷各部中,成了笑柄,在这样一个崇尚绝对武力和力量的部落,哪怕是敌人的将领,只要他足够强大,都会被歌颂,林霄寒每每对阵野夷有如神兵天降,被野夷们誉为南方的太阳将军。

  但吐贺鞑炎恨他,恨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恨他害得自己的家族成了野夷部落里的绝对弱者,跟随吐贺速的三位叔叔都被林霄寒的军队剿杀,一下子,原本强盛的吐贺族,男丁凋敝,只剩下吐贺鞑炎一人,苦苦支撑。

  野夷败退回北方,吐贺鞑炎却根本不愿接受这一切,他拿上佩剑,号召着和他一样有着同样愤恨的野夷族人跟着他前往南方,他要以他自己的方式制裁他的敌人。

  整整一年的时间,他通过各种方法,将三百多野夷族人化整为零越过长城,随后缓慢地通过北境,到达了晋国的北部桥头堡——寒秧城。

  他终归建立起自己的网络,在北境和晋国的边界频频作恶,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哪怕是晋国派兵搜寻也难以将他们连根拔起,直至今日,他们甚至都不清楚这些作恶的组织是野夷人。

  直到奄奄一息的白凛被发现,死去战马身上的伤痕被李逝和林霄寒仔细检查后,他们的身份才慢慢被揭开。

  夜已深了,龙原城外的驻军驿馆里,林霄寒还在思考着解决办法,他点了一盏小灯,虽说有些昏暗但也能看清楚书上的字,刚好也并不显眼,不会被外面察觉。

  李逝敲了敲门,小声报了名。

  “进,”林霄寒抬眼望去,见李逝推门进来,便放下书,指了指桌前的座位。

  “这么晚,林将军还不就寝?”

  “夜虽深,事却未了,如何睡?”林霄寒倒了杯茶,抬头瞟了眼李逝,“晚上找我,有何事?”

  “林将军白日说可投石问路,不知想了什么方法。”

  “你不也说了投石问路吗,怎么,特地来找我,不先向我解释一下?”

  李逝笑了笑,他分明知道自己和他想的如出一辙,却还要故弄玄虚,着实有些无趣,“林将军既然要我说,那在下就说了,所谓投石问路,就是让那野夷自己说明所在,那便放出消息言白凛未死,尚在寒秧城中,如此,野夷必然会寻至该处,到时我们伏兵在侧,不怕无法剿灭他们。”

  李逝言毕,林霄寒点了点头,“有道理,好一个投石问路,只不过你这石分量不够,人家可不会亲自来答。”

  “分量不够?如何?野夷追杀如此之远,不就是为了杀白凛,既然告知其白凛所在,又怎么需要担心他们不来。”

  “他们既然会放过奄奄一息的白凛,又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险去再杀一次?”林霄寒皱着眉,不解地看着李逝,“你说,是冒险闯寒秧城驿馆杀人难呢,还是翻过淌风山杀人难呢?”

  “这...”李逝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过此话,他尴尬地眨了眨眼,“你这说的确有道理,但若不如此,怎么逼得出他们。”

  野夷不傻,不会亲自暴露身份,若是不用这种方法,李逝实在想不出还能怎么叫他们自己出来,要是和公孙燎说的那样出重兵搜索,那野夷只需分散躲在各处,短时间内晋军根本没法有任何进展。

  “你想想若是找颗更有分量的石头,他们会不会赏脸出来呢?”

  李逝看着林霄寒,他这句话到时提醒了李逝,虽说看似只是个比喻,甚至连喻体还没点出,但林霄寒看得出李逝绝非常人,哪怕自己说的隐晦,他也必可读懂。

  “这块石,莫不是你。”

  林霄寒笑了,他没猜错,李逝着实读懂了他的意思。

  “不错,就是在下,野夷再严谨也不会放过杀我的机会。”

  “哪怕你真的以身相诱,野夷也可能不相信吧。”

  “谁说我出现在寒秧是因白凛遇袭之事?”

  “你的意思是,”李逝眉头忽展,林霄寒之法,已然跃然李逝眼前,“你以返回镇北军中之由出现在寒秧再正常不过。”

  “不错,调查白凛是公孙燎之事,我们可以大肆宣扬龙原派人来调查白凛之事,当然也可以顺带传出去我路过寒秧的消息,到时将所传公孙燎部驻地和我的住处离的远些,这么大的诱惑在这,不怕野夷不动心啊。”

  李逝是彻底被林霄寒的头脑折服了,他原本只是觉得林霄寒所想的投石问路和自己相同,今夜来,想和林霄寒讨论一下明日操办事宜没想到这位林将军所想深入至此,严密周详且可行性甚高,这等智谋,三晋大地也难出几人。

  “林将军所言甚妙,李逝自愧不如,”李逝站起身,他表情释然,可以看出来他是真心佩服,“今夜所学良多,本不该叨扰将军,还请将军包含。”

  “不必多礼,此事,明日还将告知诸部,我此次必将把这野夷连根拔起。”

  “在下告辞,还请将军早些休息,”李逝抱拳行礼,林霄寒也微微屈身回礼,虽是看似两人还礼节甚到,实则相互之间早就免了隔阂,思虑的交流远超言语,也便是说的这番吧。

  李逝离开了房间,林霄寒重新坐了下来,他看似有些担忧的样子,于是又拿起茶碟,小呡一口。

  “楚国质子,既然是质子,就不该太聪明。”

  林霄寒闭上眼,背靠在墙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