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入宅大师

逐玺 木子从 2060 2019.07.18 18:16

  “我,应该是没有啊,”公孙燎仔细想了想,顿时心里一咯噔,他记起了前日和李逝饮酒的时候,自己喝地伶仃大醉完全忘了后来发生的事。

  他咬着牙,虽然把李逝供出来只是脱口而出的易事,但不知为什么此刻却根本没法说出口。

  “怎么了,很难想?”魏源喝着茶,略带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我大概回望了一下,就是前几日和王城守卫们喝了一次酒,别的也就没有了。”

  “来人,传我相令,把和公孙大人当日一同喝酒的守卫全部抓起来严刑拷问,看看是哪个窃走了公孙大人的授印。”

  “等等,”公孙燎急忙制止住,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知该怎么说下面的话。

  “怎么?公孙大人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魏源捋了捋胡须,“莫非公孙大人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本官,毕竟这事究其原因得怪你啊,现在没出大事还好,若是出了什么大事,你可要负全责。”

  “魏大人,下官请您宽限几日,先不要扣押我的部下,我必定查清楚,回答给您。”

  公孙燎叩首回话,恭敬不已,此时的他额头已经布满汗滴。

  魏源笑了笑,他叹了口气,“行啦,公孙大人,此等小事交给你我自然放心,不过呢这也是潜在危害,我只能给你两日,两日后,还请你立即复命,不然你那些个守卫兄弟怕是要遭殃。”

  “下官谨记,这就出去查办,”公孙燎立即行了大礼,低着头退了出去。

  魏源看着杯中的茶,不由地笑了,“好久没有这么有趣了,难得。”

  “夜偿,给我盯着他,他见的每一个人我都要你报告给我。”

  “诺,”后间走出了一位身着黑衣的女子,她蒙面束发,俨然是个专行背后之事的暗卫。

  “不过,不许惊动他,明白吗?”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夜偿话音刚落便迅速奔公孙燎而去。

  “李逝,你个混蛋,肯定是你!”公孙燎边走心里边骂,他还在为刚刚没有揭发李逝而感到奇怪,这种情况就应该毫不犹豫地说明一切,怎么还可以搪塞魏源,甚至差点搭上自己的部下。

  “少爷,您这会准备去哪啊?”牵着马的老侍从感觉公孙燎走的有些心不在焉,似乎都走错了了路。

  一听到侍从的提醒,公孙燎这才发觉自己走神了,急忙调转马头,“走,回府。”

  太阳重新升起,卉林还是像之前一样待在大街边上等待着,他估摸着事也办的差不多了,于是就离开了白龙寺回到了韩府的边上。

  刚不久,白龙寺还特地来了人拜访,这一下叫街市四邻都惊讶不已,再看见卉林这本就超然脱俗的道长长相打扮,所有人都纷纷前来想求一求身世和将来。

  正当日到午头,一群家丁推挤开人群走到了卉林面前。

  为首的那人恭敬地作揖,“敢问您是百卉道长吗?”

  卉林假意平静,端坐于前,“贫道道号百卉,不知善人有何贵干?”

  “在下前头韩府的差役,特奉家主之命前来恭请道长到府中一叙。”

  “哦?不知家主哪位?”

  “当朝谏议院尚书韩傅韩大人。”

  卉林点了点头,他缓缓站起身,清扫拂尘,“烦请带路。”

  韩府的格调不同于李寻府中的小家碧玉,楼宇建制都偏向于宫庭,再加上龙原四通八达,各地的建筑大师都汇集于此,因此在建筑风格上也就多变些,虽然气派了不少,但作为住宅不免给人一些疏远感。

  “道长,请,”侍从抬手向前,卉林笑着点点头,大步往里走去。

  “这位道长仙风道骨,飘逸斐然,应当就是百卉道长了吧。”韩傅见到卉林,喜不自禁,急忙向前扶住卉林的臂弯。

  “唉不可不可,怎么能劳烦尚书大人这般向迎,”卉林就着位置坐下,“不知韩大人有何事要贫道帮忙,这大中午悠闲之时,让贫道不得歇息。”

  “唉,仓促请您来,实在过意不去,”韩傅叹了口气,“像您这样的举世难寻的大师,出现在我府边,我居然没有早早将你请来,实在罪过。”

  “您多想了,贫道之修行大多只有各门各教的学法之人了解,您不清楚也很正常,”卉林恭敬礼貌,又编出了这话语,“贫道四处云游,了解各地风俗习惯,礼仪文化,如今刚巧在龙原支一小摊,帮一帮有缘人。”

  “哦,真的是得道高人啊,”韩傅望向四周的家丁,家丁们纷纷点头附议。

  “禀老爷,这位道长,几日前小人见过啊,”那管家儿子正在其列赶紧出来说道他前几日在卉林这算命的事。

  “你见过,你早知道长云游至此了?”韩傅一脸疑惑,叫那人赶紧说来听听。

  “道长在咱们街边支摊算命了一阵,小人去问过命势,没想到道长算出小人有天贵之相,吓小人一跳。”

  “你有天贵之相?”韩傅大为不解。

  “不是啊,后来我追问下,道长告诉我,我这天贵之相不是自里,而是由外,是因为我家主人天贵之相,我们这些下人在府中办事,自然是沾染上了。”管家儿子说到这就激动起来,“那是我一想便激动不已,本想回来于您一说,但道长告诫小人,天机不可泄露,此话不必说与任何人听。”

  管家儿子话毕,四周的人都佩服不已,这等得道仙师实在是了不得。

  “这,这...”韩傅指着管家儿子有看着卉林,一时间竟然语塞。

  “这,这天贵之相,岂不是,不不不,那个位置已经有一位大人了,”韩傅表面上摇摇头,一脸不敢相信,但心底早就乐开了花。

  “大人啊,贫道本是不想再论此事,毕竟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没必要多想,但既然我们再次相见必是缘分,贫道不能隐瞒大人,”卉林略作礼数,“待得此后,小人贫道与大人单独一叙,便将大人想知道的都告知大人。”

  “好,好,快快,赶紧给道长上些餐饭,”韩傅高兴不已,“待咱们用完餐食,我与道长长叙一日,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