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布道

逐玺 木子从 2076 2019.07.19 10:43

  “道长,今天吃的可满意啊?”

  卉林摸着肚子,一脸满足的样子,“满意满意,韩大人家的餐饭着实美味啊。”

  韩傅见卉林笑了,也便急忙跟着一块笑了起来,“那道长,不知可否现在给在下进行解惑啊。”

  “解惑?”卉林皱着眉头,“不知大人说的是什么惑啊?有何可惑?”

  “当然是您说的那句天贵之相啊,”韩傅那满脸的皱纹都皱了起来,他那迫切感溢于言表,“在下常去白龙寺求问礼佛,也是从那里的大师了解到道长您的到来啊,既然难得来一趟龙原,您可不能不行一件善事便离开啊。”

  “善事?在下助了不少附近的百姓,也透露了他们未来的得失,不知是不是善事啊。”卉林喝了口饭后茶,更是舒服地不行。

  韩傅见卉林还是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急忙凑上前,坐在卉林身边,“大师,我的事也是事啊,您得告诉我这到底意味为何啊,不然我这心悬着,没法好好办事,为民请命了。”

  “对啊,大人乃是当朝谏议院尚书,有为民请命之责,要您这么说,贫道若是不为大人解惑那还是百姓的罪人咯。”

  “不不不,您这就多虑了,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在下是真的心急,没了方向啊,只要您帮我,在下什么都满足您!”

  卉林挑起眉毛,他那长长的眉边抖了一下,“好啊,既然您这么想知道,那贫道就破例说上一说吧,你附耳过来。”

  “唉,好,”韩傅急忙凑过去,伏在卉林面前。

  “大人,您啊,要侍君于御前啦。”

  “什么!”韩傅瞪大了双眼看着卉林,他双手颤抖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您,您说...说什么!”

  “侍君于御前!”

  “御前,御前!”韩傅伏在地上,他顿了一会又爬到卉林面前,“御前大臣!是不是!”

  “嘘!大人呐,何处亦有耳目,千万不敢胡言呐。”

  “哦,哦对对,有耳目有耳目!”韩傅笑了起来,他扑的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地大笑起来。

  “大人,还有一事相告,”卉林捻了捻胡须,“不知您想不想听啊。”

  “想,想啊,您说,说,什么我都听,”韩傅紧紧握着卉林的手那样子简直就是见到了天神一般,崇拜不已。

  “您的儿子是叫韩元启吧?”

  “不错,犬子名叫韩元启,是在领南军中任前军主将。”

  “大人啊,您的儿子要高升啦,”卉林笑了起来,“好事成双。”

  “您又怎知啊?”

  “唉,不可问,吾辈自知天意,汝不可问责。”

  “对对对,不能问,问就不灵了,对对。”

  “过不了两日,那韩元启的家书上必是要告知您的,到时候再高兴不迟。”卉林举起杯,定睛一看那里面已经喝干净了,他把杯口对向韩傅。

  韩傅一下就明白了卉林的意思,急忙跑到自己坐的主位把那一大壶茶水拿过来给卉林倒上,“来,您喝,这样,您若是没什么事便在我这小住两日,我一定好好招待道长,您要什么,我都去采办。”

  “好啦,好啦,”卉林微笑着拿起茶杯喝上两口,“贫道的确有意在您这歇息两日,那就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韩傅更是高兴,他急忙又帮卉林倒满。

  日上三竿,公孙燎边火急火燎地向着李逝的驿馆跑去。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才放心地往里面走去。

  夜偿隐在对面的屋子里,见公孙燎走进了驿馆,便迅速地跃窗而下,靠近驿馆的围墙边,寻了一处行人稀了的地方,翻了进去。

  “李逝!李逝!”

  远远地李逝就听见公孙燎叫喊的声音,他放下书,平了下气息,便坐定在那等待着公孙燎进来。

  “李逝!”公孙燎推开门,火急火燎地走到他面前。

  “怎么回事,这么着急,不知公孙大人找在下何事啊?”

  “你给我说实话,那日喝酒你是不是私用了我的印?”

  “私用你的印?我怎么会如此无趣啊,再说拿你那印有什么用嘛!”李逝笑了笑,又拿起书,“既然来了,中午一起吃点吧。”

  “你,你别打马虎眼,”公孙燎左右看看,房子如此空荡有些奇怪,“常力山呢?常力山人呢?啊?你们向来办事形影不离,怎么他不在。”

  “他啊出去办事去了,过会就回来。”

  “回来?好啊,我等着,我在这等着他回来!”公孙燎找到个座位,愤怒的坐了下来,“我看他不是出去办事了,是出城办事了!”

  “既然您有猜测,怎么不给魏大人说说?”

  “你!你怎么会知道?”

  “在下自然知道,若是你告诉了魏大人咱们之前喝了酒,今天来请我的就不是你了。”

  “看来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在下不想害你,而是要帮你!”

  “帮我?你胡言乱语吧,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告诉魏相!”

  “你不会的,”李逝笑了笑,“你要是想的话,早就揭发我了,现在过来和我白费口舌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你还揣测我!”公孙燎愤怒地指着李逝,气不打一处来。

  “不我是在帮你,或者说我是和你站在一个阵营,而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也很清楚谁是朋友,谁是对手。”

  “你!”公孙燎欲言又止,他的确不知该反驳什么,李逝的话说道了他心坎里。

  “可是,我...”

  还不等公孙燎说完,窗户突然咯吱响了一声。

  “谁!”李逝下意识冲上前,打开窗子。

  夜偿赶紧顺着墙体跃下,李逝见状急忙跟上去,借着跃力向前,抓住了夜偿的肩膀,正当李逝即将控制住她,她灵巧地抽出软剑刺向李逝,差点刺中了李逝的心脏,还好他反应快躲过一劫。

  夜偿急忙转身想要翻过围墙,不料这和李逝两招两式的时间,公孙燎已经跟了上来,正当夜偿翻上围墙的同时,公孙燎一剑刺入了她的小腹,脚下一个踉跄,夜偿摔倒在地上。

  李逝急忙上前控制住她。

  “看看他是什么人!”

  “嗯,”公孙燎走上前一下拽开了夜偿的蒙布。

  “女人?”李逝和公孙燎向视一眼,万分不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