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扬风而去

逐玺 木子从 2140 2019.06.17 21:51

  雪停了。

  战场上四散泼洒的鲜血也已经凝结住,士兵们死相惨烈的尸首也被埋在了白雪之下。

  刀刃已经被野夷打扫战场的兵士们通通回收回去。不过几个时辰,这原本杀声四起,血流成河的激烈交战就消散在大雪之下,若是没人留意,或许将永远无法重见天日。

  悬崖下,一队士兵把守四围。

  “我说过,希望你保护好她,秦将军拿命救了我,难道你都不能拿命保护你亲妹妹吗!”

  “混账!怎么和大公子讲话!”白凛愤怒地指着林霄寒,独孤裕伸手拦住了他。

  “他说得对,我没能尽全力保护我的妹妹,”独孤裕低下头,他眼神忧郁,伤感自责,“瑾儿她,她已经脱离危险了,你放心我这段时间会照顾好她,好好调理。”

  林霄寒眼里噙着泪水,他爱怜地看着担床上昏迷不醒的独孤瑾,“我听到医官说的话了,她醒不来了,调理?调理有用吗?”

  他摇了摇头,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缓缓停在那块大石头前。

  “你相信我,我一定会...”

  “不必了,不必了,”林霄寒无力地苦笑着,没了瑾儿,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的意义。

  “她过去和我说,北境是北境不是国啊,想要报效国君得去龙原,”林霄寒转过身,双眼空洞地看着独孤裕,“对啊,我留在这做什么呢?”

  “我得去龙原啊,”林霄寒躺倒在雪地里,现在的他已经感受不到冰雪的寒冷,已然凝结的心早就没了温度。

  他,于是只身前往龙原。

  这几年在龙原,他建功立业,驰骋疆场,骁勇善战,凭借自己的才智和勇武走上如今的位置,慢慢地,那一切也就成了过去,再提起来,也没那么痛了。

  林霄寒还站在那,魏源略微觉得有些奇怪,看了封信在那呆站着半天。

  “喂,你在想什么呢!”魏源轻轻拍了一下林霄寒的脑袋,这一下直接把他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哎呀,老师,我...”

  “让我看看,”魏源一把夺过信纸,大致一看,这眉毛便舒展开来,喜悦不少,“北望美人,泣之难得?你也没表现的那么不食烟火啊。”

  “我那是...”

  “青梅竹马?”魏源那表情活像个热衷八卦的小老头,一点没有人前的威严。

  “也不算是吧,不过她能醒过来我当然是一万个高兴了。”林霄寒收起信纸,“那我先告辞了,待回禀了陛下,我再去府上拜访老师。”

  “去吧,可别再在路上发呆啊。”

  “记住了。”林霄寒笑了笑,便跃上马疾驰而去。

  潜龙江上,微风掠抚,惊起波光阵阵,小舟在宽阔的江面上缓缓前行,忽近了鱼群边上,那鱼儿受了惊吓,纷纷跃起,似呈龙门之状。

  常力山一见这景,大笑起来,“大公子啊,你看呐,咱们这离龙原还有不少路程呢,这鱼儿都开始排队欢迎啦,您看您这面子多大啊,哈哈哈。”

  李逝倒是没什么大惊小怪,他不过是淡淡一笑,便又开始观赏着四周景象,楚国虽然河网遍布交错,但水面窄小,芦苇丛生,难得可见这种宽阔明丽的江面。

  划桨的老伯见李逝这么有兴味,便搭上了话茬,“不知大公子是否是对这潜龙江别有兴趣啊。”

  “对啊,这着实了不起了,这么大的江面,若是打起水战,多壮观啊。”

  “唉嘿,这仗可不是没打过啊。”老伯笑了笑,看来是肚子里装了故事的,李逝皱着眉,有些好奇。

  “您倒是说说,也让我涨涨见识。”

  “嗯,我给你讲讲,那会还是武王公孙坚建国的时候啊,九家的联军攻克了云水渡的桥头堡,缴获了几十艘战船,再加上原本的三百多艘,整整四百艘战船浩浩荡荡地开往龙原,那时的末皇帝怎么能眼看着他们围困龙原,虽说主力在楚地被全灭,但龙原城的囚犯和农民还有不少人,于是末皇帝纠集了这些普通老百姓和囚犯足足五万人,乘上七百多艘战船在龙原港前拦截公孙坚。”

  “那会是一场激烈的大战吧,”李逝很是惊讶,原来在两百多年前还有这么庞大的舰队。

  “那是当然,那日傍晚,夕阳西垂,整个天空都被映成猩红色,那叫一个恐怖啊,两边的战士都有些动摇了,皇帝那边的军士不过都是些老弱病残,自然是心生恐惧不敢应战,而公孙坚那边,士兵们刚刚经历过生死一战,伤亡惨重,损失巨大,现在又行军数日至此,当然军心不稳,不过啊,公孙坚也不能停顿,这时候是击败皇帝的最好机会,若是再等下去,京畿四处的援军就会到达龙原下。”

  “难道那时还有支持皇帝的家族?”

  “当然没了,只是那时把守京畿四围的都是皇家亲贵,皇帝蒙难他们自然会驰援。”

  李逝一听这话,倒是有些明白了,“原来想要进攻龙原,只能走水路,龙原四周皆为皇亲贵族驻守,龙原实际上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对啊,”老伯猛的一点头,“这龙原自古一条道,皇帝的守军都架在龙原港上,话说那日,这两边一交战,喊杀声四起,高楼船回旋竞舸,小船接弦近身血战,一时间原本明澈的江面被鲜血染作猩红,与那夕照苍穹融为一体,那可真是苍凉凄清般的水天一色啊,这场大战一直持续到第二日黎明,待到阳光照向江面,公孙坚才发觉船队已经到达了龙原港前,宽广的江面已经在自己身后,敌军溃败,不成规模。”

  “了不起,打了这么久,该有多坚定的意志啊。”

  “再然后,就是大家都清楚的龙原围城战,那个啊大公子当是知道的,只有这场水战,因为损失过度惨重,才未被公孙家流传开。”

  老伯叹了口气,他略有些难受,谈到这场大战,虽然场面壮观但结局一样凄惨。

  李逝看似在思考着什么,老伯说进攻龙原只有一条水路可走让他感觉到一丝不解,他没去过龙原不清楚龙原的地形,但他实在不相信进攻这座城只能走一条路,若是到了龙原一定要好好观察一番。

  还没等李逝想清楚,常力山便激动的站了起来。

  “看呐,咱们到了!”

  顺着常力山所指的方向,李逝抬眼望去不远处,龙原港上停泊了大大小小百艘商船,龙栖宫聚星塔的塔尖在那尘雾中若隐若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