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谋已成

逐玺 木子从 2084 2019.07.17 10:09

  “这,这等宝物,云霁国君居然就把这宝物赠于你了?”

  “不错,”卉林笑了笑,不过一下又变得无奈,“可惜啊,可惜我无力拥有这等宝贝啊,他留在我这没法大放异彩,只有大德大能的大师才可与之匹配啊。”

  “这,这...”空显看着桌上这一对祖母绿合佩,根本移不开眼睛,他双眼里写满了渴求丝毫没有任何掩饰。

  “这太配您啦,”卉林拿起其中一块双手送到空显面前,“今日一见只有您有资格拥有他。”

  “哎哎,我不可,我不可啊,老衲深居寺内,无欲得此宝物了,”空显摇摇头直摆手,他的眼睛却还是不时瞟向那祖母绿。

  “只是,您这宝贝确实无人可驾驭?”

  “确实无人啊,我今日见您也是惊讶不已,这白龙寺的圣僧绝对是此祖母绿合佩的拥有者。”卉林将那祖母绿合佩递地更近了。

  “好,好啊,”空显急忙接过这宝物,“老衲便为施主解决了这心结!”空显拿了这一块,又伸手想去拿桌上的那块,谁知卉林张开手护住了桌上的那块祖母绿,无奈地看向空显。

  “大师啊,天陵教悲凉啊,甚啊需要相助啊。”

  “这事啊,老衲有办法。”

  “您有什么办法?请明言。”

  “这朝中大员我认识些。”

  “认识何人?”

  “认识了不得的大人物。”

  “哪位大人物。”

  “韩傅韩大人!”

  “韩大人!了不得啊!”

  “当然了不得!”

  “引荐引荐?”

  “当然引荐,你我既然是异道的同门,何必多言这些啊,您是天陵宫的道长,自然是一等一的大师,”空显双手合十,拜了一拜,“如何?”

  “好啊,大师如此说,贫道甚是感动啊,”卉林拿袖口拭了拭眼睛,“那等到韩大人召见,贫道自当奉上这半块祖母绿。”

  “额,这...”

  “空显大师莫急啊,贫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卉林收起这半块祖母绿,“贫道还有些事,便先行去了,空显大师不必移步相送。”

  “唉,您...”

  还不等空显说完,卉林便大步离开了房间。

  到了傍晚,龙原城内的商铺也一个个开始收摊,官家的府衙也纷纷散班,把守四座城门的士兵们懒洋洋地看着日暮西沉,准备卸下甲胄回到营垒好好歇息。

  一个壮硕的男子驾着马大摇大摆地走到大门前。

  “等等,叫什么名字,籍贯,身牌看一下。”一名士兵拦住了他,毕竟这几日诸多繁琐事宜,检查出入还是要稍微谨慎一些。

  “这个还用看吗?”那高大的男子拿出了一块兵职简。

  “小人不知您是魏相的侍卫,多有得罪,快,放行!”

  两边的士兵让出了道路,那壮硕的男子纵马驰骋而去。

  李逝站在不远处的饭馆门前,目送着常力山的离开,现在只有靠他把伪造的韩元启的任命文书送到领南军中,毕竟以他的面貌根本没办法混出去。

  他缓缓坐下,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魏源的追查很快就要下来,他除了独自面对别无他法。

  夜幕降临,灯光昏沉迷离,魏府的大门紧紧关闭着,魏源独坐在前厅的中座,他闭着眼,双眉紧皱,一只手托着腮,平静地叫人不寒而栗。

  大厅中央,那几个受伤的士兵和管家正跪着,一句话也不敢说,只等着魏源降罪。

  “那些人什么都没带走?”

  魏源微微睁开眼,望着那管家。

  “啊,啊是,对,他们什么都没带走,唯独解开了我的包裹,”管家略有些吞吞吐吐,“然,然后...”

  “赶紧说!”

  “然后拿出了相印,然后就把我打晕了,再然后,待我们起来,相印还在,没有丢东西。”

  魏源长叹一口气,他很清楚相印意味着什么,“今日朝中签发的书文都过了我的眼,若是贼人只是用了一会,不将相印夺去,必是害怕事情闹大,另外就是,他们已经用完了。”

  魏源低下头,到底是什么人需要拿这相印伪造文书。

  “他们怕是要危及南北驻军啊,”魏源急忙提起笔书写起来,不一会就写成了两份书文,并盖上了相印,“听着,立即派人把这两份书信送到南北驻军中,要快,要用各驿站最好的马!”

  “诺,小人这就去办,”那管家急忙走上前接过书信。

  “把公孙燎给我叫过来,”魏源又靠在椅背上,“其他人就下去吧。”

  “诺,”士兵们纷纷躬身退了出去。

  “看来有人对我不满意啊,”魏源双目如鹰,威慑力叫人恐惧,他端起手中的杯子,那里面的水微微浮动着,“既然拿起来了,你们就必然要承受波澜动荡。”

  公孙燎的府上,魏源的人马已经到了,他不知魏源有何事找自己,于是只得穿好常服,驾马速速前往魏府。

  魏源一刻也没有走动,他一直端坐其间,就待着公孙燎的到来,大厅内的女侍们低着头,抬也不敢抬一下,已经不知过了多少时日,主子没有这么愤怒了,如今成了这样,根本没人敢多弄出一丝声响。

  “魏相,夜召下官不知为何啊,”公孙燎大步走入厅内,那一瞬他就感觉到了不妙,无论是这安静的氛围还是女侍脸上写满的谨慎。

  “好久不见,今天晚上就想,见见,”魏源看着公孙燎,“坐。”

  “好嘞,”公孙燎有些不自在,但也没办法,只得寻了个位置坐下。

  “最近有没有丢东西啊,”魏源喝了口茶。

  “丢东西?额,什么意思,下官不曾丢东西啊。”公孙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魏源说话实在太旁敲侧击了。

  “拿给他看看,是不是他的。”魏源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侍,那女孩不敢丝毫迟疑,急忙把手上端着的一张书文送到公孙燎桌前。

  待到女侍放好,公孙燎拿起文书一看,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份请印的文书上居然印上了自己步领军的官印。

  “不,不可能,我的官印在工作时一直随身携带,晚上置于家中,不可能被盗用,这,这...”

  “公孙大人勿急,”魏源笑了笑,“我只想问问,最近公孙大人接待过什么人,有没有让谁见过这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