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天机乍泄

逐玺 木子从 2054 2019.07.16 19:49

  略高于地面的地方,阳光总是不错。

  似乎才睡了一会,外边的阳光就打进屋子里,卉林眯着眼,一点也不想起来。

  “真是的,兴奋地我一个晚上没睡好,”卉林打了个哈欠,翻身坐起来,他敲了敲肩膀和后背,“唉呀,老咯,床真的硌得慌。”

  穿上衣服,洗漱了一番,卉林缓缓打开房门,惬意地坐在门槛上。

  门前的庭院里掉落些许被风吹落的树叶,年轻的小僧人正用扫帚卖力地打扫着,偶尔听到屋檐上一阵鸟鸣,再抬眼望去之时,就已然飞得无影无踪了。念佛声轻轻的,舒适的穿过楼宇传入他的耳中,突然晨钟声响起,叫卉林一下打起了精神。

  “这种日子,要是不负重托,也是很愿意尝试的。”卉林靠着门框,看着这平静的眼前之景,竟有些享受。

  “走吧,见见那位空显大师,”他扶着门边站起身,不紧不慢地向着那扫地小僧走去。

  “小师父,不知空显大师居于何处啊。”

  小僧见状急忙放下扫帚,“施主若要找空显大师,需得走前廊一直向前,到了头左转走到百相佛塔,佛塔后就是空显大师的居所了。”

  “啊,谢过小师父,贫道这就前往,”卉林得了路,边寻着小僧的说法,向那空显大师的居所走去。

  白龙寺很大,若要一圈走完还是很费力的,加上天刚白前来礼佛的人还不是特别多,偌大的佛寺有些清冷的样子。

  走了许久,前面的路到了头,一座两人高的佛塔立在路的尽头。

  “这怕是僧人口中的百相佛塔吧。”

  卉林绕过这座石塔,只见一位老僧正看着石塔上雕刻的神面。他驮着背,白须飘飘,长眉半挂,一身素衣虽然简朴,但那是佛寺老辈的衣冠。

  “大师,不知这前方的卧室是否就是空显大师的居所?”卉林行了礼,很是恭敬地问道。

  “七阶佛图,熙盖万事,自舍里摩讷创立佛莲教后,广传福善之道,轮回之理,天下四地百姓诚心礼佛,学求其愿,皆可送达圣道,回还人世。”

  老僧似乎没注意听卉林的话,只是兀自地说道了一番,他顿了顿望向卉林,“施主,今日前来,是否是为学求所愿呐?”

  “哦,这倒不是,贫道此来是因知贵寺之大名,特来观奇。”

  “观奇?哦,老衲在此生活了一辈子,也未曾发觉此地之奇,卉施主,福善之道当存于心,天下大势,俗世之事皆有其道,不该逆势而行。”

  “大师,贫道道号百卉,叫我卉施主略有不妥。”

  那老僧笑了笑,又点点头,“见谅,老衲年事已高,说话总有些错漏,你不是要寻空显大师嘛,他啊,就住在这屋中,如今这时候该是已经醒了。”

  “谢大师相告,贫道先走了,”卉林作了别便向着前面走去。

  不过离了几步,卉林便感到有些奇怪,自己道号不过说于寥寥几人,这位老僧从未见过怎会叫自己卉施主,而且自己的名字更是从未透露过给任何人。

  卉林不禁有些打寒,不过想了想眼前的事,他只得把这疑惑放置一边,他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何人呐?”里面传来人声。

  “贫道鹤顶山天陵宫百卉道人,特来贵寺一观,知空显大师学识广博,得道非常,所以今早前来拜会。”

  话音落了不多时,门便从里面打开了,一个身材壮硕,年纪颇大的老僧走了出来。

  “想必您就是空显大师了?”

  “老衲空显,今日见百卉道人,果然仙风道骨,精神矍铄。”

  “不敢不敢,吾之相远不及空显大师,大师圣僧之相,世所罕见。”

  “过誉了,来请进,”空显让卉林进去,便关上了门,“若说圣僧之相,那是说的我寺方丈空宁大师。”

  “空宁大师?贫僧此来未曾见到。”

  “他老人家白日里喜欢在石佛图前静坐,你来时没见吗?”

  卉林微微皱起眉,不过他还是控制好了表情,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今日来时未见,待见了,再说吧。”

  “道长来了我寺,不知有何新得?”空显倒了杯水,递给卉林。

  “了解甚多啊,龙原之内,人皆礼佛不是没有道理的,呵呵,连那些朝廷重臣也离不了佛的点拨,”卉林长叹一口气,假装无奈地靠着墙边。

  “哎呀,说实在的,这些个朝中大员倒是一个个虔诚不已,每每前来都会花上大把银子为白龙寺的建设尽起一份力。”一谈到这些个,空显便笑眯着眼,乐呵呵地。

  卉林看着面前这个肥头大耳的老僧,他和刚刚见到的空宁大师有着本质的区别,已经经历了二十余年漂泊的卉林一眼就看出了空显心中的铜油色,他不是所谓的真正高僧,真正的高僧不是一般人可以看透的。

  “唉,何时我们太德教也有此等荣耀啊,”卉林仰天长叹,突然又猛地一拍桌子,吓地空显一激灵,“空显大师,不知可否在您接触的那些达官贵人面前美言贫道两句,起码也能让我们太德教在龙原稍微抬头啊。”

  卉林的话说出来,空显便露出了为难之色,“唉,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太德教乃是天下大教,在蜀地,南境,楚地都信众深多,何须老衲帮你美言呐。”

  “大师啊,与您虽交结不多,但也知您思承舍里摩讷祖师之佛法,我太德教创教祖师李德道曾云游四方,也前往印涂国求教,途径印涂渊桥都大宵雷寺,曾拜见过天聆神僧与之同游数年,大师师承正统佛法,贫道亦是师承正统道法,算起来咱们也是异道的同门,因此贫道十分敬佩信任您,”卉林从衣袍中拿出那放着合佩的囊袋,“不瞒您说,贫道云游四方,曾去过云霁,此乃云霁君主所赠云雨祖母绿合佩,天下仅有这一对。”

  卉林将手中的祖母绿佩平放在桌上,那润泽晶莹的色泽,精妙细致的雕琢都是世所罕见,非平常工匠可完成的绝世之上品。

  这一对可谓是后无来者的传承之物。

  空显竟呆在了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