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野夷之乱

逐玺 木子从 2230 2019.05.15 11:27

  “楚公远道而来,尝尝我齐地的梭子蟹,味道鲜美,蟹黄多汁。”

  “多谢齐公款待,这母蟹着实味道难得,蟹黄多汁鲜嫩。”李震咀嚼了一会,稍稍皱眉,“齐公啊,孤听说齐国背靠大海,前倚丘陵,中间是平原千里,这地貌多样,百姓各有维生之法,自给自足,甚为喜乐。”

  “楚公,您这就说对了,咱们齐国地大物博,百姓安居乐业不惧饥寒,咱们君上兢兢业业日夜操劳,把国家治理的那是叫一个...”

  “孤问你了?”还没等齐戬身边的侍从吹嘘完,李震便打断了他,气氛略显尴尬,那小侍从脸上写满了委屈不甘,那地位不像一个顺从王公贵胄的下人,倒像是个讨国君喜乐的弄臣。

  “哎,楚公真是好没趣乐,”齐戬略带责备地笑了笑,群臣一见,顿时跟着大笑,紧张的氛围也随之消散。

  “孤来回答您吧,这齐国上下皆可自足,生活美满非孤之功。”

  “哦?既然如此为何那么多年轻人背井离乡前往齐城谋生啊?”

  “背井离乡?”齐戬的表情瞬间凝固,座下群臣也不敢多言。

  “孤早年来齐城未见这繁华街市,华丽宫室啊,没想到今日前来,变化这么多。”

  “这世上讲究一个辞旧迎新嘛,新君自然要有新气象。”

  “新气象?新气象就是南方百姓流离失所,城荒人死?”

  “李震你好大的胆子!”齐戬一旁的小侍谄胥赶紧回击。

  “这还轮不到你个阉人废话!”李震怒拍桌案,吓得谄胥脚下一空摔倒在地。

  “齐公,汝父在时曾经...”

  “孤父君去世多年,斯人已逝,不必再拿出来说事,”齐戬紧紧捏着杯子,他双手颤抖着,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愤怒,“楚公今日来此是来取笑刁难孤呢,还是寻一处休整军士呢?”

  “不敢,不敢,齐公天纵英才,怎么需要孤来指责,这杯饮下,算是向齐公赔罪。”

  “那就让诸位一同举杯,共迎楚公。”

  “共迎楚公!”

  倒是自此之后,酒宴上也没什么冲突,到了傍晚,宴会才散席。

  齐戬快步走向寝宫,他左手插着腰,怒气冲冲。

  “君上,小人贱命一条,被那李震羞辱倒是不重要,您贵为一国之君,却叫着这老头指指点点,那是失了身份,失了地位,若是这以后他说成了习惯,诸国之内谁人不知您被他教训,齐国成了...成了楚国孩儿。”

  “够了!”齐戬一拳敲在墙上,他的呼吸声沉重,可见他已经根本绷不住了。

  “李震啊李震,我这刚摆脱了齐啸那个死老儿,你这不明事理的老家伙就来充当我‘亚父’了?谄胥,你明天去一趟李震待的驿馆,让他赶紧率兵滚蛋,就说休息一日已然足够,晋王有令要我们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赶到北境,不是我们不愿留,是军情紧急,只能委屈他们。”

  “诺,小人明日一早就去。”谄胥行了个礼便匆匆离去了。

  此时齐地尚且歌舞升平,而霜寒凛凛的北境已经无法抵挡寒冷和野夷。

  中部长城保山关外聚集了密密麻麻的野夷大军,长城墙壁破损不堪,坑坑洼洼的墙面上满是血印,主城楼上被野夷投来的火石砸地倾倒于地。夕阳半入边陲,映照着无际的冰原,那野夷军士燃起的火把,从城楼看下去就好像连绵的烽火正一步步蔓延到城下。

  独孤歧双手撑着城墙,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下,他那黑色铠甲上看不出什么,但白色战袍上浸染的血色却叫人触目惊心。

  独孤歧和南方的君主不太一样,他没有年老发福的肚腩也没有肥硕的脑袋,经年累月地行军和作战让他一直保持着勃勃生机。可这也让他衰老不少,但无论年龄多大,那犀利坚定的眼神还是和年轻时的他如出一辙。

  “君上,奉贤关,擎霄关都快守不住了。”

  “斥候来报齐国军队已经进入北境,两日内就能到达浩都,晋军也行至太恒山,不出四日就能到达浩都。”副将递上斥候文书。

  “两日?呵呵,不出半日这保山关就要城破了!”独孤歧脱下头盔,他背过战场,在城楼上踱着步,城下已经聚集了数万野夷,虽然军士们还在不断利用箭雨限制野夷的前进,但那见底的箭袋已经证明北境军无法维持多久这种状态了。

  “君上,要让大公子先回浩都吗,看样子保山关城破只是时间问题了。”

  “白凛,你留在这指挥,我亲自去一趟奉贤关,文书上说奉贤关守军死伤过半已经岌岌可危,而且现在国家危矣,宗子怎能独善其身?让独孤裕率三千援军前往擎霄关,我们三人各守一关,至死方休!”

  “谨遵君上之命!”白凛稍行礼节就火急火燎地寻找独孤裕。

  此刻的独孤裕已经不奢望什么了,他站在床前,看着榻上紧闭双眼的孩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女孩和独孤裕倒是有半分相似,他们都有着北境人深邃的眼睛,高耸的鼻梁,只消看一眼就知道那是北方贵族。

  白凛焦急地撞开门,独孤裕站在那轻瞟了他一眼。

  “大公子,君上下了命令,如今长城危矣,您要立即率军前往擎霄关助战。”

  “嗯,父亲呢,他怎么办?”

  “收到斥候来报,奉贤关岌岌可危,君上已经动身前往。”

  “白凛,派人把瑾儿带回浩都吧,她留在这太危险了。”

  “大公子,实话实说浩都也已经不安全了,长城一破,浩都难以为继,若是信得过臣下,我派亲卫护送小公主南下临江城。”

  “唉,”独孤裕叹了口气,他抚摸着床沿,像是在感受这被褥是否足够保暖,“北境大半男丁都派上了长城,就连女子都得来前线补充后勤。”

  “援军迟迟未到,这是晋王要彻底拖垮我北境啊。”

  “不不不,”独孤裕摇着头,“不是晋王,而是那南方诸国都想我北境崩溃啊,如今王权削弱,各国蠢蠢欲动,我北境危矣正是少了个竞争对手。”

  “大公子,那我们岂不是腹背受敌,无力回天了。”

  “此时说这些毫无意义,你下去吧,待会我准备好就立即动身。”

  “诺,臣下告退。”

  独孤裕看着她稚嫩的面颊,眼泪不由得溢出眼眶,“若不是我疏忽,哪能让你受着昏睡之苦,已经两年了,我也不指望你能醒来,只求忠义之士能保你周全就好。”

  他最后抚摸了一下独孤瑾的脸颊,便站起身走出了房门。

  内城广场上,三千甲士,披坚执锐,整装待发,独孤裕缓缓走上令台,他看了两眼飘扬的军旗便果决地拔出了利剑。

  “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