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亡国旧事

逐玺 木子从 2053 2019.07.10 21:25

  “师父啊,悔不该将你的话抛诸脑后啊,”卉林叹了口气。

  二十多年前,他那自以为了不起的以邻为壑之计最终败在了魏桀手上。

  那日云塰亲自为卉渊送行,正当卉渊仰首阔步跨上骏马,扬鞭前行之时,内城广场上王祈高喊着云霁万岁,拔出利剑一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到最后,这位年迈的老阁主哪怕是抵上了自己的性命也没法挽留他离开的徒弟。

  卉渊一直不愿意活在师父的教训之下,于是他选择献计,选择以自己的办法拯救云霁。

  哪怕是赌上整个国家的未来。

  设想永远好过现实。

  卉渊没有错,他的计谋的确奏效,那副早早制作好的王甲被成功的放入了晋国使臣的马车里,待到这批甲胄被送到晋国后,检查的军士们惊讶地发现了这副并没有出现在单据中的盔甲。

  这盔甲的内衬里,赫然写着魏桀的名字。

  看似给公孙珏一个极好的理由,下一步便是发兵攻打南境,然而,魏桀在朝中早有耳目,公孙珏的斥责诏书还不曾到达南境,魏桀便早早地把自己的长女魏莹送到了晋国,同时在蜀国,楚国和齐国散布,自己女儿嫁入公孙家的消息。

  魏桀对公孙珏再了解不过,这位初登大位的三晋之主,最大的缺点便是死要面子和好色。

  使者刚刚把责难的文书送到魏桀手上,这诸国的恭贺文书便纷纷送到了龙原,果不其然公孙珏真的想看看这位南境第一美人的真容。

  南境盛产铁铜,优秀制甲师傅也不在少数,刚刚得到充裕的时间,魏桀便马不停蹄地派最好的制甲师傅和他的弟弟魏源前往龙原。

  前脚魏莹进了龙栖宫让公孙珏眼前一亮,难顾眼前之事,后脚魏源就来了龙原,云霁虽然仿制铁城的甲胄已经非常完美,但在专业的制甲师傅面前,还是被找出了瑕疵。

  这副甲胄并非铁城所铸的消息刚出来,魏源便派人快马加鞭把消息送回南境,果然不多时诸国都得到了魏桀被陷害的消息。

  公孙珏这才从温柔乡中反应过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不仅魏桀没了谋反的罪名,自己还成了随便怀疑忠臣的昏主,他只好彻查铁城制甲一事,不多时,就查到了卉渊头上。

  晋军十万加上楚齐南北境十万勤王部队挥兵云霁。

  王祈一语成谶。

  铁城人逃往云霁不及,被晋军剿杀,二十万大军分三路向云霁发起猛攻,立国百余年的云霁国倒在了三晋大地铁蹄之下,云塰作战身死,云霁军被坑五万。

  卉渊想起来王祈在大殿上和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趁着自己还没有完全被晋军控制,在夜间骑马向北行进。

  最终他到达了息沙城,从那时起,他把名字改成卉林,度过了这最痛苦的二十年,一个年轻意气风发的少年谋士,成了个白鬓中年古怪闲人。

  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重新看见云霁崛起的机会,直到今天,他终于可以亲手完成这二十年的心愿。

  卉林摸了摸自己斑白的头发,他呵呵笑了起来,“人老容易啊,老了还能有所作为就难啦,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办点有用的事。”

  龙原城了阳光很好,李逝被禁止离开龙原,虽然手上不少银子,不过却没事正事可干,于是只能日日在城中闲乐。

  “李老弟,咱们这刚刚听完了曲,有些累了,不如找个地方吃点吧。”常力山捂着肚子,不适地说道。

  “这才几时,太阳还没到正点,你就饿了?你这日日要吃几顿啊?”李逝摇着腰间别着的玉佩,他也略有些饿,不过那也是他没用早膳,常力山那可是吃了不少。

  “这两日叶澜就要回楚国了,你见着他没?”

  “叶澜?他住在城南的驿馆里,就是不知现在回去没有,怎么,你想给他饯行?”

  李逝叹了口气,“起码也是有些交情,更何况,叶澜和公孙燎是认识的,我想正好把公孙燎一块叫上,也好再问问公孙燎些问题。”

  “嗨,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想送人家,你就是有求于人。”

  “什么叫不是真心,我问你是这点事重要,还是咱们楚国安危重要?”

  “当然是咱们楚国安危重要,怎么?你又想到什么办法了?”

  “我想我为质入晋也没法正真让晋国弃了罪楚的念头,只是暂时堵住了他们的嘴罢了,”李逝皱起眉头,“所以我想让魏源再多点事办,这样也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罪楚之上。”

  “对啊走走,咱们找一处酒楼,边吃边聊。”

  李逝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只好跟着常力山往酒楼那走去。

  上好了酒菜,常力山给李逝倒满酒,便欢喜地自饮了一杯,“老李说说,怎么个办法。”

  “这晋国领南军老将军陈息最近要卸任了,这件事整个龙原也算是众所周知吧,不过这下一任领南将军的人选就不得而知了,来了龙原这么久,倒是也了解了朝堂上诸方势力,看来这领南将军的选择上还有玄妙。”

  “你说说看,这龙原朝堂上怎么个党同伐异?”常力山吃下一大块烧肉,躺在椅子上问到。

  “这魏源官居御前大臣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的重臣,他手底下不少位高权重的党羽,不过奇怪的是和他走的近的人不多,应该不会是那些人不阿谀奉承,只是皆被他回绝,可见这魏源格局非常,乃是这朝堂上第一大势力,基本上架空了秀王就连老太傅黄进都是他的忘年交好友,”李逝叹了口气,“而且我怀疑林霄寒与之关系非常,只是这就是猜想,具体还得问问公孙燎,其次,这第二大势力就是以谏议院尚书韩傅为首的西北派派官员,虽然他们势力远不如魏源大,但是这钻制度空子的事还是有能力干的,更何况他的儿子韩元启在领南军中有一定地位,一旦韩元启成为领南将军,那这韩傅在朝中地位必然大大提升。”

  李逝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所以,若是要有所为,必然从此间下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