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北上之时

逐玺 木子从 2352 2019.07.06 21:56

  家族的未来算是彻底败在他手上了。

  作为父亲唯一的儿子,吐贺鞑炎倒在了林霄寒的计谋之下,他哭丧着脸,颓废地耷拉着肩膀。

  他知道林霄寒的兵估计已经结束了白烨坊的战斗,自己的同胞们可能都已经命丧黄泉。

  斥候急匆匆地走进府衙的牢房。

  “报,公孙将军已经率部剿灭了白烨坊野夷,没有一人逃离。”

  “嗯,有没有活口?”

  “额,这,确有一人,”斥候有些吞吐,“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唯一的俘虏是李逝李大人抓住的,他已经连夜把人送回京中的刑事司。”

  林霄寒皱了皱眉,虽说李逝这行为叫他有点疑惑,但仔细一想倒是也略明白一二。

  那封信明显有拆开的痕迹,虽说用了浆糊重新粘上,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在匆忙中所为。

  白凛逃脱了野夷的追击,按理说这封信不会被野夷看过,那在此之后,在自己看到白凛卧床之前,能看到这封信并且不告诉自己的人,只有两个。

  李逝和常力山。

  虽然相处不久,但常力山心直口快,大大咧咧,不是能藏事的人,而李逝正好相反,他心中谋事不浅,很可能看过白凛的信,而如今他这么着急把唯一的俘虏送回刑事司,那只有一个理由,他想找机会提审那人。

  “毕竟只有野夷才会更了解北地啊,”林霄寒摇了摇头,他还不清楚李逝其人是好是坏,而他更感叹如今晋律之松垮,押解犯人的流程居然由当事的主将制定,而非依照律令,可见这司法官员有多不在乎刑律大事。

  “您?您的意思是?”

  “哦,没事,你下去吧,这么晚了,早些歇息。”

  “遵命,谢将军。”斥候拜谢,随即离去。

  林霄寒理顺了事件的思路,便走到了内门中,那是审讯室,正对着被关押的吐贺鞑炎。

  “猜猜把,你那些兄弟怎么样了,”林霄寒示意两边的士兵给吐贺鞑炎递上水。

  吐贺鞑炎低着头,他现在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想,只是深感到无穷的压抑,根本不想理会林霄寒。

  像吐贺鞑炎这样在被俘后,心理防线崩塌的,林霄寒见了太多,十年戎马,林霄寒如今年纪虽轻,但对这战场人性的理解琢磨,要太深了。

  多少人喊着战死为家国,但到头来却成了死在自己人手下的逃兵,又有多少人在被俘后,在巨大的压力和刑狱折磨之下,自行了断。

  吐贺鞑炎许久没有回答,他还是那样子,像个行尸走肉一般待在那。

  “乌兰羽的手很好看,修长,细嫩。”

  “你干了什么!”吐贺鞑炎就像变了个人,他愤怒地猛抬起头,刚像冲上前,就被两条锁链给拽了回来。

  “我?干了什么?”林霄寒笑了笑,“应该问的事你都干了什么吧。”

  林霄寒略带嘲讽的声音让吐贺鞑炎有些惧怯。

  “你看看你,居然把兄弟给出卖了,他们一共八十八人,不错吧。”

  “你!你,你干了什么!”

  “何必问呢?我能干什么,难不成还把他们留着,祸害百姓?当然是把他们统统杀了。”

  “你这恶魔!恶魔!小人!”吐贺鞑炎暴怒地叫骂着,控制他的铁链被他拽地叮当直响。

  “我是恶魔?不对啊,他们的位置是你告诉我的啊,我要是恶魔,那你是什么?”林霄寒估作疑惑地看着吐贺鞑炎,“难道不是你亲手把他们送入深渊的吗?”

  “不!不!不是的,我是被逼的,是你!对,对,”吐贺鞑炎不知所措地点着头,他慌张地看着四周,林霄寒的话让他的罪恶感更深了一层。

  “你啊,真够狠的,这八十八人可是你同族的兄弟啊,虽然地位不如你,但也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啊,你想想,刚刚那种你中计之时,不等你说,他们就争先恐后地护着你,用身体挡在你前面,想让你冲出包围,”林霄寒摇了摇头,他已经站在了吐贺鞑炎的面前,那种压迫感可以给罪人极大的冲击,“他们怎么可能想到,你是这般的冷血无情!”

  “别说了!闭嘴!”吐贺鞑炎惊恐地颤抖着,林霄寒的话已经完全将背叛的恐惧输送到他的意识里。

  “你想想,若是夜里,他们的冤魂来到你面前,质问你的时候,你有什么脸面活着!”

  “别说了!”吐贺鞑炎低下了头,他抽泣着,彻底没了锐气,“求求你别说了。”

  林霄寒双手撑在椅把上,附在吐贺鞑炎的耳边,“你那黄泉底下的父叔先辈,又会如何看你呢?怕是死了,灵魂也不得和先辈相聚吧。”

  “不,不!”

  这句话彻底将吐贺鞑炎心底最大的恐惧激发出来,野夷部落相信伟大的灵魂将会在肉体毁灭后与祖先相聚,而叛徒和罪人将永远无依无靠,成为孤魂野鬼。

  吐贺鞑炎颤抖着看着前方,他仿佛看见了父亲吐贺速愤怒的表情,看见了自己的灵魂被祖先们斥责的场面。

  他这么多年来,不过是为了报家族仇恨,好让自己可以重振吐贺部,然而如今,若是人们都知道了他是杀死八十八位同胞的凶手,那他将成为千古罪人。

  “放心,你是吐贺部的英雄,至少我这么认为,”林霄寒笑了笑,“我还留了个俘虏,他清楚我们不知道他们的位置,自然也知道是谁出卖了他们发生的一切,只要他不能回北地,那你的族人怎么死的,不都从你的嘴里出来嘛。”

  “你,你想怎么样!”

  “哦,对了,你那爱人乌兰姑娘,我还挺喜欢,要不就叫她留在晋国吧。”

  “你,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绘制出你们野夷北地布防图和各部落的驻扎地图,并且,我需要你给我弄来一个人。”

  “不行!不,我不会再...”

  “来人,给我把那俘虏送回北地,再附上我的书信一封,把那乌兰羽拖入妓馆,随意处置!”

  “不!不要,我...我,我告诉你,什么都满足你!”

  “你先回北地,我要你给我画出图,再派人送到镇北军中。”

  “好,好,我明白。”

  “我还要你们大汗的御巫,哈达颜西。”

  “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

  “没有你大汗的爱妃,我就杀了你的爱妻。”

  “不,不不,我同意,我去办。”

  林霄寒满意地点了点头,“吐贺鞑炎,你要想清楚,是你的荣誉和死后灵魂归宿,还有你的爱妻重要,还是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重要,我限你半月内办完,亲自回镇北军复明,到时候我自然放了乌兰姑娘和那俘虏。”

  “我...我...”吐贺鞑炎害怕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什么人。

  “放心,我不过是怕你们野夷再次进犯,想做些对应的防卫罢了,又不损害你们的利益,你不算背叛,”林霄寒拍了拍吐贺鞑炎的肩膀,“好好休息会,明天启程了,记住我说的话,办不好事,可是要后悔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