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相向而对

逐玺 木子从 2101 2019.06.01 16:12

  “君上快到了,你们赶紧进吧。”侍从向聂麒他们打了声招呼。

  “我们这就进去。”聂麒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衣冠,快步走进大殿。

  已经有不少亲贵坐在席位上,侍从把聂麒引到座位上。

  李逝四处观察着,自己三岁便离开都城,对这些人已经没有一点印象。

  不过来宁泉的这几天他还是能认出赵家,聂家,厉家的人。赵千一脸不屑,想必他还记着李逝那日嘲讽鄙视之言。

  “这里都是楚国的君亲贵胄,你可别乱说话,如今特殊时期,宫里耳目众多势力盘根错杂,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里。”聂麒把头稍稍靠近李逝,小声说道。

  李逝点点头,他倒了杯酒,假借喝酒姿势小心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整个宫殿四面都裹着帘罩,十分严实,如果不仔细看,都只会以为是简单的装饰和遮光物,但当李逝细致观察后才发现,这些帘罩和墙面距离稍远,里面完全可以藏一个人的距离,这些帘罩不过是用来给国君眼线和录臣藏身用的掩护。

  不过大殿里气氛还是十分融洽,公卿们谈笑风生,毫无拘谨。

  “李三,你还没见过我姐姐吧。”

  “你姐姐,聂夫人?”李逝来了兴趣,他虽然已经在聂府待了这么久,但从未见过聂韵,身为太夫人的她一直待在楚云宫中。李逝一直想知道,那个母亲死后,父亲重新立的夫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对啊,现在君上不过十二岁,年纪还小,聂太夫人自然要紧跟他身旁监督君上的言行。”

  “那也就是说待会君上来,聂太夫人会跟在他身旁?”

  “对,”聂麒点点头,“她当然会跟在君上身旁。”

  李逝转念一想,倒是有些紧张,李权身为楚国公,自己想要接近他非常困难,如今这个机会难得可聂太夫人却在他身边,这样自己根本就无法单独和李权面对面交谈。

  “君上是个怎么样的人?”

  “君上?什么样的人?”聂麒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想不明白李逝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李三,你好好做你的事就好,问这干什么?”

  “没什么,就想了解一下,毕竟是我的君上,如今有幸见上一面,当然想多了解了解。”李逝笑了笑,略有些感觉自己说的不妥。

  “哦,你要想知道也行,”聂麒想了想,“君上虽然年幼但很有想法,说实话,他一直不想受到聂太夫人的控制,他很有主见,以前出猎时,君上总会自己制定计划,亲力亲为。”

  “那照您这么说,君上不该这么大肆抓捕亲贵,胡乱定罪吧。”

  “当然不会,还不是怪那赵合,劝谏我姐姐,要她多搜查些贵族子弟来替君上顶罪,”聂麒有点不悦,他也觉得聂韵做的有些失格,“其实他们最想找到的还是那个被贬昏山的大公子李逝。”

  “大公子李逝?先君还有个大儿子?”李逝急忙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他还想了解一些聂韵对自己的态度。

  “你不知道也正常,这楚国也没多少人记得了,他很小的时候就给先君送去了昏山,这次啊,要是能把他找到可比所有的亲贵都有用。”

  “的确啊,”李逝点点头,“把他交给晋国做质子比别人有用多了。”

  他话音刚落,外面的侍从便起了嗓,李权和聂韵到了。

  坐在席上的亲贵们一听到这个立刻站起身,等待君上。

  头前的卫兵开道已经站在了门口,侍女小步前趋走上大殿内。李权大步走进来,李逝抬起头,他心里一惊,那相貌着实让自己熟悉,哪怕是眉眼间也有一丝自己的特点。说到底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很多地方确实很是相同。

  这时的爵袍已经和李震那时不同,各大诸侯国已经和晋国几乎脱离了关系,虽然还要缴纳赋供但已经不再大批量的交付物资粮草。所以宫中吃穿用度都宽裕地多。

  原本纯黑色的兽纹袍已经换成了绣金半黑带着龙纹的爵袍,在数十年前这种华贵的袍子只有晋王才能穿,如今三晋诸国的君主都换上了。

  李权后面跟着的便是聂韵,她不过三十岁,穿着雍容华贵,比李权的爵袍还要耀眼非常。

  “恭迎君上,太夫人!”众臣鞠躬作揖,李逝急忙也跟着低下头。

  李权恭敬地扶着聂韵坐在爵座旁边的位置上,待到聂韵示意他不必站着,李权才小心翼翼地坐回爵座上。

  “诸卿免礼,”李权挥挥手,下面的大臣也就都纷纷坐回座位上。

  “今天春宴,孤宴请群臣,咱们不多言政事,随意些,开席。”李权举起酒杯,下面的大臣们也纷纷举杯,一同饮下。

  李权说完,气氛又缓和下来,下面的众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起来。

  李逝假意喝着酒,实则在听着各个官员的酒话,他想了解这席间众人的身份地位,找到可以单独见到李权的方法。

  过了约摸一个时辰,等到席间所有人都已经面红耳赤之时,李逝碰了碰聂麒,“嘿,醒醒,嘿。”

  聂麒醉倒在那,不管李逝怎么碰她,她都没有任何反应。李逝长舒了一口气,偷偷拿出了聂麒的聂家令牌离开席位,给门前的侍从打了招呼就走出了大殿。

  虽然三岁就离开了楚云宫但这里的楼宇建筑还是让他十分熟悉,更何况这宴会厅距离君上的寝殿根本不远。

  李逝找到一处矮墙,脚下用劲一蓄力,噌地跃了上去,顺着墙边爬到了屋顶上,他眼光一扫,那不远处较大的一处宫殿进入了他的视野,这一看便是君上的寝殿。

  这次机会是他唯一的机会,李逝拿出藏在身上的那块玉佩。上面刻着李震的名字,这块玉佩世间仅有两块,一块在自己手上,而另一块便是在李权的手上。

  他没有想太多,乘着宴会热闹和夜色,李逝快速地在屋檐上行走,凌空一跃跳在了楚国公寝殿的楼顶,只要在这里等着便可以等到回来就寝的李权。凭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潜入屋内,和李权单独相见。

  李逝坐在顶上,静静等待着宴会结束。他很清楚自己的离开会引起旁人的注意,但他不需要太久,他只要一点点时间,他只要这一点点和李权见面的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