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国礼入库

逐玺 木子从 2123 2019.06.23 23:23

  “这味道不错啊,”李逝看着满桌的好菜,胃口大开。

  常力山虽然性格粗犷,做事大大咧咧粗枝大叶,但他也在江湖上混了许久,酒席参加的比自己在家吃饭还要多,对菜的研究也算不少。

  常力山拿着筷子指了指那盘过油肉,“尝尝这个,你再点评点评。”

  李逝夹起一口,放入嘴中咀嚼着,那味道着实和普通的肉丝有别,直叫李逝啧啧称赞,“这道菜可以啊,肉质鲜美不说,还有一种别样的香滑,不仅有炒菜的特色还又煎炸的味道。”

  “对头,”常力山大笑起来,“我和你说,虽然这龙原我是第一次来,但这有名的晋菜我可吃了不少,要说好,这家这味绝对是顶尖的,不说别的,就说这过油肉就有十几种做法啊。”

  “十几种?这么多,那你倒是说说啊。”

  “嘿嘿,就知道你喜好杂学趣知,就连厨道学问你也想涉猎啊,”常力山放下筷子,仔细想了想,“过油肉,味道重于外表,做的就是一个香字,你看咱们面前这洋葱过油肉,算是最常规的做法,要说别的,那还有椒麻味的,大米卤汁味的,炒黄豆芽味的,等等各种做法,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不管做法的微调怎么说都不能改变这道菜最核心的做法,里脊肉的腌制。”

  “这里脊肉有什么玄机啊,不就是把肉放在油里浸润一下嘛。”李逝有些不解,若是说这做菜核心在配菜和酱料上倒是有个猜头,但要是说肉才是根本特色,这就让人难知其宗了。

  常力山夹出一块肉放在李逝碗中,“看看,仔细看看,这肉有什么不同。”

  “不同,我看看,呀,这肉上面是,是包了层什么东西啊。”

  “哈哈,这是在煎炸之前用黄酱,花椒水,酱油和盐腌制了。”常力山笑了笑,“所以啊你才觉得包了什么东西,这美味也就源自于此。”

  李逝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这下记住了,有机会回去,告诉李麟去,怕是他又能高兴好一会。”

  李逝笑了起来,显然他又想到了过去昏山生活的日子,那么简单无忧,每日比剑,念书,渔猎试菜,好不快意,然而现在这一切却成了妄想。

  他们正吃着饭,外头就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李逝和常力山觉得奇怪便起身走出去一看。

  果然是一队兵马在向内宫行进,那旗帜上鲜明地写着楚国。

  看来是李权将所欠缺的御供补上来了。

  马队后,叶澜驾着马,护卫着队尾。

  他一眼看见了李逝,站在阶梯的最上面,虽然个头不是最高,但身姿挺拔,气宇轩昂,他和那个过去的李三一点也不一样,叶澜现在才正真看到李逝非同常人的智慧和隐忍,这样由内而外的王贵之气竟可以轻易地收敛起来,让那宁泉宫中众人都根本感觉不到丝毫,就连叶澜自己在第一眼看见李逝时都只以为他是个简简单单的小侍从。

  叶澜给前面的军士打了声招呼便调转马头,走到酒楼前,一步下马。

  “好久不见,”叶澜行了长揖,“参见李伯。”

  “行了,我这个刚封的伯爵可一点用也没有,还是叫我李逝吧,我不过是来晋国做质子的,没那么多礼数。”

  “好,”叶澜笑了笑,“李逝,没想到咱们能在这见面。”

  “我也没想到啊,”李逝侧过身,“这位是常力山,我兄弟,和我一起来的龙原,这位是叶承叶将军的弟弟叶澜。”

  “嗨,哪还要你介绍呐,”常力山一把搂住叶澜的肩,“咱和叶公子那可是故人呐。”

  “行行行,好好,”叶澜急忙撒开常力山,“别抱着我,行了行了。”

  常力山一脸尴尬地放下手,他的这种热情倒是平人都消受不起。

  “进去说吧,正好吃点,”李逝招呼着叶澜,他也有好多话想说,想问问楚国的情况。

  叶澜摆摆手,他有些无奈,“我还得跟着军士把御供送入宫,当面向陛下致歉。”

  李逝叹了口气,“好吧,那一路走好,进宫里一定和陛下解释清楚。”

  “告辞,”叶澜行了礼,又跃上马,跟上马队去了。

  龙原城外,一匹伤痕累累的战马喘着粗气,缓慢地向着龙原城前进。

  它似乎是被人袭击,受了重伤才好不容易突出重围。

  它背上躺着一名伤痕累累的骑手,他的甲胄上满是刀痕,鲜血染红了战袍,不断地滴落在草地上。

  他昏昏沉沉地抱着马脖子,无神的双眼微眯着看向不远处的龙原城,慢慢地,他最后的力量也没有了,缓缓闭上眼睛,只剩下维持性命的一口气。

  战马哀嚎了一声,倒下了,他被甩在草地上,腰间系着的信件掉落出来。

  白凛最终没能到达龙原城,他已经奄奄一息,生死只在这一瞬。

  那日领了军令,他便急匆匆地带着几十名亲卫驾马南下,他知道这次这个消息有多么危急,若是不早些送到晋国,可能会误了大事。

  他们疾驰了一天一夜,眼见着已经过了临江城,快要到达北境和晋国的边界,于是决定在驿站歇息一番。

  白凛还记得在酒馆了他们做了什么,本来只是准备吃个饭就赶紧休息,没想到自己先行回到房中后,手下居然有人喝起酒来,闹酒声吵到了白凛,但当他冲出去想施加阻止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闹酒的士兵已经把他们的身份行踪说了出去,白凛为了保密着想只得决定立即动身。

  他本想着这一切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但他的确想错了,当他们行到晋国最北边的寒秧城时,那昏暗的树木丛中冲出了上百名穿着黑衣的不明军士。

  他知道,那士兵的酒话被有心人听去了。

  两军交战不可避免。

  虽然他们骑着战马,冲击力很强,但对方数倍于白凛,当他们不断尝试着冲出重围的时候,白凛只看着身边的战友慢慢减少,一个个被黑衣士兵斩落马下。

  直到他身负重伤,黑衣军队也损失了不少,不能进行有效的包围时,他身边最后几个士兵用尽全力,帮助白凛冲出了包围。

  再后来,他一路狂奔又是一天一夜,终于到了这龙原城前。

  但他还是倒下了,倒在距离龙原不过数里的草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