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处疑

逐玺 木子从 2139 2019.06.24 22:48

  “我和你说,这最好的辣子不在龙原城里,得往北走个几里地,到那边的村子里才能弄到最好的。”常力山指着北边的野地。

  “行啊,给你是强行拽出城那得尝些好味道。”李逝跟了上去。

  龙原城四面环山,内部的龙原盆地却十分肥沃,既可以产粮又可以兴建土木,所以自给自足的能力非常强。

  野草在春季疯长,要比冬天长高了不少,若是往远了看,地面上的什么东西也都没法看清楚,李逝和常力山驾着马,在草地上极速驰骋着,旷野间没有什么阻挡物,驾马也就更随意一些。

  只是突然常力山感觉到踩到什么不平整的东西,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连人带马摔在地上。李逝见状急忙驱马过去。

  “怎么回事,你没事吧。”李逝走到常力山身边,只见他痛苦地摸着自己的膝盖,嘴里不知哼唧着什么。

  “那那不知道有个什么东西,绊了马腿。”常力山费力地爬了起来,带着李逝走到旁边的草丛里。

  李逝拨开杂草,那里面横躺着一只惨死的战马。

  战马旁,伤痕累累的白凛周身的血已经流干了。

  “这是,”李逝小心翼翼地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有一口气,李逝招呼着常力山过来,想一起把他抬上去,费了好大劲终于把白凛送上了马。

  李逝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这一下就让他看见了掉落在地上的那封信,他小心地打开信纸,里面的消息叫李逝吃了一惊。

  不过他还是故作镇定地合上信纸,把它塞回了白凛的甲胄里。

  他们俩一时也等不了,驾着马飞快地向城内奔去,一路冲到了龙栖宫内。

  李逝一路走到了秀王的寝殿,急忙向门口的侍从通报。

  然而里面的内侍通报了许久都没有一点消息,这叫李逝实在有些着急。

  过了好一会,内侍才慢慢悠悠地晃出来。连一个好眼色也没有。

  李逝也知道,虽然自己被封了伯爵,看似爵位高,地位高,但那不过都是个名头,龙栖宫内有点地位的宫人也都不放在眼里,毕竟一个楚国送来的质子,手上也没有军政权,挂了个空名怎么可能会被人尊重呢。

  “公公,不知陛下是不是同意接待了?”

  “嗨,您倒是还问这个呢,陛下啊正歇息着呢,陛下说这几日身体不好,谁也不见。”那内侍稍稍行了礼便又慢悠悠地晃了回去。

  “这什么人啊真是无礼。”常力山气不打一处来,正想冲上去李逝急忙拦住了他。

  “不要乱说话,这在晋国不是在楚国,你这么说话,要是被有心人听到,那就不好了。”李逝摆了摆手,“事到如今,找这不靠谱的陛下是没用了。”

  “那怎么办,咱们在晋国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人可找啊。”

  “不,”李逝想到了什么,“你忘了,叶澜来了龙原吗,咱们可以找他。”

  “对啊,叶兄在啊,而且他可是和这御宫卫公孙燎有些交情啊。”

  “公孙燎?”李逝来了兴趣,“那太好了,公孙燎掌管宫廷禁卫军,要是可以有他帮忙那就好办多了,不过,有些事还是得告诉官阶高点的人有用。”

  李逝眉头一皱,如今的御前大臣是魏源,但魏家一直和李家有冤仇,再加上自己成为质子,楚国宫变,一切不过都因他而起。

  最重要的,李震的死,究其根本还是因为魏源。

  李逝恨他,他不愿见这个人一面,更何况要和他交谈事宜。

  “现在在京的高位将卿还有谁?”

  “这个得问军队里的人了,我可不清楚,咱们去找叶澜吧让他把公孙燎约出来。”

  “好,”李逝点了点头,他们急忙去找叶澜。

  叶澜知道了消息,也安排地很快。

  酒桌上,叶澜起身向公孙燎敬酒,“公孙兄,这几日入京还没登门拜访,实在惭愧啊,今天在这里安排酒席,特地赔罪。”

  “唉,你这叫什么话啊,”公孙燎笑了笑,他赶紧端起酒杯,“你好不容易来一趟龙原,是客啊,要不是不知道兄弟这么早来,那肯定早就设宴款待了,哪还能叫您这位客人来请我啊。”

  “您客气了,”叶澜一饮而尽,“今天啊,我正好这还有几个朋友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唉,怎么会不认识呢,这位可是楚国来的客人呐,”公孙燎又倒了杯酒,“在下御宫卫公孙燎,见过李大人。”

  “幸会幸会,公孙大人气宇轩昂,年轻有为啊,”李逝举杯迎上,见他们喝的起劲,常力山倒是忍不住了,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们几个在这谦让什么呐,喝不喝了,都介绍介绍,我老常就没人介绍啊。”常力山举起杯,“来,我常力山,宁泉城人,匹夫一个喝不喝?”

  这下,倒是叫叶澜有些尴尬,常力山这么一喊,确实有些偏颇。

  不过公孙燎却丝毫不觉得不妥,他也是个爽快人,常力山长的高大威武,再这么一喊,确实让公孙燎很是高兴。

  “好,常兄弟,我敬你,”公孙燎和常力山碰了一个,爽快地一口饮下。

  气氛一下浓烈起来,叶澜也高兴地拿起酒杯,一下子这酒席真成了欢喜的宴会。

  李逝急忙拍了拍叶澜,“唉,说正事啊,事态紧急啊。”

  “哎呀,瞧我这脑子,”叶澜赶紧放下酒杯,“公孙兄,这次找你还是有要事啊。”

  “什么要事不能明天说啊,这喝的正高兴啊,来来来喝酒啊。”

  “北境来的使臣在龙原城外遇刺了。”李逝的声音很轻,但低沉有力。

  公孙燎一下就起了精神,北境的使臣要来的事,他有所耳闻,要是真遇刺了,着实是大事。

  “怎么?怎么没告知陛下吗?”

  “陛下?能不告诉他吗!人家不听啊!”常力山一听到就气的不行,又猛喝了一口酒。

  “那现在人怎么样了?”

  “你放心,人没事,”李逝皱着眉,“虽然人没事,但问题还没解决,你想想现在两国军情出使的最低人员要求是三十骑以上,能把北境杀得只剩一人,这股势力不弱啊,而他们就在龙原北边不远处,这不得不防。”

  公孙燎点了点头,这件事着实疑点重重,不能再耽误下去,“好,我这就整顿人马,另外,我会把事情上报戍京将军王荥,希望得到足够的兵力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