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北境来信

逐玺 木子从 2217 2019.06.09 19:53

  魏源站在龙原港前。

  潜龙江横穿过整片大陆,从北境到晋国在往东流向楚国最后汇入东海。

  龙原港修在潜龙江的左岸,离龙原不过几里地。

  “北境有什么动静吗?”魏源背着手,他感觉到身后的动静。

  林霄寒站在那,如今的他已经成熟了不少,原本犀利凌厉的眼神也变得温润地多,他走向魏源行了个礼。

  “白凛已经动身前往龙原了,另外北境没什么动静,安分地很。”

  “嗯,”魏源活动活动脖子,“做的不错,不过你没能得到一个最重要的消息。”

  “什么消息?”林霄寒有些不解,魏源眼界很宽,他总能想到一些常人无法察觉的细节。

  “你北军驻地靠息沙城很近,你难道不知道对龙原威胁最大的是谁?”

  “您是说公孙宇?”林霄寒皱了皱眉,“他被贬那么远,手下又没有军队,如何产生威胁?”

  魏源摇摇头,“霄寒,这几年统帅北军,咱们见的不多,你还真是没什么长进啊。”

  “您到底是...”

  “息沙城当然没什么威胁,但是他,他是先王嫡长子,只要他的身份在,无论他在哪只要没死,就是大患!”魏源指着林霄寒,让他有不知所措。

  “我知道了,我会多加注意的。”林霄寒点了点头。

  江面宽阔,来往的船只不绝,山峦叠嶂,丛阴翠绿,这片光景怕是当世最难得的美丽。

  “可惜啊,这份美丽留不了太久了,”魏源叹了口气,“北军是王的北部戍卫,整个晋国北边的门户,你一定要把守好。”

  气氛立即变得严肃起来,林霄寒看出了魏源的顾虑,四方诸侯想要最快到达龙原的方式必然是走潜龙江。

  虽然还不清楚北境的情况,但白凛的到来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再加上远在息沙城的公孙宇,如今看似太平的三晋大地,已经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我会的,您相信我,”林霄寒干咳两声,“那我先回去了,陛下那边我还没拜见过。”

  “北境来信了,”魏源把一封书信递给林霄寒,“给你的。”

  “我,我的?”林霄寒接过信封。

  “回去吧,好好准备准备,在陛下面前表现地好些。”魏源重新走到江边,坐在那看着江面来回的游船。

  林霄寒打开信纸,一封独孤裕的来信:

  霄寒,这几日瑾儿的状态很好,前些日子,我带着她去了趟寻溪阁,老阁主说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毫无知觉了,或许很快她就可以苏醒。

  等了近十年,等到这样一个消息,实在令人激动,当年因为我的疏忽叫你们两人难成姻缘,你久战不娶我知你所想,现在终于可以等到头了。

  我会照顾好瑾儿,你放心。

  信封合下,林霄寒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这些年他一直置身于为晋王戍守北疆的工作中,因为他笃定只为等待独孤瑾的醒来,别的他不想管太多了。

  林霄寒扬起马鞭,驾着骏马疾驰而去。

  或许整个晋国军队里只有他一个来自北境的将领,只有他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甚至父辈没有一官半职的将领。

  他靠着自己本事封侯拜相,成为北军统帅,受封子爵。

  可是那时的自己,本来不过一介平民,若不是独孤瑾,或许现在还身居乡野,无所事事。

  北境人傲啊,傲啊,傲有好处也有坏处,至少在加官进爵这方面没一点优势。

  父亲是一方小富农,林家在那块地方起码还是有点地位的,那年不过十七岁的林霄寒背着行囊走上了参军的道路,他不喜欢父亲对着农田整日发呆的样子,那样简直是浪费时间。

  于是那个晴朗的午后在父亲完成了上午的劳作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打扫好屋子,和父亲摊了牌。

  北境军才是我的归宿!

  林霄寒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走到陌生的冰原里,走进茫茫的树林,穿过板结的江河,直到看见荒原上的那座孤城-浩都。

  微风穿过前额,林霄寒略感到一些不适,数日的长途跋涉累坏了他,突然脚下踩空,林霄寒无力地倒在草地上。

  这一段的时光好像彻底蒸发了一样,等他再醒来,已经身处室内这里的布置精巧,装饰华丽,并不像是平常人家,林霄寒用力抬起身子,靠在床头。

  “这里,这里...”

  “这里是浩都,”穿着银白色常服的女孩端着杯热茶走了进来。

  她声音很好听,叫林霄寒立刻脸红了起来,那女孩年纪约摸十一二岁,她盘着发髻,几缕发丝垂在额边,一双明澈的眸子好奇地盯着林霄寒。

  “你现在在北寒宫里,怎么样睡得舒服吗?”

  “北寒宫?”林霄寒噌地站起来,他四处看看,的确这建筑布置十分华丽,“你,你是?”

  “我?”女孩笑了笑,“我叫独孤瑾,你呢?”

  “你是独孤公的女儿?”林霄寒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己会待在公爵的宫室里,公主就站在他身旁。

  “嗯,怎么了,别这么拘束啊。”

  “参见公主,”林霄寒半跪在地上,独孤瑾一下子就不高兴起来,她急忙把他拉起来。

  “咱们北境可没晋国人那么多礼数,我出城玩,撞见了你,就把你带回来了。”

  “谢公主救命之恩,”林霄寒拜了两拜,“小人无以为报,愿为公主驱使。”

  “说了,你别这么拘束!”独孤瑾把他拉到床边,“你还是个俏佳人嘛,看起来一点不像个赶路的小鬼。”

  “公主别取笑小人了,”林霄寒有点感觉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都不敢看着独孤瑾。

  “浩都里的公子哥都没你这么害羞的呢,”独孤瑾一拍他的脑门,“你从哪里来啊。”

  “小人是南边临江城人士,此来浩都是为了园参军报国之志。”林霄寒拱手一拜,看起来倒是正经地很。

  他这样子倒是把独孤瑾逗笑了,看着他这认真相还真有点那么个意思,“北境又不是国,不过是保卫三晋之北罢了,你要是想报效国家,当去龙原,入投晋军啊。”

  “入投晋军?晋王的军队?”林霄寒笑了笑,“我哪能有这本事啊。”

  “怎么没有啊,”独孤瑾刚想说下去,们外的侍从就走了进来。

  “参见公主,大公子要我等把他带去,有事一叙”侍从行了礼便走到床前示意林霄寒站起来。

  “哥哥要见你。”独孤瑾有点不愿意,但她好像很听独孤裕的话,于是点了点头。

  林霄寒站起身,“没事的,大公子之命不可违,小人这当前往。”说完,林霄寒就跟着两位侍从走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