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悲剧之行

逐玺 木子从 2151 2019.06.14 23:04

  “都给我准备好了,今天君上北巡保山关关外护畿,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别出什么岔子!”秦将军穿着全副盔甲,表情严肃,丝毫不敢懈怠。

  作为长城军中威望最大的老将,秦纪隆话音一出,这整个广场上的士兵立即端正态度,笔直地站着。

  今天是独孤歧北巡的最后一天,也是和过去一样,每次公爵北巡长城最后一日都必须要前往长城外走一遭,以表示对逝去的戍边将士的怀念。

  这日风蛮大,虽然长城内树木抽枝发芽,已经呈现出些许春色,然而长城外不过数里地,却依旧荒芜,天空中片片落雪,几无活物。

  独孤歧骑马行在队伍最前面,秦纪隆率领五百多人的骑兵队紧随其后,虽然如今野夷已经退离长城百里外,但足够的护卫还是非常重要。

  瑾儿不同于那些大家闺秀,如今已经年方十五的她已经出落地亭亭玉立,但那些精致华服难以叫她提起兴趣,她自小便喜爱战器甲胄,父兄出游,她也会骑马跟随,绝不用轿。

  独孤裕行在她身后,悠闲地看着瑾儿的背影,他笑了笑,又看了看身边近身护卫的林霄寒,“唉,你看那,这三年瑾儿都这么大了,出落地这么漂亮。”

  “瑾公主王贵之后,天生丽质,自然不同凡俗女子。”

  “啧啧啧,你小子天天说这些客套话有什么意思啊,说实在的,你也喜欢瑾儿吧。”

  “我...”林霄寒这一下被问得说不出话来,的确那日午后自己睁开眼见到独孤瑾的第一面就彻底被她纯洁清丽的面容所迷住了,这些年,独孤瑾来了许多次,每次都改变不少,越来越接近自己心中那个美丽的样子。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独孤裕鄙夷地看了一眼林霄寒,“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太拘束太虚了,能不能说点真心话,啊?”

  林霄寒咳了一声,的确,在这里他从未表示过真意,只有和独孤瑾单独相处的时候才能稍微放开一些,但这也没办法,毕竟在俗世官场之中又能如何,若是放下客套和伪装,谁能知道会面对怎样的真实。

  “对,我不多说什么了,我是仰慕瑾公主,但我知道我的身份我...”

  “身份什么?你身份卑微?还是她身份太高贵?我北境男儿以身份论高下吗?我们没南方诸国那么多讲究,有本事有志向那才是了不起的大丈夫,怎么你是不是想成为那些无能无为的纨绔子弟,就能追求瑾儿了?”

  独孤裕这一番话点醒了林霄寒,他一直所顾虑的不过是一个身份罢了,但他如今最不屑的不就是自己同时最渴望的身份吗?这样的矛盾其实根本不存在,因为在这冰天雪地的北境,只有力量和勇气才是所有人追求的伟大,哪是那虚无缥缈的血统就可以替代的。

  “大公子,对,你说的对但,但我不知道瑾公主她是怎么想的,君上是怎么想的,毕竟她身为北境公爵之女,婚嫁大事,怎么可能这么草率地托付给我。”

  “哈,”独孤裕噗嗤一笑,“吹捧你小子两下你就飘了?我是希望你先表明态度追求瑾儿,什么时候说许诺你做她的夫婿了?”

  林霄寒一拍脑门,突然想到自己这么说多么不妥,“对,是我冒犯了,大公子,我一定会不断努力,追求瑾公主。”

  “行了,说实话,瑾儿她很喜欢你,”独孤裕叹了口气,他仔细想了想,“还记得三年前的时候你还是个山村小伙,如今已经一身武艺,满腹知文,颇有大丈夫之相,况且瑾儿也到了婚配年纪,我觉得你也很适合。”

  “真的?”林霄寒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独孤裕居然会这么说。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殷季都和我说了,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有责任心,有志向,胆大心细,着实不错。”

  “殷大哥他,”林霄寒恍然大悟,“他是您的人。”

  “这才猜到,看来你这脑子不灵啊,”独孤裕看着远处连绵的雪山,心里也舒坦下来,“走吧,别发呆了。”

  独孤裕甩了下缰绳加快了步伐。

  马队已经行进了很远,现在距离长城十里之远,再向后看已经看不见长城的门楼,视线里只有皑皑白雪。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么大的阵仗,野夷不会丝毫没有察觉,虽然这些年野夷已经被赶到了百里外的极北之地里艰难求生,但韬光养晦这么久,野夷已经人口增长不少,年轻力壮的汉子跃跃欲试,他们的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心结,那对长城里的人们的巨大仇恨。

  建王初年北伐之际,如今这些年轻人还都是几岁的孩童,他们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兄长死在里三晋军队的手里,他们亲眼看见了原本的村庄成为了烈火焚烧的血海,原本的家园成了那绵延千里的长城地基,而他们只能迁徙到极北之地,在饥寒交迫中苦苦度日,在终日不见晴天的风雪中夹缝求生。

  如今他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独孤歧的北巡就是最好的机会。

  三千多野夷军队埋伏在山区的四周,只等长城军走入早就设好的陷阱,他们很清楚独孤歧的护卫有多少人,他们也很清楚,一旦围歼成功,北境独孤家将彻底灭亡,长城军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而那时推倒这座承载了他们无穷痛苦的墙壁就毫无难度可言。

  雪开始下大了,可见度不足五十步,虽然长城守军常年在长城外行进和巡查,但他们也知道这种风雪着实罕见,处在风雪之中也很是危险。

  独孤裕看着四周,他知道,现在已经在半山腰上,按照之前的规划,到达白乾山顶后,原路返回长城,但现在他已经有些许不安。

  “大公子,有点不对,这里静地出奇啊,”林霄寒小心地看着四周风雪掩盖的树丛,“哪怕是这么大的雪,还是会有些野地猛兽在草丛中行动。”

  “这么静,就是说这山腰上连一只野兽也没有,”独孤裕眉头紧皱,“难道?”

  “这里埋伏了人!”

  林霄寒和独孤裕想到了一块。

  “快,快掉头!”独孤裕疯狂地驾马向队伍前跑去。

  可这时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野夷的杀声四起,四周的雪块滑落下来,无数的野夷战士从树丛中山间里冲出来,将长城军团团围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