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凄憾

逐玺 木子从 2224 2019.06.15 22:45

  野夷的铁荆阵迅速打乱了马队的阵型。

  原本可以成功冲出包围圈,然而铁荆阵利用锥形铁器群猛烈冲击将外围的骑兵冲倒,直接造成了整个队伍彻底被自己倒下的战友拦住了去路。

  热血融化了积雪,甚至连空气中都弥漫出水汽,厮杀声依旧隆隆,刀光剑影下的山腰上,野夷好像源源不断地补充一样,长城军还能站着的人越来越少,慢慢地尸体堆积起来,所有人被压制在狭小的尸堆之间。

  独孤裕被七八个野夷士兵包围着,他手上的落雪已经沾满鲜血,在他脚下堆积满野夷的尸首,而他身边的野夷却仍然毫不恐惧地冲过来,哪怕独孤裕砍杀再多的敌人,他们还是像蚂蚁一样不停地涌出来,爬向对手。

  再强的剑士都无法对付超越人类强度的压力,独孤裕的身上挨了一剑,两剑又一剑,再厚重的盔甲也无法承受无数次的重击,外甲上已经溢出了猩红的血水,他的脸上汗水和鲜血混溶在一起滴落,但他依旧机械地挥舞着长剑,哪怕视线已经模糊,但他只能咬着牙坚持。

  “喂,快!”

  独孤裕看见眼前的野夷纷纷倒下,林霄寒迅速砍杀了围在他身边的士兵,一把抓住独孤裕的手将他从包围圈里拽出来。

  “清醒点啊,”林霄寒大吼声迅速把独孤裕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君上已经突围出去了,现在你和瑾儿得赶紧冲出去,”林霄寒招呼过来身边的战友,“快,兄弟们都跟过来了,你赶紧走啊!”

  “你怎么办!”

  “等你们撤了我自然会走,放心刚刚后面受到的冲击小,我没受伤挺得过去。”林霄寒抹了抹汗,附近野夷又开始聚集过来。

  “你小心,一定要撤出来!”

  “一定保护好瑾儿,保护好她,”林霄寒没做更多的回答,他只有这一个愿望,他是个士兵,他的天职就是战斗下去,他没法独自保护独孤瑾,只能把这最后的愿望交于她的哥哥。

  没等独孤裕说什么,他便又冲了上去和野夷厮杀起来。

  战场被野夷的军队割裂成数快,独孤裕从山腰一路冲到山脚下,才在一棵老树下找到了落单的独孤瑾。

  “瑾儿!”独孤裕一个箭步,持剑横砍,直接砍倒了面前两个还没能反应过来的野夷士兵,他急忙跑过去,独孤瑾蜷缩在树下,她把脑袋埋地很深,她身边的护卫已经全部战死,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他们死时的惊悚眼神叫人不寒而栗,别说是个尚未长成的女子,就是强壮勇敢的汉子看见这样凄惨的一幕也会惊恐不已。

  “瑾儿,快走啊!”独孤裕抚摸着她的面颊,努力地想让她冷静下来。

  “别,别过来,别...”

  “是我,是我啊,你哥哥。”独孤裕盯着她的眼睛,“没事了,没事了。”

  “哥!”独孤瑾崩溃地哭了出来,“他们都死了,都死了,都死在这了。”

  “没事了,啊,我带你走,咱们走!”独孤裕把她送上马。

  “快!咱们撤!”独孤裕跨上自己的战马在前面引路。

  很快,他看见不远处的山崖口,看来很快就下山了,身边的喊杀声已经越来越小,零零散散的野夷都被护卫们解决掉,前面的路也越来越宽敞。

  “咱们快离开这了,”独孤裕放松地转过头去望向独孤瑾,风雪也已经慢慢停息下来,他看得清瑾儿的笑容,她已经慢慢缓过来了,奔驰的骏马快速地接近那生的路口。

  一支利箭从独孤裕耳边划过,那呼啸而去的声响永远叫他难忘,从他视线最边上直直地射向身后的独孤瑾。

  这支箭不偏不倚地射进了马眼里,伴着一声长啸,独孤瑾的战马扬起鬃毛,双蹄直竖,她失手没能抓紧缰绳。

  “瑾儿!”

  独孤裕眼睁睁地看着她仰面朝后倒下,这一刻他却什么都干不了。

  那后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在她消失在地平线时,那一刻眼睛里只剩下无穷的恐惧。

  人,在刚得到安抚时才是催脆弱的,但得到温暖的瞬间又立刻被打入寒冷的坚冰时,在她心里所剩下的只有一切悲伤的情绪,所有的美好和希望都全部消失。

  “瑾儿!”

  独孤裕近乎疯狂地扑向崖边,他向下望去,那深谷中除了无尽的云烟,再无其他。

  他崩溃了,脑中一片空白,他根本不清楚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士兵们纷纷将他拉回去,他只感觉自己和瑾儿的距离越发远了,失去了方向,没有了知觉,只剩下空洞的双眼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不见。

  独孤裕突出了重围,士兵们簇拥着他向着长城的方向前进。

  在那尸横遍野的山腰上,林霄寒和秦纪隆背靠背面对着团团包围的强敌。

  所有人都倒下了,长城军和野夷的尸体堆积成山,他们两人站在最高处狠狠地看着围住他们的野夷。

  “将军,没想到今天可以和您并肩作战。”林霄寒紧紧握着剑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

  “殷季是找了个好苗子,可惜啊要和老夫折在这了。”

  “将军,我孑然一身,死亦无憾,本就为了捐躯为国,有什么可惜的。”林霄寒笑了笑,他叹了口气,“若是说些许可惜倒也不是没有,但是如今一战绝不可避免。”

  “不,你还有机会,”秦纪隆笑了,那笑声爽朗,毫无一丝悲意,那笑声坚毅,叫野夷都倍感恐惧。他已是驰骋疆场数十年的老将,生死对他来说不过一瞬之间的抉择,早就无法动摇他的执念了。

  生卫家国,死在边疆,怕是他最后的心愿了。

  “小子,看见那个小旗官没,你到时候冲过去夺骑而出,千万不要回头!”

  “可是,您!”

  “告诉君上,长城军无一生还,皆为国战死!”秦纪隆话音刚落便呐喊着冲了下去,他高举着长剑,无畏地向着密密麻麻的野夷士兵冲去,他眼里早就没了对手,如今他只是奔赴一场必死的盛宴,去完成此生最后的绝唱。

  老将军冲入了敌阵之中。

  “啊!”林霄寒嘶吼着,疯狂地冲向那小旗官,哪怕数百人相护,他却毫无恐惧地杀入敌阵,一时间鲜血喷涌,野夷乱作一团,他突然就出现在旗官面前,一跃而上,把利刃插入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旗官脖颈里。

  在野夷心里那犹如天神下凡,林霄寒迅速冲破了包围,向着山下冲去。

  直到已经看不见林霄寒的背影,秦纪隆才彻底放下心来,野夷越聚越多,他最终被淹没在敌军的人海之中,没人知道他临死前想着什么,但至少他捐躯赴国难的梦想在他人生的最后实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