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宁泉对话

逐玺 木子从 2065 2019.05.27 21:38

  等到觥筹交错,枕藉散乱,歌姬们纷纷离开包厢,众人都躺倒在地,李逝聚了聚神,他并没有喝太多。

  聂麒斜坐在软垫上,静静地打量着李逝,眼神迷离,叫人感觉温润轻柔,略有些脸红。

  “你...你没喝醉吗,”李逝揉揉眼睛,聂麒的身影越发清晰了。

  “有点,”聂麒点了点头,他轻轻把眼睛转向躺倒在地的常力山他们,“只是他们喝的更醉些。”

  “哈哈,没想到你看起来面容清秀,身材消瘦,居然这么能喝。”

  聂麒叹了口气,他略感无奈地合上扇子,从软垫上站起来,“是不是感觉有点昏?”

  “嗯,毕竟喝的不算少,”李逝捏着鼻梁,极力地想让自己精神起来。

  “走吧,去楼上戏台上坐坐,”聂麒摆摆手,笑着往包厢外走去。

  李逝虽然有些头昏,不过并没有完全失了理智,听聂麒这么一说,便踉踉跄跄地跟了上去。

  清华楼之所以说是可以比肩楚云宫的奢华酒楼,那是因为它不仅有着莺歌燕舞的娱乐活动,还有着舒适华丽的客房包厢。除了这些略显“俗气”的娱乐,清华楼还为略上档次的客人准备了围棋阁,书画阁这些雅趣之地,当然最让清华楼名扬楚国的其实是四楼上的露天大戏台,每天的下午都会有名角上台演出,到时整个都城喜欢听戏的权贵都会聚集此处,好不热闹。

  这戏台也是除了楚云宫的戏台外,整个楚国最大的戏台,能容纳百人同台演出,哪怕是夜晚休演的时候,这么大的一个平台也是人们夜赏月色,促膝长谈的好去处。

  李逝费力地爬上顶层,不远处聂麒正站在戏台的栏杆前眺望远方。

  这模糊的背影在月光下蒙上一层银色轻纱,他的身体在迎风飘动的薄衣下微微透出颜色,让人看着都有些沉醉。

  “嘿,走的挺快啊,”李逝靠着栏杆,走到他身边,“看什么呢?”

  “远处的景色多好,平静毫无波澜。”聂麒托着腮,神情舒缓地望着远方。

  “嗯,很好啊,”李逝附和一声,他并不在意这景色如何,他只是单纯的想要醒醒酒。

  “你喜欢这里吗?”

  “挺好的,很繁华,要是可以一直享受这里也不失一种乐事。”

  “你觉得赵千怎么样?”

  “他啊,不是什么好人,身居高位又不办事。”

  “你大可骂的再露骨些,”聂麒看了一眼李逝,他似乎是带着一种讪笑,“你心里一定及其看不起那赵千我也一样看不起,或许和他走的那么近的我,你心里也有些许不满吧。”

  “不,不不,”李逝急忙摆摆手,“你说的对,我是看不起那赵千,这种官员留在都城完全就是祸害国家,至于你,我绝没有半点意见。”

  “哦?你对我没意见?为什么啊,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就是我们这样的嘛。”

  “不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是你和他的关系并不是这样,我看得出来,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神情姿态,都不同于那些俗落的佞臣。”

  “哈哈,”聂麒不由得笑出声,他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乡野村夫能说出这种溢美之词,“李仨,你不是黄渠山人吧,你也不是什么山村种田汉吧。”

  这话一出,李逝心里不由一咯噔,但他依旧保持着冷静的神态,一点没有表露出心虚,“我是黄渠山人,我是山村种田汉,不过我不是李仨,我叫李三,你们不要读顺嘴了把我名字改了。”

  李逝这么个调侃又把聂麒逗笑了,一直生活在都城贵族圈里的聂麒虽说广交江湖豪杰,但终归还是个贵族子弟,身边语句轻佻随意的也没几个人,李逝这般说话方式的的确确吸引了他。

  “那好,李三,这样吧,你做我的侍从吧,这可比你种田赚的多了。”

  李逝一听到这话,立马起了兴趣,自己想进入楚云宫本来就不容易,若是半途被发现,必然功亏一篑,如果可以通过聂麒的帮助,那完全能够轻松进入楚云宫面见李权。

  “好啊你若不嫌我是个山野粗人,那我就同意咯,”李逝挑了挑眉,下意识走近聂麒想要环住他的肩膀。

  没想到这个举动让聂麒反应巨大,他立即后退一步,一把把李逝推开,“喂,你我身份有别,怎么可以这样勾肩搭背,真是不知耻!”

  “这,这怎么了?”

  “你现在是我的侍从,就连我结交的江湖朋友都不许近我一尺,你这侍从,更要远!”聂麒撅起嘴,像是在宣示主权,不过那样子非但不可怕,倒是滑稽地让李逝笑出声。

  “我是真奇怪,你什么心态啊,故意戏弄我啊?”

  “这是给你机会!你可想清楚了,让你离我远点是你的本分。”

  “好好好,这份工我还就领定了,”李逝急忙点点头,又恭敬地作了长揖,“我这也算是认了主吧。”

  “当然,”聂麒咳嗽了两声,又摆出一副端正的样子。

  李逝很庆幸可以接触到这位贵族公子,本来还苦于没有办法接近楚云宫,现在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只要他进宫,自己完全可以以侍从的身份进去,到时候直接向李权表明身份,也就能避免被聂韵先抓到。

  不过一会功夫,聂家的侍卫就找到了这里,把那醉醺醺的常力山等人架回他们的家中。

  侍卫们走在后头,紧跟着聂麒和李逝。

  “你刚刚说也看不起赵千这种人,那你为何还要与他同游?”李逝凑到跟前,问道。

  “你是不知道,赵家掌握着整个宫廷戍卫,我们聂家虽然权力不小但终归是外戚,还是要和赵家搞好关系。”

  “怪不得,那你还挺厉害,年纪轻轻就在这宫廷角力之中扮演重要角色了。”李逝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胡扯吧你就,这点小打小闹算什么,”聂麒白了李逝一眼,“你多想想等回去怎么给我好好干活,而不是在这贫嘴。”

  “好的,少爷,”李逝微玩下腰,反掌对着前方,“咱们继续赶路呗。”

  “这还差不多,”聂麒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上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