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廷前议事

逐玺 木子从 2039 2019.05.12 14:24

  魏源放下杯子,他略显奇怪地打量着李震,这几眼都叫李震感觉有些不自在了。

  “我冒昧的问一下,您真的愿意为王奉献出一切吗?”

  “我的一切都是王给予的,献出它们有什么不妥的吗?”李震凑近看着魏源,他从未面对过如此不动声色的犀利气场,虽然李震已经深感自己不是魏源的对手,但身居国君之位的他依旧能用话语反击。

  “万分抱歉,公爵大人,无意冒犯,我只是略感好奇您是否真的如外界所传的那样忠义之致,现在我敢确定,您的忠心如假包换。”

  魏源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带,他微微弯腰拱手作礼,“万分抱歉,今天天色已晚,舟车劳顿身体乏累,下官先得回榻歇息了。”

  “魏侯请。”

  “不送。”魏源转身离去。

  李震一直站在那,他清楚魏源的想法,他也清楚他这次来不仅是公事更是为私。

  “君上,这次出兵必然凶多吉少。”陈且从内室缓慢地走出来,如今的他已经年老体衰,连走路都不方便了。

  “怎么说?”

  “您若出兵必然正中魏源下怀,您知道的,三十年前宛城一战魏家死了多少亲贵,那是您的父亲率领的军队杀光了他们,占领了宛城。”

  “可我刚继位就已经把宛城归还给魏家,如今北境危矣,三晋之军驰援,他魏源也是有识之士,怎么可能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公报私仇?”

  “您错了!”陈且焦急到咳了出来,他用力的敲着自己的胸膛,“南境是天下粮仓,又盛产铁铜黄金,拥八万军,哪怕野夷打到他国门都能抵御,他会在乎北境是否城破吗?”

  “对,你既然已经把魏家想的如此不堪,那我还有什么理由进军,我若不发兵应召那我还有何忠义可言。”

  “您是必定要率军北上是吗?”

  李震紧咬着牙,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魏源问我数次是否愿意为王献身,因为他只想告诉我,若是我不出兵,那形同叛国!”

  “立嗣吧,”陈且泪流满面,他跪在地上仰天长叹,“恭送吾君!”

  他明白李震统帅之能过人,但他对晋王的决定忠诚,很多时候都会让他做出错误的决定。

  不过数日,宁泉城外四万大军整装开拔将经过齐地与齐军汇合直达北境。

  已然过去十八年,野夷重新聚集,为了躲避寒流,向着南方的三晋之地进发。

  宁泉城还是阳光普照,而远在一千里外的龙原已经是阴云密布。

  坐落于三晋中心的龙原是历代王朝的首选都城。

  二百多年前皇帝嬴榭昏庸残暴,穷兵黩武,执政三十余年数次发兵征讨沙漠以西诸国,在齐地肆意掳掠美女,全国各地起义四起,那时公孙家先祖公孙坚汇集各地义军十万人与皇帝决战于龙原城前。

  战前公孙坚策马奔赴前阵列嬴榭十大罪,皇家军队军心动摇,义军趁势全力进攻打败嬴榭,当日就攻克龙原,绞杀嬴榭灭其全族。

  公孙坚众望所归被推举为新帝,而然他拒绝称帝,仅封为王,弃用皇帝仪仗,去谥号改封号,名义上统领全国,而后分封齐楚蜀,南北境五国诸侯,并立下誓约,他日谁人称帝天下共诛。

  公孙家的统治一直到二百五十一年后的今天。

  龙原城气势恢宏,坐落在中北平原之上,虽然无天险可守,然城高二十米,堡垒坚固,储粮足全城两年之食。

  城内龙栖宫是王室居所,富丽堂皇,城建壁厚,宫室百余座,侍从数百人,御园内征集了三晋之地所有的奇花异草,御林里豢养着三晋各地所有的奇珍异兽。

  大殿可以容纳五百多人议事,虽然殿上大臣不过数十人,但这代表国家门面的厅堂自然要十足的奢侈华丽。

  建王公孙珏仰面躺在王座上,他看起来像是六七十岁的人,却年纪仅仅五十,年轻时彻夜操劳南征北战让步入中老年的他加速衰老。群臣在下面议论纷纷,他看起来十分厌烦这吵闹的场面,看起来愈加不耐烦了。

  “够了,”建王微微睁眼,他环视群臣,顿时大殿上鸦雀无声。

  “本王昨日接到消息,楚公爵已经率军四万北上勤王,齐公爵也已经整兵五万随时待发,你们还有什么觉得不妥的?嗯?”

  建王话音刚落,群臣便又开始吵闹起来。

  “陛下,楚齐都起兵勤王,为何南公爵魏桀不出兵相助,这万万不妥!”谏议大臣韩傅看起来一脸正直之像,他那极度夸张的鹰钩鼻却叫人觉得他的正直滑稽不堪,每当他发言之时都义正言辞,而被他弹劾的当事人正常都不在场。

  “哦?韩大人还真是义正言辞,可是魏大人没离京的时候你怎么不劝谏陛下要求南境出兵啊?”太傅黄进年纪虽大但言辞犀利一点不逊于青年才俊。

  “你!你怎可...”

  “好啦好啦,”建王鄙夷地看了一眼韩傅,“你不用争辩了,本王也没怪你,不过你这胆子不敢在魏源面前说也情有可原。”

  “陛下,误会臣下啦,臣...”

  “闭嘴吧你,”建王摆了摆手,“若是我要南境出兵,是不是铁城,云霁也得出兵啊,大动干戈!野夷之乱不过数万人,难道这数万人就值得本王如此慌张,举全境之力而战吗,嗯?”

  “陛下息怒!”群臣低头,鸦雀无声。

  “林霄寒,你率五万军队驰援北境,我不信四国十七万大军还解决不了一群蛮夷!”

  “遵命,陛下。”林霄寒跪拜领命。

  他虽年仅二十二,却已经是闻名全国的少年将帅,他有着英气逼人的凌厉双眸,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超乎常人的老成,鼻梁高耸挺拔更显得他傲气十足。

  “今天就到这里吧。”建王长舒一口气,“北境之事不必总是劳烦我,前线打仗靠的是前线的将帅而不是你们这群叽叽喳喳的秀才!本王累了,下朝。”

  “恭送吾王!”

  晋国雄兵北上,四国军队又将集结,这一战不同于十八年前那场战斗,如今的野夷已经不成气候也没有十足的实力与晋军一战,或许因为这样绝大多数人都会松懈。

  然而正真的威胁从来不会由来于表面,野夷进攻带来的最大危害并不是其本身,而是诸国驰援后,三晋之地将兵力空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