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冲云之志

逐玺 木子从 2739 2019.06.10 18:07

  和独孤裕见的第一面,是林霄寒最难以忘的。

  从待客的寝殿出来,走入廊道,再拐向空旷的内院,地上铺着平滑的石子,看样子是特地从齐地的海岸运回来的。

  走过装饰般的草木植株,那后面是个较大的木亭,独孤裕正在上面拿着木剑和七八个侍卫练着。

  独孤裕的白袍上披着轻甲,他身姿轻盈,剑气凌然,每招每式都行云流水挡拆有度。看侍卫额上的汗珠,他们着实是受累,独孤裕的剑术精湛,让林霄寒惊叹不已。

  “禀公子,公主殿下的贵客到了。”林霄寒身边的侍从走上前禀报。

  独孤裕立即发起攻势,他剑技左右游离,让对方根本不知如何阻挡,不过短短数秒,他的剑尖已经触碰到了每个人的喉咙。

  “大公子,剑法卓然,我辈甘拜下风,”为首的侍卫单膝跪下,拱手行礼。

  “行了,白凛带他们下去吧。”独孤裕拿起水壶猛喝一口,叫那侍卫带人下去。

  林霄寒打心底里敬佩独孤裕,没想到一个公爵之后尚有如此硬朗强健的体魄,如此精湛的武艺。和他过去见过的那些贵族子弟大不一样。

  “你,过来吧。”

  “诺,”林霄寒急忙行礼,小跑过去,站在独孤裕前面。

  独孤裕放下水壶,他玩的很尽,看起来心情不错,“怪不得瑾儿还把你带回来,着实俊俏。”独孤裕随意打量着林霄寒。

  “小人承蒙公主之恩,无德无才,不足为大公子称道。”

  “行了,北境人口稀少,北寒宫里也招待过不少平民,咱们不比南方诸国,礼节繁琐,上下级森严,你不用太拘谨,说说你来浩都做什么?”

  “回禀大公子,小人家住临江城,此次来浩都是想想参军报国,不料长途跋涉,道路阻塞难行,到了浩都城附近时,体力不支晕倒了,还好公主出游遇见,救了小人一命。”

  独孤裕点了点头,“好吧,带他去长城军报道吧。”他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侍从。

  “意思我已经可以加入北境军了吗?”林霄寒十分激动。

  “去吧,北境男儿,参军报当然值得鼓励,跟着他就好。”独孤裕摆摆手。

  “谢大公子,”林霄寒作了长揖,跟上侍从,兴致冲冲地离去了。

  “好好查查,看他到底是哪来的,有没有别的目的,”独孤裕吩咐了手下人几句,“瑾儿也真是的,不知根知底就随便带人入宫。”

  独孤裕叹了口气,他突然想到内院的冰莲开了,正好可以采些泡茶,于是饶有兴致地走出木亭,在繁盛的耐寒草木之间寻觅着。

  长城军,这支新建不久的铁军是为了戍卫数年前才建成的北长城。

  这时的野夷已经慢慢从战败中缓过来,虽然直到五年后的建王十八年才大举进攻长城,但这时的他们已经在不断地利用小股军队袭扰戍卫。

  林霄寒被带到了整个长城最高大坚实的关隘-保山关。

  这里的军队和野夷交手大大小小仗数十次,是整个长城唯一没有山脉天险的地段,所以独孤歧在修建长城时,特地在这里,进行了强化和加固。

  林霄寒被分到了巡夜营里,这算是个闲差,不必长途奔袭也不必到远离长城的极北地里探查野夷的行踪,每天晚上在长城上巡夜,检查一下长城外部受损情况就可以了。

  独孤裕娴熟精湛的剑法一直都在林霄寒心里演示着,他忘不了那凌厉的剑锋,那出剑必杀的极度潇洒。

  “我想要杀敌啊,不是当侍卫!”林霄寒大喊出来,这一块区域今天轮到他,四下无人正是可以肆意爆发情绪的时候。

  李逝叹了口气,他双手撑在城壁上,这份工作着实有些无趣。

  “当兵为了杀人你乘早滚蛋。”老百户愤怒的喊声传来,把林霄寒惊出了一身冷汗。

  “殷大哥,”林霄寒急忙打了声招呼,面前这位百户长叫殷季,家里排行老三,十七岁就当了兵,长城军组建的时候,自愿加入,如今已经是他当兵的第十四个年头,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但他非常壮硕,又经验十足,对付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游刃有余。

  “喊啥呢喊,巡逻都干不好还想见血?”殷季把水壶砸在林霄寒口,这力道够猛,林霄寒差点没接住。

  “对不起啊殷大哥,就是有些郁闷。”

  “郁闷?什么郁闷?”殷季椅在城垛上,“说来听听。”

  殷季都这么说了,憋在林霄寒心里许久的话也就藏不住了,他举起水壶,喝上一口,“这是酒?”

  “哈哈,你大哥我能不拿点货来?”

  林霄寒这下乐了,这皎洁的月光下再配上烈酒,简直别无所求。林霄寒等不及又喝了一口,“大哥,我和你直说了吧,我当兵就是想杀敌,我爹是个农民,家里有地不缺吃喝,但是我就奈不住闲,你说一辈子务农有什么意思啊,不出来战场上横刀立马建功立业有什么意思啊!”林霄寒脸上泛起微,他带着酒劲说了个痛快。

  “说完了?”殷季挑挑眉,“说完了酒拿来!”殷季一把拿过酒壶,猛灌三大口,“建功立业,嘿嘿,我给你讲个故事啊,过去有个男孩可劲向往着成为个大将军,那时啊他住的那个城的城主家的公子刚好成年,老城主想让他儿子在战场上建功,那怎么建功呢?只有派他前往北境前线,为北境公而战!所以啊他就满城招募年轻小伙子,告诉他们参军追随他儿子,就能沙场建功,封侯拜相,哗!那可不,一下子有两千多人响应啊,那个男孩就是其中一个。”

  “然后呢?他建功立业了吗?”

  “然后啊,少城主带着军队加入了北境军,一同进行驱逐野夷的战争,那可是大仗啊,漫山遍野的野夷,可劲杀敌啊。”

  “可劲杀敌好啊。”

  “好啊,真的好啊,”殷季表情夸张,声音渐大起来,“和男孩一起长大的七八个小伙子全埋在那了!”

  这突然的转变一下子就把林霄寒激动的心情浇息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男孩傻了,他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啊,他看见,他...他看见白雪皑皑的战场上,密密麻麻如同蚁群一般两方士兵厮杀在一起,那倒下的尸体就像铺开的水一样迅速扩散,不一会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前锋士兵们就成了雪地里鲜红的陪衬。”殷季看着林霄寒,他明白这小子现在心里想着什么,他想的和那时的自己想的应该如出一辙。

  “死了,死了多少人?”林霄寒结结巴巴地吐出这几个字。

  “几乎都死了,”殷季摇了摇头,“两千人,尸首都找不齐,最后勉强辨认了一千多个。”

  “那,那男孩呢?”

  “他没死,他是仅存的几个没死的小伙子里的一个。”

  “那,那他最后建功立业了嘛?”

  “建功立业?呵!”殷季哭笑不得,“他发现他还活着那会差点笑死啊,还建功立业,还想建功立业!你知道这条命差点就丢在了雪地里!建功立业?我告诉你,这两千人里头就只有少城主一个人建了功立了业,别人,那一千多条命成了他的踏板!”

  殷季指着林霄寒,“你是贵族吗!你是吗?”

  “不,不是。”

  “那谁给你做踏板,谁给你做啊,纵使你有这冲云之志,到头来要是能活着都是万般幸运!”殷季叹了口气,他说到了心坎上,“那男孩就是我,那批有着雄心壮志的小伙子就只有我一个活到了现在。”

  林霄寒呆立在那,原有的世界观极速崩塌,理想的底线被残酷的现实彻底冲垮。

  “这世上的战争大多是王亲贵胄的博弈,”殷季无神地看着天空,在回忆这一切的时候,看似已经释然了,“这世上没人会记得棋盘上的落子,只会记住取胜的棋手啊,小子,好好活着吧,你要是真想建功立业,那就做出比那些贵族子弟多百倍的努力,或许你还能有所建树。”

  殷季拍了拍林霄寒,他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忠告,也没别的好多说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