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拜访林霄寒

逐玺 木子从 2287 2019.06.22 22:32

  李逝有些失望,他一开始还对这位新君心存幻想,希望他并不完全像人们口中说的傻子王,但今天殿上一看,那个肥头大耳,无心政事,只顾玩乐的陛下,是实实在在出现在他面前。

  “走吧,别想了,我告诉你,这龙原城里酒馆可不少,美食也多,咱们赶紧找个好地方吃上一顿。”常力山搭着李逝的肩膀,拉着他往前走。

  “等等啊,等等,”李逝急忙扯开常力山,他看见面前那幢高大威严的建筑,略有些好奇,“这是,这是镇北司?”

  “对啊,镇北司有什么好看的,走吧!”常力山不耐烦地拉住李逝。

  “好好好,走走,别拉我,”李逝扯着常力山的手,往前走去。

  镇北司,是设立在龙原的镇北军管理机构,表面上其最高长官是镇北将军林霄寒,但实际上权力掌握在御前大臣魏源的手上。

  这几日林霄寒从镇北军驻地回京述职,他也没有成家立室,家人也生活在北境,所以他一直待在镇北司处理政事,从不回府上。

  他几乎数日都埋头在桌案前,马不停蹄地赶制镇北军的巡防图和晋国北部的戍卫地图,毕竟每个季度都要进行新的更改。

  “少爷,该用膳了,”凝芸轻轻推开门,等候着林霄寒的意思。

  他没说什么,看样子正画的入迷,一埋头政务中,别的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凝芸不过十六岁,但已经唇红齿白,面若桃花,犹如出水芙蓉,秀丽而不带俗华。

  她本是林府的女侍,但林霄寒不怎么回府,府上的管家怕镇北司的人伺候不周,便把她送去服侍林霄寒。

  她见林霄寒没什么反应,便悄悄走过去,把饭食放在桌边,“少爷,少爷。”

  林霄寒给凝芸一声给惊到了,他笑着摇了摇头,放下笔,“小芸,你这来了也不通报一声,怎么,是不是平时我不在府上,你自由惯了。”

  “我可没不规矩,我通报了,您忙着这些事,没听到,我才走到您身边嘛,”凝芸嘟着小嘴,略有些不悦,“您也说了,您不怎么回来,这一年不过回京一次还不回府上住,真是叫我们想念。”

  林霄寒看着她这可怜样,倒有些哭笑不得,他可搞不明白小姑娘的想法,在他那,这些之间毫无逻辑关系。

  “好,好,你把饭盒打开吧,我尝尝。”

  “嗯,这些可是我花了一上午做的啊,”凝芸一听他这话,高兴极了,她急忙打开饭盒,把做好的菜一盘盘放在他桌前,“尝尝这个,红烧鲫鱼,这可是我跟着宫人去潜龙江边钓的。”

  “真的啊,我试试。”

  “你再尝尝这个,青笋炒肉丝,你猜猜这笋是哪里来的。”

  “额,市里卖的春笋?”

  “当然不啊,这是北境的商人带来的最鲜嫩的冬笋,我找了好久才弄来这么点。”

  “那你费心啦,”林霄寒挠了挠头,夹了一口,“嗯,不错啊,真的嫩。”

  “是吧,那多吃点,”凝芸坐在一边,催促着林霄寒。

  林霄寒一直身在军中,哪怕是每年回京也不怎么到灯红酒绿之地玩乐,所以一有女孩子在身边这么殷勤倒是叫他有些尴尬不适。

  不过凝芸这菜做的着实不错,林霄寒也是饿了半天,尝了几口胃口打开,便美美地吃了起来。

  凝芸托着下巴,她看着林霄寒,都有些入迷,竟傻笑起来。

  “你没事吧,”林霄寒端着碗,他瞥了一眼凝芸,看她那样子真是有些痴傻。

  凝芸也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妥,她直了直身子,摇摇头。

  “没事,你傻笑什么,行了,你出去吧,我吃完自己收拾。”

  “不不不,怎么可以让您自己收拾呢,您吃吧,我等着。”凝芸站起身,退到一边。

  还没等林霄寒再拿起筷子,门前又传来声响。

  “林哥,回来也不先去我那啊,”公孙燎大步走进来,他身上还穿着甲胄,看样子是刚刚轮班,结束了工作。

  “哟,美人在侧啊,呀,我真来的不是时候啊。”

  “行了你别废话了,”林霄寒指了指前面的软席,“坐下吧,别站那碍我眼。”

  “得嘞,知道我站累了哦,”公孙燎盘腿坐下,“唉,咱们一年不见了,没什么和我说说的嘛。”

  “那我先下去了,”凝芸走上前准备收拾碗筷。

  “等等,”林霄寒拦住了她,“我,我还想再吃点。”

  “那好,那您吃完我再来收拾,”凝芸还没说完就激动地跑了出去。

  公孙燎鄙夷地哼了一声,“瞧那样,这姑娘还真是腼腆。”

  “行了,我发现你小子是越过越放肆了,现在说个话都吊儿郎当的。”

  “什么叫吊儿郎当,咱们这兄弟情义,自然不必多礼嘛,”公孙燎捏起一条肉丝送进嘴里,“不错小姑娘做的不错。”

  “说吧,又怎么了?”

  “就是好久不见想你了呗,”公孙燎又吃了一口,林霄寒见状便把筷子递给了他,“谢了啊,对了,你知道楚国质子到龙原了吗?”

  “怎么了,他来龙原和你有多大关系啊?”

  “当然有啊,他来龙原我还得接待他,花了我不少时间。”

  “能别说废话吗?”

  “行行行,我开个玩笑嘛,”公孙燎凑到林霄寒身边,“这李逝来了晋国,那魏大人岂不是没理由再制裁楚国了?”

  林霄寒瞥了眼公孙燎,“这事和你没关系,把你的宫门守好,就行了。”

  “什么叫和我没关系啊,我告诉你朝中大臣都在议论着,魏大人先是让你震北军北上,又是制裁楚国,下个可能就是齐国了,魏大人又是南境公魏桀的弟弟,他们说这是魏大人在为南境谋利啊。”

  林霄寒眉头一皱,虽然这事他也有所耳闻,但毕竟他不会久在朝野,自然对这些事的了解不如公孙燎多,“都是什么人说的?”

  “韩傅韩大人。”

  “韩傅,和我想的一样啊,”林霄寒点了点头,这韩傅如今已经官至谏议院尚书,官位仅次于魏源,他和他手下的党羽一直不待见魏源,传这种话也不奇怪。

  “你想想,这领南将军陈息已经告老还乡,如今朝廷得物色一个新人选,你年纪轻轻就成为镇北将军,那这个领南将军怕也不会再找老将,很有可能在中青年将军里选,他韩傅儿子韩元启年方三十四,又是领南军中能力不错的将军,怕是很可能成为下一任领南将军啊。”

  公孙燎这话倒是提醒了林霄寒,若是韩元启真的成为领南将军,那魏源的统治力就会大大削弱,他不会看着老师的利益受到损失。

  “容我想想,”林霄寒长舒一口气,“你先走吧,等过几日我请你喝酒。”

  “得嘞,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公孙燎又捻起一口菜,边吃边走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