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凭令行事

逐玺 木子从 2123 2019.06.29 23:14

  “告示?”公孙燎有些不解,这来寒秧城越是小心越好,怎么还能出个告示呢。

  他拿着林霄寒给他的模板,还有些不知所措了,“这把你的行踪都暴露了,到时,他们真的威胁到你怎么办。”

  “你是真痴假痴,”林霄寒奇怪地看着公孙燎,“我叫你这么干,难道还没点准备啊。”

  “我知道,知道,不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方案嘛,说说吧,”公孙燎笑着赶紧给林霄寒倒水,特地推到他身前。

  “有点眼力见啊,”林霄寒小饮一口,“你听好了,要把事办明白,待到消息传播出去,你就带上三十寒秧城防假装在驿馆外巡防,做出和告示上说的一样龙原派来搜捕的军队驻扎在城北巡防营的假象,然后我们带来的二百精兵全部打散潜伏在我所在的驿馆附近,到时候,野夷自然会来找我。”

  “妙啊!妙啊!”公孙燎兴奋地一拍桌子,“原来你那投石问路就是这么个意思,亏我想了半天,你等着我这就去办事。”

  说完,公孙燎便火急火燎地走出去。

  一切事宜都已经准备好,平静的寒秧城内已经暗流涌动。

  那日吐贺鞑炎正和往日一样在酒肆中喝着小酒,希望可以听到北境和晋国来往商旅的消息,然而当他看见白凛带人进入客栈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不同寻常。

  于是当白凛回到房间后,他故意和白凛手下的士兵搭话,吐贺鞑炎已经混迹多年,也是话语场的老手,不过几句便叫一个自制力差的军士喝上了酒,也就从中吐露出了白凛一行的行踪。

  之后,他便率领着埋伏部队截杀了白凛的马队,一直追到京畿,才不得不掉头回去。

  野夷的男子样貌倒是和南方的晋人区别不大,但女子就要另当别论了,野夷女子长得略像些西洋人,有着蓝色的眼睛,目光也深邃些。

  之前,建王威服东方,沙漠以东,长城以南都尽归晋国,西洋的月食国也曾进献了两位美女,只可惜建王不喜欢这蓝眼异国风情的女子,便把他们送到了和云阁,当了王家的舞姬。

  吐贺鞑炎也深知野夷女子的特别,所以当年他带领手下族人潜入晋国时并不想带上乌兰羽,虽说他们自小青梅竹马,相恋甚深,但他毕竟是去行抱死之事,实在不愿乌兰羽同行。

  但相恋人怎么会允诺一方单离,再说野夷女子骁勇彪悍,吐贺鞑炎拗不过她,便让她假借西洋人的身份一同来了晋国。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出去抛头露面的事,还是由吐贺鞑炎主理。

  林霄寒的计行的非常顺利,吐贺鞑炎手下已经有不少人得了龙原军和林霄寒到达寒秧城的消息。

  这根刺,已经扎了吐贺鞑炎五年了,这五年,他的丧父之仇,毁族之恨一刻也没有消减,反而与日俱增,他根本听不得林霄寒的名字,哪怕是想到都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剥皮吃肉。

  “族主,有消息了,”外出的探子回报。

  吐贺鞑炎坐在堂前,身体颤抖地看着前方,林霄寒这个名字今天已经在他耳旁过了十几遍,如今,这个人就在离他不过数里的地方,他怎能放弃。

  “说。”

  “龙原步领军公孙燎的确率军驻扎在北巡防营,每日都有三十余人在外巡查,而林霄寒的确也已经到了寒秧城的驿馆,本来今日就要离开,但寒秧城令设宴款待,特意留了他几日。”

  “那是否派人相护?”

  “我们的人查看了,外面的守卫不过四人,里面的情况,今早我特地向日常打扫的老奴询问过,里面确实没有守军。”

  吐贺鞑炎略有些不解,按理说林霄寒这么大官阶,就算想要留人家,也不可能就派这么点人护卫。

  探子看出了吐贺鞑炎的疑虑于是急忙报上,“族主,这个事,我们的确也有些不解,于是在路过寒秧城府门时,贿赂了一个兵役,听他说,公孙燎来时,就调了寒秧城三百城卫,四处搜查匪贼,就连寒秧城令的护卫都少了一半。”

  “原是如此,”吐贺鞑炎微微扬起嘴角,这一刻终于到他报死仇之时。

  “传我令,挑选二十精锐,今夜我门庭前相聚,一同前往驿馆,诛杀林霄寒,报毁家败族之仇!”

  “族主威武!小人遵命!”探子猛磕了一头,无畏地回头离去。

  吐贺鞑炎紧紧捏着杯子,他青筋暴突,怒发冲冠,林霄寒的样子似乎就显现在他面前,他就连幻觉里都是诛杀林霄寒的样子。

  “死!”

  杯子摔在了地上。

  “鞑炎,今天,咱们就了却了这个心结。”

  乌兰羽穿着贴身的夜袍,从后房走了出来,他的父亲同样是吐贺速的手下,那一役也死在了镇北军手上。

  “羽,你不可去,此去危险,我难护你周全。”

  “若是今日我没有亲手拿下那林贼的狗头,那我才会痛悲一生!”

  “可...”

  “不必多说!此行我必去!我和你绝不会在生死之前分离!”

  吐贺鞑炎看着她,这个和自己一起十余年的女子,如今或许是他们最重要的一日,“好,你我绝不分离!”

  吐贺鞑炎那边已是准备完毕,静待一战,而林霄寒依旧读着兵书,驿馆内炉香四逸,歌舞声起伏,好一个舒适的销魂馆。

  二百多精兵都埋伏在驿馆外,只等着野夷的到来。

  林霄寒其实也并不知道那个即将面对的野夷是谁,他绝难想到这个即将入套的对手是五年前死于他枪下的吐贺速之子。

  李逝倚在驿馆的树下,他小心擦拭着寒潭,这把剑的寒光太逼人,哪怕是在白日都耀眼非凡,数步之外就能感受到叫人惊恐的剑气。

  这把剑,在李逝手上还未见过血,他看着剑,有些痴迷了,这时一尘不染的纯洁或许保持不了多久,这两日,野夷会袭馆,那时,寒潭必将见血,原本的家族荣耀之物将成为凶器。

  “也罢,必是祖上用这把剑的时候,也就见过血吧,我在这多想这些还有什么必要呢,”李逝摇了摇头,他也不知林霄寒那份果断和决绝倒地是如何所得,持剑入阵,毫无拖沓。

  “算了,去吃些东西吧,战前可不能饿到自己。”李逝直起身舒展了下胳膊便把剑收回剑鞘,离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