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夜杀

逐玺 木子从 2156 2019.05.16 10:30

  一路上到处是从长城上摔落的尸首,拦门坎四处堆放着,根本没有人手把它们摆放整齐。

  三千骑兵以最快的速度向擎霄关飞驰,越往东走,越是硝烟弥漫,尸横遍野,身受重伤的兵士躺在地上无助地哀嚎,然而这时已经没法多拿出人手去医治这些伤者。

  独孤裕时不时向上看去,他总希望下一个墙头就是擎霄关的门楼,这场战役已经维持了近半月,斥候冒着箭雨烽火来回奔袭已经损失大半,如今已经没人可以为前军传讯。独孤裕也根本不清楚远在几十里外的擎霄关现在是什么情况。

  贵族的战争在数十年前就形同儿戏,他们穿着华丽的甲胄,用价格高昂的丝绸制作的披风只为了彰显他们高贵的地位。

  士兵们冒死拼杀,仅仅换来这些贵族子弟有一个封侯拜相加官进爵的理由。

  直到现在,绝大多数的贵族子弟依旧游手好闲,软弱无力,穿着华贵的甲胄披风,在战场上站在最安全的位置享受美食,饮酒作乐。

  独孤裕也同样穿着北境贵族标志的银铠白袍,在他刚进北境军任职时,兵士们很自然地认为又一个贵族少爷来混点军功。

  但白袍带血,怒马冲杀的独孤裕彻底征服了这群身经百战的老兵,直到如今北境危矣,这些他身后的战士们依旧舍生忘死,追随至此。

  狼烟在不远处升起,那原本数十米高的门楼轰然倒塌,火光冲天把士兵的双眼映红。

  “是,是擎霄关。”一旁的副官结结巴巴地吐出这几个字。

  独孤裕勒住战马,他转头看着惊慌的兵士们。

  “诸位,现在你们也看见了,擎霄关已破,野夷就要冲入北境!”独孤裕指着那倒下的门楼,“过去我是独孤家宗子,你们是北境将士,或许我们有贵贱之分,地位有差,但若是长城坍塌,浩都城破,这一切就毫无意义了,所有人,包括你们的家人,我的家人都将被随意屠杀,男为奴,女为妓,国家倾覆!”

  慌乱的军士立即安静下来,他们勒紧缰绳,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独孤裕身上。

  “诸位,这一战,只为北境!”

  “只为北境!”士兵们不约而同。

  “剿灭野夷!”独孤裕拔出利剑。

  “剿灭野夷!”三千多把利剑直指天空。

  战火燃尽了一路上倒下的军旗,烧焦了阵亡战士的身躯,融化了旷野上的坚冰。

  擎霄关守军在长城外艰难地混战着,他们已经近乎绝望,直到他们再一次看见北境军军旗被高举起来。

  三千铁骑冲入密密麻麻的野夷军阵,顿时北境军的呐喊声直震天穹,这队战士像一把尖刀插入野夷军中,那以一当百的气势和力量让野夷节节败退,数千人的野夷军队被死死逼进长城断面的狭窄空间里。

  长城外的北境士兵也被这气势点燃,他们纷纷聚集起来堵死出口,就这样凶悍的北境军不断压迫断面里的野夷军队。

  擎霄关摇摇欲坠,猩红的鲜血味笼罩战场,两军交战的怒吼声逐渐减弱,英勇的军士们变成满地的断臂残肢。

  到了这战场上,相互根本难以顾忌,两边士兵接战之后,大量野夷迅速冲到独孤裕的身边,他们虽然不比南方国家的文明璀璨但也深谙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独孤裕的剑法卓然,哪怕是三两个野夷士兵同时攻过来,他照样对付地游刃有余,野夷的小头目杀红了眼,带着七八个士兵一拥而上。独孤裕见这架势却也不甚着急,他横持落雪剑,待着为首的野夷接近,挡掉他的攻击,侧身起剑,直接削掉了他半身,掉落的肢体砸在后面的野夷身上叫他们站立不得,乘此机会,独孤裕一步上去左右斜砍两剑,同时弯下腰身躲过后面野夷的刀击,这一下子四面的野夷便彻底没了办法,他们的身体完全倾斜,收势不得,独孤裕一个抬首旋刃,锋利的落雪直接带走了他身边四五个野夷的性命。

  然而还不等独孤裕稍事歇息,后面的野夷士兵又呐喊着冲了上来。他们又混战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夜色逼近,仅剩的几支火把勉强照亮了众人的视野,不知哪位战士砍倒了最后一个尚且能站着的野夷。

  独孤裕把剑狠狠地插在地上,他那象征贵族的白袍彻底被鲜血染红。

  所剩无几的士兵们无力地瘫倒在墙垣边,白雪飘散在他们身上,血痂凝固了他们的伤口。

  直到圆月高挂,挈霄关的野夷慢慢退去,他们终于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

  “北顾!拿点水来。”独孤裕大喊一声,还在那发着呆的副将立马一个哆嗦,赶紧把水袋递给独孤裕。

  持续数个时辰的战斗会大量消耗体力和水分,独孤裕只抿了一小口便把水袋递给北顾,“拿去喝一口,再分给将士们。”

  “您,您这还没喝过啊。”

  “我足够了,大家都需要水,只能一个人少分点,待会你带几个人把干净的冰凿碎,再化点冰水。”

  “是,我这就去。”

  见北顾带着水袋跑到别的士兵那,独孤裕才长舒一口气,他无力地倚在墙角,拨开碎裂的盔甲,那里面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他的腰部被狠狠地刺了一剑。

  “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医师了,我得撑到援军到来。”独孤裕紧咬牙关,扯下一块披风料子裹在伤口上。

  如今北境战事吃紧,齐军晋军已经无限接近浩都,齐城内的楚军也已经整装待发。

  李震看了看天色,东方略显出日出的白光,把周围的天空染成青黑色的模样。这样的景象不由叫他舒服了不少。李震在院子里坐着,他一夜未眠,大军即将开拔,战事一触即发。

  待到阳光彻底穿透云层,叶承和其他随侍都起身,按照俗礼李震要进宫话别齐君。

  直走到齐戬寝宫前,那几个昏昏欲睡的小侍从根本没注意李震的到来。

  “内侍官,醒醒!”

  “哎哟,谁啊,这躁的,”那小侍不屑地看了一眼叶承,“你们有何事啊。”

  “找你能有何事,面见齐公。”

  “这时辰尚早,君上还在歇息,你们晚些时候再来吧。”

  “胡扯,昨日就约此时,哪是你这阉人可以无端胡言的。”

  那小侍一听这话,气的面红耳赤,齐戬喜好年轻小儿,平时这些内侍作威作福,受到此侮辱自然越发刁难。

  “哪怕就是丞相官来也得看我脸色进出!”

  “那要是楚国公呢?”李震皱着眉,直直看着那嚣张跋扈的阉人。

  “楚...楚国公...”一听这话他果然有些慌张但还是故作镇定,“楚国公也不能打扰君上休息,你惹我不悦,过会再来吧。”

  “叶承,延误军机什么罪?”

  “回禀君上,延误军机当斩。”

  “给我绑了,”李震甩袖离去,身后的侍卫毫不犹豫地把这小侍制服。

  “李震!李震你好大胆,我是齐公的人你敢绑我!”

  “我本与齐公相约此时拜别,即刻率军北上,而你不断阻挠,延误军机前线若是有何差池,十条命也不够你砍的,带走。”

  一路上这阉人不断哭喊,然而却没有一个侍卫出手阻拦,平时受够了这些内侍的欺辱,如今自然没有人愿意相助。

  出了近淮门,叶承把这小侍押到军帐之间的广场,士兵们被召集起来全部聚集在广场上,等待军令。

  只等李震下令祭旗,大军就可开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