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策动

逐玺 木子从 2018 2019.07.07 09:14

  “说,极北之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李逝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看着那野夷俘虏。

  那家伙年纪不过十几岁,倒是和李逝一般大,受了这么大刺激,也是没什么反抗意志了。

  “发生了什么?发生的事多着了,我哪里知道你说的什么。”

  “和他兜什么圈子啊,我问你你们那的极北皇陵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常力山一把揪住野夷的头发,大声问道。

  “有,有有!放,放手,疼啊。”

  “快说!”

  “好好,我说,你们过去的皇帝修筑的皇陵好像是有些诡异,咱们本来住在寒神山北边的平原上,可是一年前大汗把咱们迁到了更北边,听说好像是皇陵里出来了什么东西。”那暗卫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常力山不耐烦地又揪住他的头发,疼得他哇哇大叫。

  “是什么东西,别在这给我吞吞吐吐的!”李逝一拍桌子,指着他问道。

  “是隐魔!隐魔!寒神拍下惩戒世人的魔物!我就知道这些了,真的,别的得问大巫师!我就是个暗卫,什么都不知道!”

  李逝点了点头,这和信中所述的确很是相似,只是这小子级别太低,应该是不清楚具体情况。

  “此物绝非善类,可能和北境人所述有关联。”

  “照你这意思说,若是此隐魔完全觉醒,怕是对整个三晋不利啊,”常力山有些担忧,虽说他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这邪物不同于常人,不能以正常眼光看。

  “按照北境民间传说所言,末皇帝听信谗言,说这极北之地,天寒地冻,建造皇陵将千万年尸体不腐,能够死后飞升,因此他征三万人建造皇陵,不过这三万人最后都未曾返回。”

  “所以说,这群东西可能有三万之多?”

  李逝点了点头,“不错,三万应该是个保守估计。”

  “那还等什么啊,咱们赶紧准备北上!”常力山等不得赶紧架着李逝往外走。

  他们才刚刚走到刑事司的大门口,就被一群龙原城卫兵拦住。

  “京林卫魏燮,特奉御前大臣魏源魏相之命,护送二位回外宾楼。”

  “魏相?不知我们如何与魏相有了交集?”

  “二位是晋国贵客,那便有了交集,最近京畿外围危险,所以魏相交代了绝不能再让二位出去冒险,还望理解,即刻随我回外宾楼。”

  “喂,你在这放什么...”

  “忍着!”李逝小声制止了常力山,又向着魏燮拱手行礼,“魏相想的周到,李某自当听命,麻烦将军先行,吾等随将军回去。”

  “谢李大人理解,”魏燮笑了笑,便示意士兵四围站着,将李逝常力山包围在里面前行。

  镇北司中,林霄寒换上了镇北将军的白狼兽首,前阵指挥甲。

  公孙燎站在一旁,看着凝芸为林霄寒穿甲,倒有些嫉妒。

  “你看看你一天天表现地不喜女色,旁人都啧啧赞叹,就我知道是你身边美人环候,根本不缺嘛。”

  “胡言,调侃我罢了,怎可扰姑娘清名。”

  “没事的,我就是要伺候少爷,公孙大人他没说错,”凝芸笑了笑,把两肩上的夹扣扣好,“少爷,穿好了。”

  “谢谢,我这就得离京了,我走了后,你们便也轻松多了。”林霄寒点点头,“你下去吧,没什么事,可以去镇北司官食用餐,要是有人问起来,就是是我让你去的。”

  “您不需要芸儿再做些什么?比如,唉对,桌案脏了,我擦擦。”

  “不必了,我给你少爷擦,下去吧,”公孙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凝芸只好屈膝行礼,便退下了。

  “你回镇北军中,为何还要把那李逝给禁了足?还特地以魏相的名义。”

  “李逝此人非同寻常,小有谋士之才,我又不清楚他的目的,自然不可让他离开龙原。”林霄寒活动了一下双臂,“你还真别说,女子就是细心,比我自己套甲和我那军中的事务官干的都好,活动起来都舒服。”

  “喜欢就带去,不然就让给兄弟。”

  “不是我不想,你不是听人家姑娘说了,就是想伺候在下。”林霄寒笑了笑,“你就别想了。”

  “行了行了,难得见几日,你竟顾着调侃我。”

  林霄寒突然想到什么,忙收住了笑容,“韩元启,那事你盯着点,我回来时间段,没法做什么,但你一定要帮扶着魏相,别让他人钻了空子。”

  “这我知道,韩傅虽如今位高权重,但和魏相比起来还差的远,另外我必会盯好。”

  “那便好,我也可安心北上。”林霄寒长舒了一口气,不过短短数日,自己又要重新回到苦寒的军中,不过那里才是他最愿待的地方。

  龙原城安安静静地,如今在寒秧城又剿灭了野夷的暗卫,城中百姓欢呼雀跃,一片繁荣昌盛景象。

  这景象,卉林也见过,那是十几年前,云霁还未倒在建王铁蹄之下时的繁华景象。

  高墙下,他独自站着,他想着,哪怕是数百个大汉合力用工具都无法推到这片墙面,但只要妙策一计,别说这面墙,哪怕是这座城,这个国,这整个大陆,都可以被掀翻。

  “怕是要和这晋国的老爷们打打招呼咯,”卉林笑着摇了摇头,他没再多想什么,信步向前走去,龙原城大门洞开,迎接着这位西北来的客人。

  可是没人知道,将到来的是什么。

  卉林找了个临街的店铺,舒服地坐下。

  “小二,你们这有酸汤鱼嘛?”

  “客官,您这是找对了地方,咱们这有最好的西南云霁来的师傅,做的一手美味的酸汤鱼。”小二殷勤地给卉林擦干净桌面。

  “好,给我来一碗,最大碗的。”

  “好嘞,您稍等。”

  不过一会,一碗金汤白面,鲜嫩多汁,香气腾腾的酸汤鱼便端到了卉林的面前。

  这一大碗,着实不少,很难想到卉林这看起来年逾五十的老家伙可以吃上这么多。

  “好啊,吃完办事!”卉林哈哈大笑,旋即低下头,大口朵颐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