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议局对

逐玺 木子从 2073 2019.06.06 23:13

  息沙城往西八十余里,就是晋国最西边的界碑-落日沙漠。

  在几百年前尚未有人选择穿过沙漠去探索大陆以西的地方。

  直到晋一百一十年晋济王年间,一位北境的智者决定横跨沙漠,他认为在沙漠的另一端不会是广袤的不毛之地,而会是和三晋大地一样的文明。

  他独身走进了这片只存在黄沙的恐怖地带,没人给他告别,因为没人认为他还保持着理智。

  黄沙遍地,鬼风将地形肆意变换,让他无法辨认方向,在初始的几天内他甚至无法确认自己是在向前行进,直到息沙城的城墙再次出现在他视野里,他知道这次他失败了。

  但是深埋在他心中的信念从未消逝,为了可以进行更高效的准备和工作,他把家搬到了息沙城,他不断地研究着沙漠地形的知识,不断地思考着合理的物资储备量。

  然而他还没能完成他的工作,战乱就彻底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晋济王公孙协的哥哥公孙沪在息沙城起兵谋反,战火燃烧了整个三晋,如若不是楚齐两国及时勤王,或许公孙沪就将取代其弟,荣登大位。

  失败的公孙沪引颈自杀,丢下了息沙城的百姓,晋济王为了泄愤派出军队屠城。

  学会了沙漠求生技巧的智者带着部分城民冲进了茫茫沙漠之中。

  同样的,干旱,饥饿,缺水袭扰着他们,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尸体被埋葬在茫茫沙漠之中,活着的人艰难地在黄沙中行走着。

  智者几乎要放弃了,他瘫倒在沙地上,渐渐失去了知觉,他隐隐约约看见眼前出现了一片浓荫,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然而,此刻的他们命不该绝,他们居然真的找到了沙漠绿洲,这块巨大的绿洲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沙漠里,智者喜极而泣彻底疯狂地嘶吼着,他终于证明了这茫茫沙漠不再是生命的边界。

  他,这个幸存者的领袖,给这块土地起了一个新名字-云霁。

  他没想过云霁会在今后的日子里成长为可以与中原王朝角逐的强大国家。

  但他奠定了云霁发展的道路,他建立了植贤阁,一个专门培养绝顶谋士的地方。

  直到百年后的今日,虽然植贤阁不再门庭兴旺,但从中走出来的谋士依旧闻名天下,令统治者渴求不及。

  卉林便是这一代的代表。

  息沙城将是他施展傲世之才的第一舞台。

  卉林叫公孙宇打包了那一套精美的坐垫和木桌。

  他知道光凭息沙城那数千军队根本无力与晋国一决高下,只有向西方国家求援才有成功的可能。

  卉林站在息沙城最高的城台上,向着落日沙漠的方向望去,在他的视野里,满是息沙城荒芜,破败的门楼,这里的君侯从来不具备决胜中原的力量,但从今日起,卉林决计要帮助公孙宇成为第一位从息沙城里走出的王。

  “卉相,你看什么呢?”公孙宇走了上来,他并不喜欢走上这座高台,因为他深知息沙城的破败,不希望俯瞰这一切。

  “息沙城距离落日沙漠不过数十里,骑良马不到半日可达,”卉林看了一眼公孙宇,“想要进沙漠,从这个方向最合理了。”

  公孙宇叹了口气,他也望向远方,“你说我们要寻求印涂国的帮助,可没那么简单啊,他们是异族,甚至保留着人种等级制,就这种族群你指望他们帮我?”

  公孙宇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他并没有顾虑全面。

  “印涂的确是野蛮之国,野蛮到我们无法理解,正是如此我才能有机会利用,”卉林的眼睛里充满了种难以言表的锐气,就像是一把随时出鞘的尖刀,抵在龙原王室的脖子上,“野蛮的种族容易说出他们的需求,我们也就能对症下药,印涂国在沙漠以西,他们无法采集到晋国丰富的黄金,而南境就是整个晋国最大的金矿产区,魏桀他自然是支持晋王,只要晋王不死,南境的黄金永远到不了印涂手上,所以需要他们的帮助必须要许诺给他们足量的黄金。”

  “可若是他们进入晋内,吞并土地,撕毁合约又当如何?”

  “吞并土地?”卉林笑了笑,“他们如何吞并?印涂和三晋隔了整个落日沙漠,晋秀王一死,你是王族唯一的嫡亲血脉,在晋内百姓中一呼百应,印涂远离家乡且刚历经战事如何抵抗?”

  公孙宇恍然大悟,他猛的一拍墙沿,顿时信心倍增,“那我们何时去印涂求援?”

  “不是现在,”卉林摇了摇头,他心里还有着盘算,绝非设了个如此简单的局,“印涂国不会这么轻易相信我们,我得亲自去一趟龙原,把印涂想要的东西运过去。”

  “把黄金运过去?”公孙宇甚是惊讶,他根本想不通公孙宇会说出这种话,“那可是魏桀的地盘,他怎么可能让你从他手上拿了去这么多黄金!”

  “他当然不会,不过他再厉害也无法只手遮天统帅全局,”卉林向公孙宇行了礼,“君上,夺回王位此局极大,各方打点不能有一丝错误,除了印涂,我们还需要蜀国,铁城,云霁的帮助,这三地地处西南,距离中原尚远,虽名义上由晋王统领,却各有独立之意,所以君上若是想夺位必须要这三地相助。”

  “当如何?”

  “允其自治,自然得其相助。”

  公孙宇虽然渴求王位却也知这样的不妥,父亲率军征服三地,若是毁在自己手上那是大罪过,“卉相不可啊,这是损了父辈之威。”

  “当然不会真的允诺,待君上完成大业,再将三地重夺不过时间问题,”卉林笑了笑,他很清楚公孙宇的顾虑也有办法打消。

  一听卉林这话,公孙宇也展露出笑意,既然日后可以夺回失地,那如今变通一下也未尝不可。

  可他也没有忘记,卉林是云霁人,他也对卉林存在一些戒备。

  公孙宇非常兴奋,夺位之大计即将开始实施了可他也顾虑颇多,这么大的一盘棋,他不敢相信卉林可以凭一己之力下好。。

  不过卉林没有多浪费时间,把一切都安顿好后他便启程赶往龙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