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逐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最后之夜

逐玺 木子从 2100 2019.06.30 23:07

  暮钟声响起。

  寒秧城的大门重重地关上了。

  吐贺鞑炎穿着麻布衣服,大街上人流稀少,所有人都纷纷返回自己家中,鲜有人知道,有那么二十个人从四周围向驿馆。

  “报告给将军,看到有嫌疑的人了,”躲在房顶上的暗哨看出了一些玄妙,这种时候,尚且在大街上游荡,绝不是什么良人。

  放眼望去,灯光朦胧,再看天空,已经暗色压城,乌云密布。这微风和云层翻卷着,反而更衬出了地面的平静。

  野夷的暗卫正悄悄地聚集在驿馆附近的民房边。

  “诸位,如今仇人近在咫尺,复仇之日就在当下!”吐贺鞑炎拔出匕首,“跟着我,上!”

  野夷暗卫的行动灵敏,迅速攀入了驿馆的高墙,原本应该有四人把守的前门,现在也空空如也。

  “族主,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该有人守卫?”

  吐贺鞑炎皱着眉,他越发感觉这里静地出奇,夜色已经完全降临,十几步之外的东西也已经看不清楚。

  吐贺鞑炎小心翼翼地推了一下侧门,然而令他惊讶的是,只是这么轻轻一推,虚掩着的大门就完全打开了。

  大门内,漆黑一片,那深重的黑,叫人压抑,难受,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可怖。

  “咱们,咱们还进吗?”暗卫们有些动摇了,毕竟这确实有些反常,和平常完全不同,在平常时候,哪怕到了夜晚,驿馆里依旧会传来歌舞声。

  吐贺鞑炎紧紧握着手,他万分不甘,万分恼怒,“不可!如今仇人就在眼前,怎么能放过他们!咱们上,都到了这,还有什么人可以阻挡我们!”

  “对!鞑炎说得对!咱们没理由放弃。”乌兰羽率先走了进去,后面人见状也鼓起了勇气,冲了进去。

  林霄寒坐在软席上,双目微闭,他的房间大门打开,整个楼道都燃起了灯,他早就为野夷准备好了路,就连林霄寒自己面前,他都放了一杯上好的清茶,大有请君入瓮的意思。

  吐贺鞑炎带着人悄悄搜索着各个屋子,但屋子里什么也没有,整个驿馆一层都空空如也,他带着人静悄悄地摸上楼,要搁在正常时候,他这也是难得的刺客,但他如今的行踪却早已在他的目标手中。

  “鞑炎,你看,这二楼都燃起了灯,为何一楼都...”

  “的确,这是有些奇怪,不,不可能,”吐贺鞑炎摇着头,他根本不相信林霄寒会有所察觉,他想不通自己这么小心的潜入,如此严密地保守刺杀的日期,会被林霄寒发觉。

  “没事,没事,这就是巧合!”吐贺鞑炎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滴,“对巧合,巧合!他一定在里面!”吐贺鞑炎发疯似地冲了过去,在那灯光的尽头,大门洞开。

  吐贺鞑炎视线的正中央,林霄寒端坐着,微笑地和他对视。

  暗卫们纷纷冲入了房间里,把整个门完全堵住。

  这个人,这个他最恨的人,如今距离他不过十步之远,自己不过拿着匕首跑上数秒便可以取下他的首级,吐贺鞑炎的神经完全活跃起来,他笑了起来,他已经梦想出了提着林霄寒首级回去的样子,那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喜悦解脱和自豪。

  “不知阁下何人,今夜突然到访,略备薄茶,还请见谅。”林霄寒指了指前面的位置,他眼睛里丝毫看不出一点波澜,就好像是遇到了一件生平常事,寥寥数语,给了吐贺鞑炎当头一棒。

  “呵呵,呵呵哈哈,”吐贺鞑炎笑了起来,“林霄寒啊林霄寒,到死了还免不了多嘴多舌,今天我是来要你命的!”

  话音刚落,四围的墙面立刻倒下,那根本不是什么高墙,只是三面硬纸,数十名披甲卫士手执利剑冲了出来挡在了林霄寒面前,把野夷暗卫团团围住。

  “你!你!”

  “留个活的。”林霄寒闭上眼。

  士兵们一拥而上,野夷和甲士们乱战在一起,这些野夷为了刺杀方便不过带着匕首,根本不是手持利剑的精锐士兵的对手,短短片刻时间暗卫已经所剩无几,退到了楼梯口。

  “咱们快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族主。”

  “不行,如今林霄寒近在眼前,怎么可以这么放弃,给我上!”

  “族主,您要死了什么就没了!”暗卫死死把吐贺鞑炎推下去,“我们守着,您和乌兰居次快走!快啊!”

  暗卫们又冲了上去,吐贺鞑炎在乌兰羽的拉拽下,退出了驿馆。

  他看着兄弟的残肢断臂在地上条件反应般地扭动,尸首半挂在楼梯上,他的泪水突然溢出来,他突然怕了,他的复仇感被压了下去,相反地无尽的恐惧突然袭来。

  原来生死之苦如此可怕,他突然之间更加理解了父亲的死时的愉悦,毕竟只是一刺毙命,而现在的自己却要体验到兄弟死绝的悲戚。

  他们冲出了大门。

  李逝早已等候多时,他的身后常力山和百名军士把四周死死围住。

  “两位,就剩你们了。”李逝看着吐贺鞑炎,如今的吐贺鞑炎已经哭丧着脸一点没有了煞气。

  乌兰羽走到吐贺鞑炎身前,她弓下身子,护住吐贺鞑炎。

  “这小妮子还真是自以为是,那把匕首就当自己是个兵!”常力山拿着大刀走上前,“爷陪你练练!”

  常力山提刀冲上去,他身材高大,力气非凡,这把刀也是又重又大,绝非常品,是聂麒在楚国造兵司打制的特种刀,通过反复锻打和锤炼,保持这把刀在拥有绝对锋利的同时还有着四十三斤的绝对重量,这种重量的双手朴刀,怕是整个三晋也就这一把。

  常力山一刀下去,就连气流都带动了一般,乌兰羽差点没能躲过去,刚刚缓过来,常力山又横刀挺过来,乌兰羽躲闪不及,急忙双手交叉持匕首,造出一个卡槽,想要挡住常力山。

  但那沉重的大刀狠狠砸下来的时候,乌兰羽根本没可能挡住虽然未被砍伤,却直接被这强大的冲击力给击飞出去,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边立刻上来好几个军士把她完全制服住。

  “老常,你这身手着实厉害啊,今天一见,了不起!”李逝笑了笑,“弟兄们把这俩绑了带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