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我的栀子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一股醋意

你是我的栀子花 落瑞子 2088 2020.06.30 11:33

  思雅公司。

  “我听说今天老板放了高层的鸽子。”张琪对旁边的人小声说到。

  她旁边的人有些胆小,战战兢兢地说道:“还是不要议论,要是被老板知道了,可不好。”

  张琪轻蔑地瞥了许诺微一眼:“反正老板不在公司,说说怎么了?我们那天合伙欺负梵泓的部长,老板不也没管,真不知道你在怕些什么。”

  “反正我不参与。”许诺微哆哆嗦嗦地拿起文件,埋头,认真翻看了起来,不和张琪多说。

  张琪满脸嫌弃,直接转身和其他人讨论了起来。

  另一边谢知诺和莫娜也在讨论。

  “表姐,今天夏恩妤也没来。”莫娜直接在谢知诺旁边坐下,旁人也知道了她们的亲戚关系。

  谢知诺往夏恩妤的位置望去,没人。

  眉心拧紧。

  最近烦心事很多,秦苏扬卸了她的工作,没想到卸了没多久,那边就收购成功了,从侧面说明她的能力不行。

  谢知诺咬了咬嘴唇,咬牙切齿道:“我哥今天也没来。”

  公司私下在传秦苏扬和夏恩妤的绯闻,加上那天秦苏扬陪夏恩妤到大厅的事,容不得她不往那方面想。

  她哥和夏恩妤一定有关系,关系还不浅的那种。

  她应该加把料了。

  “上次居然没把她弄残。”

  莫娜知道谢知诺说的是哪次。

  她也没想到三个莽汉竟然没能伤到夏恩妤分毫,反而那三个莽汉伤得不轻。

  就连夏恩妤把思雅公司砸了,赔了钱,这事就这么了了。

  她现在在怀疑煞神的称呼是不是徒有虚名。

  “那我们该怎么办?”莫娜低声问道。

  谢知诺若有似无地笑了笑:“不急,我要让她身败名裂。”

  ……

  之后几天,夏恩妤一直在秦苏扬家养着,脸上渐渐有了血色。

  因为夏恩妤受伤的缘故,秦苏扬把两家公司交流比赛的时间延后了。

  此时书房内。

  “老板,这是我查到的关于夏小姐病情的所有资料。”说罢,陆洲羽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秦苏扬。

  最近几天,秦苏扬没有去公司,公司的很多事都是他代为处理,查找资料的事也慢了很多。

  “资料不全面。”

  “嗯?”秦苏扬翻看了几页,眉眼的神色很淡。

  资料不全一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查资料的能力不足,另一个就是被查的那个人背景很深,刻意抹去了。

  他很了解他手下人的能力,不可能是能力不够,而夏恩妤的背景如何,他很清楚,她的父亲是大学校长,母亲是一家名企的高层,都很有手腕。

  但以他手下人的能力不可能查不到。

  秦苏扬指尖摩挲着资料的边角,渐渐起了毛。

  到底是谁?

  陆洲羽瞅了瞅老板的神情,明显不好,他吸了一口气,紧张兮兮地开口:“老板,还有一件事。”

  秦苏扬没有说话,眼皮也没有掀一下。

  见老板没有要发火的,陆洲羽继续道:“乌尔多家族的服装公司今天上市,出席发布会的有夏小姐的男友。”

  说到夏小姐的男友时,陆洲羽又小心翼翼地瞅了瞅秦苏扬。

  他是真的怕呀。

  秦苏扬放下书中的资料,他已经大致看完,除了一些基本的,其他的都没有价值。

  癔症是最主要的,其他的暴躁症、轻微抑郁症都是伴生出来的。

  尤其是三年前,夏恩妤告诉他,她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资料中一点也没提。

  一个字也没有。

  “老板?”见秦苏扬没反应,陆洲羽轻声叫了一声。

  “公司叫什么名字。”秦苏扬靠在椅背上,右腿搭在左腿的膝盖上,俯视一切的贵气。

  “雅乐。”

  秦苏扬听到名字突然起身:“乌尔多家族那边暂时不用管了。”

  刚走到门口,秦苏扬转身对陆洲羽道:“她男朋友那边也别管,人家要跳槽到哪家公司我们管不着。”

  就在陆洲羽愣神的功夫,秦苏扬已经出了书房。

  他怎么闻到了一股醋意?

  还是他的错觉。

  陆洲羽想了想,余光瞟到书房挂着的照片。

  炙热又冷淡。

  陆洲羽收回目光,那张是照片是夏小姐上一届“风韵”摄影大赛的成名之作,当时老板不好出面,还是他帮老板买的。

  不得不说夏小姐很有摄影天赋,他一个不懂欣赏的人都能被那张照片带动情绪。

  没再停留,陆洲羽也出了书房。

  “陆洲羽。”陆洲羽刚出书房就被夏恩妤叫住。

  “夏小姐。”

  夏恩妤随着陆洲羽合上门,瞥了一眼书房内:“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好。夏小姐,我们去那边坐着谈,你的伤还没好。”要是他家老板知道夏小姐和她站着谈话,老板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不用。”夏恩妤直接问道,“谢知诺什么时候去的你们公司?”

  她最近越想越觉得谢知诺很熟悉,以前她们应该见过,从知道谢知诺是秦苏扬的义妹后,她或多或少在公司都留意了一下谢知诺。

  谢知诺看她的眼里不光有情敌之间的敌意,还多多少少有轻蔑。

  她的记忆里根本没这号人。

  现在想起来,总觉得她以前见过谢知诺。

  陆洲羽不知道为什么夏恩妤会突然问他这个,但还是老实回答:“两年前。”

  末了,陆洲羽又道:“她是老板的妹妹,所以夏小姐你不用担心。”

  她不会跟你抢老板的。

  他能想到的原因只有这个了。

  “嗯。没事了,谢谢你。”夏恩妤眸光微敛,咬了咬略微的苍白的唇瓣。

  陆洲羽哪敢让夏恩妤跟他道谢,急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夏恩妤没说什么,若有所思地下了楼,李婶正在布菜,她直接走了过去。

  看见餐桌前的秦苏扬,夏恩妤皱眉,语气挺冷的:“我一会儿再吃。”

  这几天,她和秦苏扬一直没有同桌吃过饭。

  “夏小姐,这……”李婶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秦苏扬,想了想,“先生他这几天……”

  “李婶,别多嘴。”秦苏扬起身,把位置留给夏恩妤,上了楼。

  “唉……”李婶把菜放好,对夏恩妤道,“夏小姐,如果不和胃口就跟我说,我重新准备。”

  夏恩妤的注意力一直在秦苏扬身上,李婶说的什么她压根没听见,尴尬不失礼貌地对李婶笑了笑,然后余光瞥向秦苏扬的房间。

举报

作者感言

落瑞子

落瑞子

有没有觉得剧情越来越迷(唉~)   今天第二更,还有一更哦~

2020-06-30 11: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