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直播之工匠大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因材施艺【为月光晒了人心舵主加更!】

直播之工匠大师 九个栗子 2153 2018.01.16 21:33

  陆子安越看越心喜:“我准备用它来做一个倒流香香炉,好了,我开始了。”

  因为它硬度很高,所以陆子安也没想非得跟自己较劲,直接拿了玄光平刀。

  刀身沉缓,陆子安不急不徐地沿着木料纹理将一片片半弧形的木屑削离,一层层推进,逐渐顺着木料本身的凹槽挖出了一个比较大的坑洞。

  又因为这木料本身是弯曲盘恒的,所以这洞自然也是弯曲的。

  他因材施艺,线条不以厚重取胜,而是在恬淡中展现其刀意的畅达与精致。

  最下面弯弯曲曲的木料上有一大块节瘤突起,陆子安想了想,换了镂雕刻刀进行细微雕琢。

  【感觉像只鸟。】

  【明明是只鹅。】

  【尔等都给朕退下,朕要开始装B了:这,就是鹰!啊,我化身为鹰,飞翔于蓝天……】

  【噫,好恶心,竟然飞翔……】

  陆子安吹了吹,碎屑翻飞,那个节瘤逐渐被他雕成了两只鸳鸯,扁扁的嘴巴,短短的颈,他特意选用了几个小节瘤,加以雕琢,便成了鸳鸯圆溜溜的小眼睛。

  一只欲往下跳,跳前回头鼓励地看着自己的伴侣,另一只跟在它身后,非常亲密地伴着它。

  陆子安是根据节瘤的角度与大小去雕琢的,两只鸳鸯极富立体感,以静止形态表现运动过程,显得非常生动传神。

  因为造型比较真实,所以要特别注意作品的各个角度和方位的和谐统一,比例要真实、合宜,只有这样,最终的作品才能经得起观赏者全方位的“透视”,也正因此,对创作者的技术要求则更高。

  把两只鸳鸯雕琢完毕,陆子安的目光聚集在了木料第一个弯曲拐角的突起上。

  【竟然是鸳鸯!老子看个直播都吃狗粮!汪汪汪!】

  【肯定是送给哪个小姐姐的,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农村已整改,套路深似海。】

  陆子安微微皱眉,发现光线有点暗,便直接开了灯,然后提刀将这处突起雕琢成了繁花累累的花枝。

  欲露而不露,在花枝左侧的木料上镂出一个古典而雅致的窗户。

  窗户明明是打开的,却只半透,隐约可以看得到里面的木芯,却又仿佛被什么遮住了似的。

  一根枝条上微绽两朵桃花,剩余的花骨朵儿颤颤巍巍,有几朵花瓣缺了一片。

  然后陆子安在底下那些扭成了一团的木料上随意挥下几刀,再雕出几朵有些残缺却依然很美的桃花,旁边累累花瓣一直蔓延至被他挖空掏平的浅坑中。

  所有线条都非常柔和,于洒脱之中见灵秀之气,展现给人的是一种自然与率真,清畅温雅的奇妙感觉。

  将所有木屑清理掉,陆子安放下刻刀:“嗯,打磨一下就差不多了。”

  正在他即将打磨完成的时候,门响了,却是卓鹏他们都回来了。

  “子安哥,你吃饭了吗?”沈曼歌把大灯打开。

  吃饭?

  陆子安看看时间,诧异地道:“哎?怎么就六点半了?”

  一看他这样沈曼歌就知道他肯定没吃,她叹口气:“你做完了嘛,我打电话给你也不接,还好我给你带了饭。”

  【秀,蒂花之秀,汪汪汪!】

  陆子安点点头,把浮屑吹了吹:“马上就好了,把这最后一点打磨完了就行。”

  “好,那我去把饭热一下。”沈曼歌说着就出去了。

  卓鹏几个顿时围了上来。

  “咦,这是什么?”邹凯抻着脖子瞧:“看不出来。”

  “桃花……吧……”卓鹏不是很确定。

  吴羽两眼发亮:“哇,这是倒流香香炉吗?陆大师,不会,不会是……”

  “嗯,是你的。”陆子安刚好打磨完了,确定没问题了,把东西往他手里一塞:“你看吧,我吃饭去了。”

  “……”吴羽措不及防,手都在发抖,捧着香炉恨不能把它供起来:“哇……”

  【羡慕嫉妒恨!竟然是给小哥哥的!】

  【大师不是有女盆友了吗?为什么还送鸳鸯给小哥哥?】

  邹凯瞄到这两条,顿时乐了:“哈哈哈哈,鸳鸯!”

  “什么鸳鸯?”吴羽有点茫然,把香炉放到桌面,准备好好看看。

  “就这个啊,这两只是鸳鸯!你不信你自己看。”邹凯哈哈大笑:“大仇得报,我就看你把这香炉带回去,你老妈会不会天天拿它怼你脸上!”

  “……”看清鸳鸯的瞬间,吴羽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是的,他年纪不小,天天在外边跑,他妈最操心的就是他个人问题。

  “没关系。”吴羽很快就把这点子小事情抛在了脑后:“反正我房子多,藏起来不给我妈看到就行。”

  【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心疼地抱住胖胖的穷穷的自己。】

  卓鹏也挺心痒痒的,虽然这香炉目前只觉得雕工精湛,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但是陆子安出品,必属精品,他相信这香炉绝不止如此。

  他忍不住用手肘捅了下吴羽:“哎,你去找找安哥这边有没有塔香吧,咱试试啊!”

  吴羽也挺兴奋的,想都没想就出去了:“好。”

  结果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哎,你咋不去嘞。”

  “那这又不是我的!”卓鹏理直气壮:“你要送我我就去啊。”

  “……算了,去就去。”

  结果他一到客厅就后悔了,嗯,客厅气氛很凝重啊。

  陆子安正在吃饭,旁边坐着面无表情玩手机的沈曼歌,瞿哚哚缩在沙发上大气都不敢出。

  “咋啦?”吴羽无声地问瞿哚哚。

  瞿哚哚用手在脖子上划拉了一下,指了指陆子安。

  这又发生了什么?吴羽停住脚步,小心地问道:“陆大师,你这有塔香吗?”

  陆子安如获大赦,连声应着:“有的有的有的,我这就去给你拿。”

  “你吃饭。”沈曼歌放下手机,声音平和:“你放哪了?我去给他拿。”

  “……书房架子下面最左侧的抽屉里。”

  等沈曼歌走了,吴羽才敢走过去:“我的妈,这妹儿不发威则矣,一发威简直吓人,陆大师,你干哈啦?”

  陆子安也有苦难言:“这个,其实我也不清楚啊,就她热饭的时候,我说不用热了,饿死了,冷的也能吃,然后她就生气了。”

  “……”吴羽默默地吐槽道:“我对你的情商表示无语。”

  陆子安叹了口气:“我知道她是一片好心,我就是觉得也不会太冷……”

  而且他当时确实是饿了,怎么这小妮子说生气就生气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