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直播之工匠大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2 痛并快乐着

直播之工匠大师 九个栗子 2280 2018.01.23 15:53

  是等待春天,还是在等待将于春天归来的人?

  等待本身就是一种伤人的东西,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但更多的人却乐此不彼的痛并快乐着,只因为他们坚信,那人必有归期。

  就如这《待春归》一般,待到春来百花开,那人便会踏着花香回到他的身边。

  不知何处突然响起一道轻声呢喃般声响,有人在飒飒寒风中歌唱:“……陌路过客里,无人似他当年模样,他日重逢,笑叹一句别来无恙……”

  清透婉转的歌声极为动人,很多人都不禁随着曲调露出迷茫而悲伤的神情,看着根雕的眼神也渐渐产生了变化。

  在心有戚戚焉中完成欣赏与互动,这,正是白树航这幅作品最能够打动人的地方!

  白树航指尖轻轻弹了一下树枝的部分:“大家看,这真是树根,《待春归》故名思义,就是等待春天的到来,所以整体造型着重强调的就一个,自然!我没有进行过多的雕琢,只在天然材质的基础上,加上我的巧妙构思,带给红豆根材以新的升华!”

  他微微一笑,眉宇间虽然依旧有些稚气,却又平白添了三分傲然:“我知道大家觉得我年轻,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和我的作品一样,都在严寒中苦守,等待春天的归期!”

  曾经冲动幼稚的少年,终于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虽然依然略显稚嫩,却已经学会扛起肩上的责任。

  陆子安眼中漾出赞许的笑意,台下众人也不由自主露出了与他相似的笑容。

  沈曼歌嘀咕道:“这个二傻子,早上背的词一句没用上。”

  “估计是文康说的那些话对他造成了影响。”陆子安笑笑:“走吧。”

  “咦,不看了?”沈曼歌惊讶地道。

  陆子安挑眉一笑:“胜负已分,不是么?”

  文康说的故事再感人,那也是个故事,哪有真正触动灵魂的作品来更动人。

  前面说得那么悲情,后面又说要把他爸妈留给他的根材给卖掉,真正这么重要会舍得卖?不过是煽情罢了。

  在场的人谁又是傻子?为了这雕工愿意掏钱的人肯定有,但是到底还是及不上《待春归》就是了。

  “你说文康说的这个什么故事是真的嘛?”沈曼歌琢磨着,眉头紧皱:“你说文康说的他爸的那什么忘年交,会是白老爷子吗?我总觉着哪里不对劲,要真有这么真挚到殉情的感情,他妈为啥要嫁进白家?”

  陆子安弯唇一笑:“故事嘛,总是半真半假,每个人的角度不一样,对事物的看法自然就不同。”

  白树航和文康两个人说的故事,主角是同一个,但是却完全偏向了两个不一样的方向。

  无论谁是谁非,单论行事风格和手段,文家就已经落了下乘,所以他还是比较倾向于白家,可能等以后有个立场公正的人才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吧。

  沈曼歌哦了一声,回头望了一眼:“反正……他说的那么惨,这玩意我是不敢买回去的,感觉怪渗人的……”

  “……”陆子安哭笑不得,拿着合同卷成的纸卷敲了她一记:“你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这有什么渗人的。”

  “本来就是嘛……”

  两人渐行渐远,站在通道口的文康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回过头。

  白树航在离他一米处站定,冷冷地道:“你说谎。”

  “我说谎?”文康抱胸冷笑:“是你被骗了吧,怎么,不肯相信白老头有这么坏?”

  白树航握紧拳头,额角青筋直跳:“爷爷已经死了,你们偷走了我们家的藏书,也学会了我家的绝技,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样,我想让文家替代你白家!”文康猛然逼近一步,声音冷凝:“你夺走的一切,我通通都要拿回来!”

  “我呸!”白树航再也忍不住了:“你要不要脸?当初要不是我爷爷收留你,你特么能读上书?你个白眼儿狼!我他妈夺走你的一切?你脑子呢?你来我家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文康也不生气,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袖:“要不是白老头,我爸妈原本会结婚,我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哪轮得到你来我跟前蹦跶?你爷爷害死了我爸妈,还不准我讨回公道?”

  “你放屁!我还没说你爸害死了我妈呢,爷爷都死了,你当然什么脏水都往他身上泼了!”白树航到底年轻,气得跳脚。

  文康鄙夷地打量他一眼:“随你怎么想,反正今天一过,陆子安是不会再帮你们了。呵,我倒想看看,没了这座靠山,你们能撑多久。”

  从他在后台见到白树航的根雕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既然是这样,他也没想着还要将根雕拍出高价,倒不如换个角度为自己谋得更大的利益。

  说完他就施施然走了,白树航站在原地,脸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咬咬牙回去找白梓航商量去了。

  陆子安带着沈曼歌离开木雕区,在其他展区转了转,倒是淘了不少精致的小东西。

  沈曼歌察觉到他心不在焉,不禁迟疑道:“子安哥,你是不是不喜欢逛街啊,要不我们回去吧?”

  “没有。”陆子安把玩着一个小手串:“我只是在想,既然竹子可以做成木,那么木料可不可以变成竹子呢?”

  既然竹雕与木雕相通,那么反过来应该也是可以的啊……

  沈曼歌想了想:“应该不行吧?木头有纹理啊,再怎么打磨也还是会有痕迹吧?”

  “那倒也未必,我可以雕琢成竹蔑编织的样式,加入木雕技艺,那就可以将竹雕和木雕糅合在一起……”陆子安越想越觉得可行,忽觉意动:“我觉得可以一试!不过这木料得好好挑选才行……”

  想要这样做的话,这木料就不能挑颜色太深的,原色必须与竹子相近……

  但是颜色太浅,做木雕又显得不够稳重……

  两人走着走着就出了展区,沈曼歌忍不住去逛各种小店子去了。

  陆子安思绪飞转,构思着将木材雕成竹子的大概形状和步骤,竟然丝毫没发现,她走他也走,她停他也停,直到被一阵笑声惊醒。

  “怎么了?”他一脸茫然。

  沈曼歌晃了晃手里的衣服,捂着嘴轻笑道:“子安哥,你是要看我换衣服嘛?”

  “啊?”陆子安回过神,看了一眼才发现他竟然跟到了更衣室前,咳了一声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好在店里人不多,老板正在招呼别的客人,倒也没人看到这一幕。

  “子安哥,要不我们去市里面找找有没有你想要的木料?反正现在还早。”沈曼歌走了出来,一边转换角度看效果一边道:“你看我这件衣服好看不?”

  “不去了吧,晚上这边有闭幕式,会演出打铁花,我挺感兴趣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