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绿茵圆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绿茵圆梦 大豚豚 2283 2020.03.22 06:21

  胜利的孩子们兴奋地叫着欢呼着,走到田思源身边,七嘴八舌地和他聊着刚才的比赛。

  “大哥,你真厉害呀,你是市队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当边后卫这么厉害,我像不像卡洛斯,今天从后场前插我进了两个球”

  “大哥,你明天还来吗?雷挺他们那么牛,帮我们再赢他们几次。”

  田思源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一个个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孩子们,瘫坐在粗糙的土地上,眼神中只有对胜利的兴奋,和对足球纯洁的追求,他心里好像感受到当初自己年少时那种对足球的向往和狂热。对,自己就是让这些孩子或者和自己一样的人,感受到足球带来的快乐,尤其是中国足球的快乐,虽然很少。

  对面那帮孩子,也一样瘫坐在地上,这场不但输了,而且很郁闷的输了,对手大多是一些菜鸟,这让雷挺他们更是心里不是滋味。明明自己方的水平在对手之上,平时当菜虐,结果今天却阴沟里翻船。那个清清秀秀的年轻人,看着有专业队的水平,他在输了也无所谓,但是他下场后,只是把那边的菜鸟叫过去安排一下,就把自己踢的找不到北,他是弗格森、卡佩罗附体吗?这帮小子有些吃味,但是还是有些佩服的也凑了过来。

  “哥,以前没见过你呀?”

  “你是附近那个小区的呀?”

  “你水平这么强,是职业队的吗?”只有雷挺好像看出来了,走到田思源面前,“你是师大校队的,我见过你,去年济南大学联赛上你上过场。”

  “哇,怪不得呀,这么牛”

  “听说大学联赛上表现出色的,可以到甲A踢呢”雷挺身边的小伙伴们眼睛好像冒出了星星,突然感觉输的也不是那么丢人了。

  “你是你们队的替补,上场没觉得多牛,今年涨球了呀。”雷挺还是有些不服气,故意贬低着田思源。“你们队长和我哥是发小,你们认识吗?”

  田思源没有回答,饶有兴趣地看着雷挺,他看到雷挺的数据好像有些微许变化,精神属性有一点点下降,配合意识有了一点点提高。看来和自己想的一样,训练、比赛会让球员在属性上有变化。他扭头看看自己方的队员,他们的进攻、防守属性也有些可以直观的变化。“嗯,年轻球员基础低,稍微的点拨,就可以让他们提高,但是估计到了一定的瓶颈,就不好提升了吧。”田思源自己嘀咕着。

  雷挺看着田思源没有搭理他,有些郁闷,提高声量又问,“哎,哥们,你叫什么呀?”田思源注意到他,“哦,我叫田思源,是解放中学的老师,你们是这的学生吗?”

  “哦,田老师呀”

  “你是体育老师吗?”

  “你组织校队吗?”孩子们来劲了,他们基本开学后就都是这所中学的学生,一看是自己的体育老师,一时间更是没有了隔阂。十万个为什么抛给了田思源。

  田思源哭笑不得,告诉孩子们自己刚入校,开学后再说,同时指指天,孩子们才发现天色已黑,急忙鸟散,不然就得被父母训斥了。田思源看着奔跑回家的孩子,微笑着也回宿舍,心里满是快乐和希望。

  在宿舍里,田思源将今天看见孩子们的数据整理了一下,发现每个孩子的数据项目都不一样,看来足球这个项目是需要天赋的。当然数据项目越多,不代表球员的水平越高,只是说明他更全面些,一个数据80的球员也比三个数据为40的球员在球场上的作用高。

  整理汇总到深夜,田思源看着整理好的数据表,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就先从学校开始练级吧,适应一下这个系统,让我从这里起飞,给中国球迷大大的惊喜吧。”他一时兴起,中二地站起来,手指着窗外月亮,“哈哈,对着月亮发誓,我是要成为中国足球皇帝的男人!”这时,隔壁传来咚咚的敲墙声,跟着一阵软软糯糯的呵斥声:“啊啊啊!还让人睡觉吗?半夜叫什么呀?都几点啦?”田思源吓了一哆嗦,一咧嘴,急忙蹑手蹑脚地上床,累了一天的他,没一会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田思源早早地起床,伸出双臂扩了扩胸,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嗯,还是年轻好呀,要是以前熬到那么晚,精神可不会那么足。”他打开房门,信步走到走廊里。这是个有几十年历史的俄式二层小楼。原本是以前学校的办公楼,后来改成了教师宿舍,但随着学校集资盖楼和单身老师的减少,这个宿舍楼住的老师就不是太多。

  这时,他旁边的房门打开,一个清丽可人,带着纯纯书卷气息的女孩,端着洗漱用品,睡眼朦胧地打着哈欠出来了。她一抬眼看见田思源,没怎么吃惊,有些自来熟地和他打着招呼,“你是新来的田老师吧?我叫凌晓曼,是你的邻居,昨天下午我没在宿舍,带你来的张老师给我说过了。对了,以后能不能晚上不要鬼哭狼嚎呀,都几点了。”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凌晓曼一点也不客气,很有老师教育学生的风范,给田思源上着课。田思源有些尴尬,急忙向她道歉,待她洗漱完毕后,向凌晓曼了解学校的事。

  凌晓曼是江南人,去年分配到解放中学的,从她嘴里,田思源对自己的学校有了一些了解。解放中学是济南的老牌中学,一直有着不错的口碑和影响力,但随着国家对教育体制的改革,近几年解放中学有些没落,区教育局想重新把解放中学的牌子打响,现任张校长就是去年调过来的,而凌晓曼和田思源等一些新来的老师都是准备给解放中学补充的新鲜血液。

  田思源在宿舍里想了想,决定去拜访一下张校长,看看自己的理想怎么先在校园里开展。他来到教学楼,找到校长办公室。张校长50来岁,典型的山东大汉模样,见到田思源一脸的和蔼亲善,先询问了他的个人情况,随后聊起了工作。

  目前,国家对素质教育有了要求,而解放中学也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张校长想问问田思源,看看能不能通过他,在体育教学上给学校带来一些荣誉什么的。这正好让田思源有了话题,按照后世的他耳濡目染的各种素质教育信息,一通渲染,再夹杂一些私货,让张校长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不觉就答应了田思源的要求,开学后组建解放中学足球校队,目标直指今年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

  走出校长办公室,田思源不禁紧握双拳,给自己鼓了鼓劲,不错,有个好的开端。让自己就从解放中学开始,带中国足球腾飞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