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绿茵圆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绿茵圆梦 大豚豚 2435 2020.03.27 12:05

  李瑞在布日固德起脚刹那间,就感觉出要朝自己头上的方向踢过来,他的心里没有了懦弱、胆怯,只有从未有过的信心和勇敢,他奋力起跳,牢记着昝广飞的话,没有抬起手臂,要用自己的脸去阻挡这记射门。

  “咚”的一声闷响,足球和李瑞的脸硬生生地撞在一起,李瑞在空中就像被猎枪击中的小鸟,身子被强大的冲击力向后带动,手臂张开,仰面倒向草坪,而球被他阻挡住,高高弹起,身高臂长的王勇毅直接轻轻跳起,摘到足球。看着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瑞,他急忙把球扔到边线外,向裁判示意。

  倒在地上的李瑞,脸上一个圆乎乎红彤彤的印子,眼睛紧闭,一股浓稠的鲜血从他鼻子里慢慢流出来。“快!快!医生,医生,有人受伤了。”队员们着急地呼喊着场外的人员。李瑞缓缓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着围着他的队友,“球,球没进吧?”看着李瑞睁开眼,松了口气的队友,听到他的问询,“没进。你丫真牛,这么大力量的球,想没想就档上去了。”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话,李瑞红彤彤的脸笑的像朵花。

  这时,民族中学的校医也赶来了,他翻看了下李瑞的眼睛,让他晃晃头,“好像有些轻微脑震荡,马上下场休息检查一下。”李瑞还想坚持,但被赶过来的田思源不由分说按在简易担架上抬下去了。

  看着场上只有9个人的解放中学,民族中学还想最后拼一把,但裁判没有给任何机会,边线球刚一开出,就吹响了结束的哨声。解放中学赢了,进入决赛。

  听到哨声的解放中学球员,先是一愣,然后几乎所有人都一屁股坐在草坪上,大口喘着粗气,就象被抽掉了脊椎一样,软软地瘫坐着,甚至直接躺下,只有胸脯不停地起伏。没有人站起来欢呼庆祝,只是在互相对视中,各自脸上露出傻乎乎的笑容。

  王勇毅是场上还保留一些体力的,他雀跃着,兴奋地不知道怎么表达喜悦,只知道奔跑着拍打每个坐在地上球员的脑袋,看着像打地鼠一样亢奋的王勇毅,刘明用手撑住身子,歪着头看向瘫在地上不停喘息的雷挺,“哎,雷。。。雷子,这感觉好爽呀!从没这么爽过。”雷挺没劲起身,无力地看着头顶的蓝天,“我也一样,比上周区里年级摸底测试,我考了第三名还爽一百倍。”

  几根中指忽地一下出现在他眼前,“你丫死去吧,踢球也不忘装学霸的逼。哥几个,压他!”旁边瘫在地上的队友似乎一下又有了力气,哄笑着,一哄而上,把企图想起身逃跑的雷挺压在草坪上。看着自己的球员在胜利后的嬉笑打闹,那种突破自己,用实力战胜对手的快乐、兴奋,田思源觉得自己试图为中国足球找到光明的路,更加有了动力。这些孩子纯粹的笑声,没有任何功利的拼搏,就是他最想听到、看到的。

  场边被拉拉队团团围住,嘘寒问暖的李瑞,从来没享受过这么待遇,身边全是平日校园里都不敢正视的漂亮女孩子,不停询问自己的身体情况。这让他没有一点进球功臣的觉悟,低着头手足无措地悄声应付着。一个阴影突然笼罩在他身前,感觉到什么的李瑞,仰起头,看到布日固德毛茸茸的大脸,这让胆小的他有逃跑的冲动。布日固德双手环抱胸前,看着攻进他球门的这个菜鸟,冷冷地说,“诶,小子,那个球,是蒙的吧?”不等李瑞回答,“不过,踢得挺漂亮,过几天到你们学校找你,我守你射,看看你还能提出这么漂亮的射门吗。”

  没给李瑞说话的机会,布日固德就摇晃着自己高大的身躯,转身离开了,没再看李瑞一眼,不过他的手臂平平伸出,翘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李瑞看着离开的布日固德,心里那种突然被认可的滋味,让眼睛都有些酸涩,好想大吼几声,表达心中的感觉。

  同样看着这场景的田思源,看清了布日固德的数据,摇了摇头,这个大个子守门方面的天赋不算太好,只是敏捷、反应方面较为突出,看来只是凭借自己的本能进行防守。而中国的门将一直倒是很突出,他的水平可能还远远不够,就打消了招揽的想法。陆续下场的那些少数民族学生,也都基本是这种情况,看来青少年球员时期,少数民族球员能凭借自身身体的优势,显得能力突出一些,但成年后身体优势没那么明显,成才的几率实际上和内地球员差不多。

  田思源召集起兴奋劲还没过去的球员,示意他们向今天加油助威的拉拉队还是看台上民族中学的师生们鞠躬致意。不知是老师示意,还是被这场精彩的比赛打动,全场再一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呐喊声,让解放中学的球员们再一次自豪起来,踏上回校的旅程。

  这场关键的比赛是周末下午举行的,球员和助威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在途中下车回家,待到了学校,已是华灯初上时,车上就剩田思源一个人了。感谢了司机师傅,田思源走进校门,就看见亭亭玉立的凌晓曼,像一朵小白花,站在门口稍显昏暗的路灯下,正无聊地摆弄自己的裙摆,田思源心头一热,急忙招呼了一声。等了半天有些无聊的凌晓曼听见田思源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想要快跑到他身边,但又矜持地慢慢晃动着苗条的身体,等田思源更主动一些。

  跑过来的田思源,看着娇羞的凌晓曼,一把抓住她柔嫩的小手,向自己怀里一拉,紧紧的抱住她。羞的凌晓曼急忙要推开他,“你,你怎么这样呀,一会有老师过,多不好意思!”

  经历今天下午刺激的球赛,一直要在球员面前保持冷静、自信形象的田思源,心中的兴奋劲实在忍不住了。他捧起怀中可人的俏脸,啵啵地在凌晓曼脸上亲了几口。对他很是熟悉的凌晓曼感觉出这可不是表达爱意的接触,有些没好气地推开他,“哼,看来是你带队赢球啦,不是看我来等,感动的呀。”

  田思源嘿嘿的傻笑,搂住凌晓曼的香肩,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今天带领球队比赛的事情。凌思曼对球队不是太了解,不过因为他的原因,也恶补了不少常识。“呀,你们进决赛了,那可是给学校争光了,今年的优秀教师可得找张校长问问。”足球的事凌晓曼一知半解,但牵扯到男朋友荣誉和以后的发展,她可是冰雪聪明。不过田思源对这些事一点也不在乎,嗯啊几句就应付了,拉着凌晓曼慢慢走开,去过二人世界,分享自己的喜悦。

  第二天,整理完比赛信息,田思源看着表格上的统计,这些天赋不算太好的队员们,日常的训练现在数据提升很慢了,但是通过比赛,尤其是关键比赛,很多人都有了明显提升,这让他有了新的发现和想法。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带着这些孩子走多远,但至少要让他们的努力和拼搏,获得一个日后自己和他们都可以不后悔的结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