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绿茵圆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绿茵圆梦 大豚豚 2032 2020.03.28 19:27

  下午有比赛,训练主要都以恢复热身为主,很快就结束了。田思源安排球员简单吃了点东西,开始给大家讲一下下午比赛的战术安排。师大附中因为泰山队的青年球员加入,实力强出自己很多,但是这些球员包括那几个核心球员主要以中前场为主,通常在开场不久就能凭借前场优势攻破对手的球门,让对手无法保持正常的心态,不得不攻出来。再利用自己强大的前场火力,借助对手心态的失衡,扩大优势,经常在上半场就解决战斗,杀死比赛。他们的后防,虽然一直没有失球,但并不是无懈可击,从田思源掌握的数据资料,师范附中几个对手攻入前场的次数和射门次数的数据,不算难看。如果顶住他们前三板斧,即使那几个后世的明星球员,现在的年龄阅历,也会犯年青球员常犯的错误,心态开始着急,自己的球队就会有机会。

  田思源重点找了后卫线上的球员,看了看他们的状态数据,还不错,基本都是正常状态,甚至还是爆表的红色,显示状态极佳。左进因为红牌的原因不能上场,其他队员有好的状态让田思源底气足了一些。他交待了今天后防线的任务,两个后腰和刘明也重点嘱咐了一些要点。今天的成败就看防守的发挥了。

  他又叫来昝广飞和雷挺,今天实力悬殊的确比较大,上半场可以预料到,无法给予他们太多的支持,而作为解放中学目前进球最多的球员,昝广飞一定会被对方严防死守,他灵活的跑位和抢点,肯定无法发挥出来。田思源看看昝广飞,安排他先替补,看看场上局面,下半场再上去找机会。

  听到替补的安排,昝广飞一下哭丧了脸,可怜巴巴地看着田思源。他可是和漂亮的班长罗怡吹过牛了,在班里当着同学的面,信誓旦旦地说要是罗怡过去给他加油,那自己肯定会进球,并送给罗怡,羞得平日里泼辣的罗怡拿着扫把在班里追打他。这下,可惨了,进球不说了,自己还不一定能上场呢,但也不敢抱怨什么,只希望球队能稳住局面,自己好上去一锤定音。

  雷挺,是田思源现在能够放心的球员,他的速度和边路突破现在越来越犀利,如果能够给对方上半场造出一些麻烦,会大大减轻球队防守的压力。他没有向雷挺多说些什么,这家伙坚毅的眼神和数据表上最突出的意志力和专注度,表明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球队战胜对手。

  安排好战术,田思源拍拍手,大家都知道,田老大要开始赛前动员了,这次他没有说过多的话,“现在还有2个多小时,就将迎来你们足球生涯第一场决赛了,下一场决赛,有的人足球生涯可能都不一定能够再次遇到,我希望大家都把这当做自己的最后一场决赛,不要为自己留下任何遗憾,我相信,你们的努力一定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几句话让青春年少的球员们亢奋起来,一个个嗷嗷叫的像要下山的小老虎,互相击掌鼓励,球队的状态再次提升。

  没多久,有老师来通知大家集合,准备上车赶赴赛场。球员们整理好物品,来到学校停车场,张校长带着几个学校的领导也站在车前,这个和善的老人没有多说什么,不像田思源见过的那些足协领导,总喜欢在球队开赛前,强调祖国荣誉、集体观念一类大而空的话。作为教育工作者,张校长知道比赛和考试一样,临考前给的压力,往往让考生发挥失常。他就说了一句,“比赛回来,所有队员全部享受一周的食堂小灶。”这让原本以为要听一通长篇大论的球员,一个个大呼小叫,齐呼“校长万岁!”。

  球场离学校并不算远,今天是周末,路上车不算多,99年的济南也没有后世的拥堵。开车20来分钟,就看见省体育中心高耸的火炬台标志。球员们按耐不住,都站起来看着这个济南球迷心中的圣殿。今天他们就要在这里,踢自己有生以来最重要的比赛。

  今天也是甲A比赛日,球场周边陆陆续续开始有了一些球迷,客车进场缓慢了许多。看着球场边聚集的球迷,这些年轻球员们心里充满了自豪和骄傲,这些球迷一会就会在看台上,看到自己比赛的身影,这是多牛的事呀,可以像朋友、家人吹嘘一辈子呀。

  客车缓缓开进球场,球员迫不及待地下车,看着眼前的一切,无一不发出惊讶的喊声。省体育中心作为全国12大体育中心,虽然建设年头有些早,但经过不断的改进和修缮,现在是很先进的体育场。而且因为有济南泰山的比赛,球场上铺设的都是欧美专业球场草坪,现在刚进盛夏,正是草皮质量最好的时候,满目的葱葱绿绿,这和解放中学之前踢过的人工草坪、还有学校草坪有天壤之别。一些活泼的球员甚至跑到草坪上开始打着滚,感受感受。

  还有些喜欢济南泰山的球员,四处环顾,这是他们最爱球队的主场,平日里自己和朋友、家人没少在看台上向场内的比赛加油助威,而今天,自己将成为场上被助威的人,看着球场看台,有一种朝圣的感觉。

  这时,球场另一侧,师范附中的客车也开进来了,看到今天对手来了,球员们也严肃起来。看着对手一个个鱼贯下车,对方似乎也发现他们的注视,下了车没有散开,和他们一样互相盯着。田思源似乎都感觉到,空气中回响着,“你瞅啥?”“瞅你咋地”“再瞅一个试试?”“试试就试试”。

  他急忙将球员唤到一起,“干什么,干什么,一个个跟古惑仔一样,瞅人家干啥,有什么想法上场比赛表现就是了,斗鸡吗?。”球员们悻悻地散开,但时不时还瞄向对方进行对视,比赛先不说,场下的气势必须要压过对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