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绿茵圆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绿茵圆梦 大豚豚 2170 2020.04.06 18:18

  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邹玉杰,初来球队也不好说什么,接过王勇毅递过来的手套、护具,开始和他一起进行训练。王勇毅虽然平时看着有些憨厚,谁和他开玩笑也没有着急的时候。不过到了训练时却非常认真,对于田思源交待的训练项目,从不打任何折扣,面对邹玉杰他也是如此。严格按照训练要求,操练着邹玉杰。

  早上的训练很快就结束了,踢球时挺注意风度,喜欢潇洒风范的邹玉杰第一次球队训练,就在地上摸爬滚打了半天。浑身都是尘土,白净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看着有些滑稽。他揉着摔得酸疼的腿,心里全是问号,其实对于踢球,邹玉杰倒没有位置上的太多想法,只要能站在场上,和一群志同道合的队友,一直努力,获取胜利他都很开心。但从小时开始,认为守门员都是场上技术不好或者刚学踢球的孩子担任,这让刚加入球队的邹玉杰有些郁闷,多少自己也曾是外语附中的队长,技术还是有的,让自己守门是什么道理呀。

  看着有些郁闷的邹玉杰,田思源宣布球队训练结束后,叫住了他。“小邹,今天训练情况怎么样?”他和颜悦色地问着邹玉杰。邹玉杰现在实在有些想不通,这小子有些混不吝,直接就开口了,“田老师,我来球队希望是凭能力踢上球,让我爸找您,是希望能给我个机会试试,要是您觉得如果是抹不过张校长的面子,您直接给我说下,我就不跟您添麻烦了。”

  田思源哈哈地笑起来,这个机灵的家伙,知道自己算是走后门进来的,发现自己对他的安排似乎有些问题,就貌似莽撞地把这个问题揭出来,委婉地把自己对位置上的不满提出来。田思源没有直接回答邹玉杰的问题,指指远处离开的球员们,“你知道他们以前都是踢什么位置的吗?”邹玉杰摇了摇头,自己才来半天,那能知道呀,这个田老师真会故弄玄虚。

  田思源掏出自己的笔记本,找出一页,慢条斯理给他说着,“你看,昝广飞两年前开始踢球,来球队前基本就是在球场上打酱油,后卫、守门员,来球队后,开始踢前锋,今年校园联赛进了6个球,球队的最佳射手。左进,踢了6年的中前卫,来球队开始打中后卫,要不是决赛被禁赛,我觉得对方能不能进球还是两说,还有队长雷挺,踢了8年球,来球队踢右边前卫,今年校园联赛,他绝对可以入选最佳阵容。还有。。。。。。”

  听着田思源一个不漏地把球队球员的情况给自己说了一遍,邹玉杰有些傻眼,自己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老师或者教练,对球队的情况如数家珍。而且,那些球员里,不少都进行过位置的调整,而且调整后的表现貌似都很抢眼。他呐呐地说,“那个,那个田老师,我不是说您执教水平有问题,我也没嫌弃守门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没打过守门员,别,别给球队拖后腿。”

  田思源盯着邹玉杰的眼睛,“为什么会挑选你进球队,用了球队最后一个名额,你知道吗?我是不会在乎你父亲和张校长的关系的,我让你进球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符合我们球队的要求。”这句话差点没让开始显露出叛逆模样的邹玉杰痛哭流涕,“天啊,济南冠军球队的教练看重的不是我让老爸找的关系,而真是因为我的能力。呜呜呜,好感动,鼻子好酸呀。”

  “你适合什么位置,我是教练,肯定会为球队负责,不会贸然安排,你,作为前锋,不会有太好的表现,甚至是很蹩脚,但是你站在球门前,就会有机会成为一名优秀的门将,甚至会有让你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表现。”田思源用真诚的语气慢慢诱惑这个从没守过门的前锋。

  “啊?我就觉得自己有踢球的天赋,难道,难道是我一直选错了位置,我应该是能够成为卡恩、巴特斯、舒梅切尔的人呀!”让田思源忽悠有些找不到北的邹玉杰眼睛里都是小星星,似乎都看见自己站在球场,被万众瞩目,一个扑救惹得全场高呼自己名字的样子。

  “田,田老大,您不愧是带解放中学拿冠军的教练,一眼就看中了我的潜质,您放心,我一定好好训练,保证为球队守好大门。”邹玉杰变脸很快,现在马上转变成田思源的一号拥趸,一脸狗腿样,向田思源表着忠心。

  “你没守过门,现在基础技术能力还很欠缺,多和球队的王勇毅一起训练,争取能早日打上比赛。我相信自己的眼力,你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守门员。”田思源继续蛊惑这个家伙,一点没有提他现在的角色只是替补门将,还需要很长的训练才能够上场。

  送走兴高采烈的邹玉杰,田思源笑笑摇摇头,总算是把球队可能出现隐患的一个短板补上了,自己抓紧这段时间,让球队把状态提升上来,战术也多磨合一下,希望这次比赛能有个好的成绩让自己和这些孩子们都有一个完美的结果。

  邹玉杰用了最后一个名额进入球队,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王渭光的耳朵里。这让他气的火冒三丈。原本他想和田思源恢复下关系,将一些边缘球员替换成自己的关系户,但被田思源一口否决了,原本还想找找他,再看看有没有空子可以钻。结果还没等他找,田思源不和自己这个领队商量,就把最后一个名额用上了,这也太不拿他当回事了。

  “哼,你这个田思源,才来学校几天,就这么牛,不就是拿个破冠军,在拿个老张头面前有点功劳嘛。断我财路,那就是杀我父母,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弯弯绕吗?全面刚给我说过球队不需要人员调整,转过脸就新增加个球员。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是房产大老板的公子呀,装什么清廉,你还不知道拿了多少好处呢,看着吧,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站在教学楼阴影里的王渭光,眼睛里露出狠毒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远处带队训练的田思源,心里开始琢磨怎么对付他。在济南有学校老张头的支持,不好操作,那就让自己到全国比赛上,去做些文章,势必要把自己丢掉的面子和损失的那些利益补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