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穷小子挑战亿万富豪的逆袭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穷小子挑战亿万富豪的逆袭人生

林中一瞥

  • 都市

    类型
  • 2020.11.28上架
  • 4.30

    连载(字)

6位书友共同开启《穷小子挑战亿万富豪的逆袭人生》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考寒门登天

  宋代汪洙所著的《神童诗》写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君看为宰相,必用读书人。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样的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就出自本诗。

  话说极其偏僻落后的苗山乡,到20世纪末,一直没有出过一个名牌大学学生,当陈少林两江大学的通知书到达乡邮政员手里时,年迈的邮政员惊呆了。

  他拿出老花镜颤巍巍的挂在脸上,嘟哝着陈少林的名字,说:“陈少林是谁呢?”

  “陈少林是谁呢?”邮政局的几个老头忙着走出破旧的木屋,向旁边的百货店售货员打听。

  “陈少林?是不是陈三娃?陈太生的三小子?”

  “不是他?是谁呢?我们苗山乡姓陈的小子在县城读书的倒有好几个,但有哪一个成绩好呢?”

  “就是他!就是他!这小子是超生的,一直在县城读书,家里穷得叮当响,债务缠身。但是这小子成绩好,不常在家,所以很多人不认识他。”

  “对的,对的,就是他。这几年,对他的学霸信息经常都有所耳闻。”

  “陈三娃考上两江大学了!陈三娃考上两江大学了!”

  顿时,这个小乡场轰动了,大家奔走相告。

  两江大学是国内最著名的大学之一,是所有寒门学子孜孜以求的理想殿堂,从那里走出来的大学生非富即贵。可以这样说,一旦家里有人考上了这座大学,这个家族的命运就很可能会瞬间逆转,从此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一个高挑美丽的大姑娘冲过来,从邮政员手里夺过通知书,边跑边回头说,“是我弟弟的,是我弟弟的。”她是陈少林的姐姐,叫陈小花。

  “哎,签字,签字,还要签字嘛。”邮政员慌忙吼了一声。

  乡政府也轰动了,一些到过他家执行计划生育超生处罚的干部们面露奇怪的各种不同的表情。有的羞愧,有的高兴,有的默然,有的无所谓,有的暗笑,心里说,这下可能有好戏看了啊。

  乡政府走廊上,乡长李东海看着窗外激动的人群,自言自语的说:“陈少林,陈三娃,这孩子怎么就不生在我家呢?”

  隔得不远的乡党高官王天祥最大的特长之一就是听力特别好,再细的声音都能听到。风闻他年轻的时候最崇拜的不是孙悟空,也不是梅山六怪,而是天上的顺风耳。

  他端着一杯黑茶,慢慢踱步过来说:“可惜啊,他还就不生在我们家啊。”

  “书记啊,那个陈太生现在怎么办呢?”乡长看着窗外“只生一个好”的标语,忐忑不安的说。

  “怎么着?”书记望着乡长问到。

  “你懂的啊,现在都还没有捉到,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他的负面影响很大,他不做结扎手术,其他人都做不下来的。半年都过去了,计划生育又被县里点名批评了。我们的工作被动你是知道的啊。”

  “这小子考上大学了,而且是两江大学,只怕这事由不得我们了啊。”

  “怎么说呢?你的意思是他家的罚款不收了吗?”当地人说的罚款其实就是社会抚养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要等待,到底怎么办要等待,他毕竟是我们乡的第一个名牌大学生啊。”王天祥边说边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跳龙门,铁饭碗,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知晓的人们都在议论纷纷。

  邮政局不远处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叫杜继武,他拿起一根竹鞭追逐一个少年,大吼到:

  “杜新军,你这个狗日的鸭儿子,就一天到晚打架惹祸,叫你麻痹读书,你一分钟都静不下来,就给老子上课打瞌睡流梦口水,你看人家陈三娃,你看人家陈三娃!你们从小就一个班读书,他考第一,你给老子扫尾,他是龙,你他妈的就是鼠,老鼠的鼠!”

  有一个女人冲过来抱住他,愤怒的吼道:“别打了!你光是埋怨他考不上,你当年怎么没有考上呢?你不是也读过几天高中的吗?”

  “老子负责生他!他就该负责有出息!打打杀杀的能有个啥出息?”

  陈小花穿着粗布补丁衣服裤子,一路猛跑,闯落了“堵住一个洞,扎断两股筋”的计划生育标语也没有感觉到。

  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冲进小溪边的一排破旧木屋,满脸绯红,满头大汗,踹着气大喊一声,差点把木房都吼垮了。

  “妈!”

  又猛地冲上去,把在地上蹲着淘洗洋芋的陈少林一把扯起来大声说:“不洗了!弟弟!不洗了!弟弟!”

  “我的好弟弟!考上了!你考上了!”说完,小花就抱着弟弟哭起来。

  陈少林听见小花姐的激动哭泣,知道自己考上大学了,眼泪也慢慢流出来了。十年寒窗苦读书,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也体会不出来的。

  两姐弟抱着哭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一看他们的妈妈龚雪萍,也坐在门槛上流泪抹面的。

  盼这一天很久了,盼这一天太急迫了。龚雪萍知道,他们家之所以成为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超生了这个宝贵儿子引起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过,哪怕是在饿饭、屈辱、绝望的时候也没有后悔过。

  现在终于等到了两江大学的通知书了,能不高兴吗?能不哭泣吗?这是快乐的哭泣,是冲破黑暗即将看到天明的兴奋的哭泣。

  陈小花把通知书递给弟弟看,走过去给妈妈擦干了眼泪,说:“妈,弟弟考上了,他们说是两江大学法学院,我还没有看,我们家的苦日子到头了。”

  说完,娘俩又抱着哭泣起来。陈小花目光坚定的说:“妈,你知道爸爸在哪里吗?我要去找爸爸!我要告诉他,爸,你也该回家了。”

  妈妈目光呆滞的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应该没有走远,就在附近。上次他回来的时候,我们还说到三娃考大学的事情。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听到这个消息?”

  “龚雪萍,龚雪萍!”地坝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谁啊?”龚雪萍走出来。

  “欠我们的米钱油钱好久给呢?这又是三四个月了,每次来追你你都说没有。”

  “李老板啊,再等几天嘛。”

  “不是我不给你时间,每次来你都说等几天,等几天,到底等几天呢?有没有一个准信?”

  “等十几天嘛。”

  “不行!这么长!我这马上又要进货了,都要现钱的,你这次连本带息算下来欠我们426元,你就给了吧,这点钱也不多。”

  “李老板,我这里确实没有。那就再等五六天嘛。”

  “好!那就说定啊,五六天哦,如果到时候不拿的话,休怪我无情啊。”说完后,头也不回悻悻的走了,心里想道:“考个大学就了不起了吗?该我的钱我一分也不得少!”。

  “妈,什么米钱油钱的啊?”陈少林过来问道。

  “孩子,你不要管这些事情,你只管好好的读书,家里的这些事情,我和你姐姐来负责。”龚雪萍黯然失色的说道。

  这几年,家里生活很艰巨,经常到处借债,还时不时的要在场上去赊购一些物资,不但价格贵一些,还要被那些利欲熏心的老板计算利息,加上乡政府计生办的时时逼款,陈太生又被追得不敢落屋,家里就全靠龚雪萍苦苦支撑着,所以家里经常都是断粮断炊的,揭不开锅。还全靠支部书记接济,还有陈小花在张屠户餐馆做事,不但解决了她本人的生活问题,还三不两时的给龚雪萍带一些客人吃不完的,保存稍微好一点的剩饭菜回来改善伙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